第一百零一章 潜逃,迎敌!

|

  感受到封印传来的少许动荡,阿尔托利亚只能为教廷的安慰自求多福了!

  暗元素剑再次幻化而出,理想乡既已经到手、阿尔托利亚已无继续留在这里的意图了。

  “将圣物留下”阿尔托利亚走出石门,却以被无数看守骑士围绕而住、想然是有人看到了自己将理想乡融入体内。

  “想要圣物!拿实力说话”阿尔托利亚将剑对准了那名对阿尔托利亚指手画脚的骑士。

  “找死”咬牙切齿的这名骑士乃是看守封印的骑士长,没想到只是一盏茶的功夫!神殿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

  挥舞长枪,骑士长迎面冲刺而来!速度不是很快,但是力道却着实不小!阿尔托利亚挥动暗元素长剑反手架住枪体,反手绕,正手绕!三百六十度旋转之后猛地一个前身刺穿。

  骑士长的枪尖仅仅贴着的阿尔托利亚白色铠甲的侧身,虽然仅仅只是偏了两厘米但是却没有刺中阿尔托利亚,反而!阿尔托利亚的暗元素剑却准确无误的刺中了骑士长的手臂。

  黑血沿着骑士长的手臂缓缓滴落,暗元素并不像死灵之气那么霸道!只要处理得当,而且这里还是教廷,阿尔托利亚倒也不必担心这名骑士长的伤势。

  “一击,竟然只有一击!你……”骑士长捂着手臂缓缓倒在地上,其最后所说的话就像警种一般提醒着其余骑士。

  “大家一起上”也不知是哪个骑士率先喊的,但是随后众骑士还真的一起朝阿尔托利亚发动了攻击。

  左闪,右躲、,格挡、击飞……短短二十多秒的时间,阿尔托利亚躲开了将近不下于几百招的剑技或枪技。

  除了被一名幸运的家伙擦伤了点脸皮外,阿尔托利亚再无任何创伤可言!

  “不!不可能,这家伙……到底是什么神经反应速度!”似乎是感应到了阿尔托利亚的手下留情,其中的一名骑士终于有些承受不住的质问起来。

  除了那名骑士之外,其余不少的骑士也都一脸古怪的神情!阿尔托利亚就像一只凶猛的狮子,而他们这些人就像是猎物一般,明明狮子可以很轻松的解决掉他们,但是其结果却是在玩弄食物。

  这种情况建立在绝对的实力与自信之上!羞愧,愤怒、不可原谅!堂堂神殿的守护骑士竟然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绝对不可原谅”发出此宣言的是整个骑士队伍中的副骑士长,握紧长枪咬紧牙关稍稍有些发狂的朝阿尔托利亚冲来。

  阿尔托利亚轻轻挽了一个剑花,仔细的看了一眼周围还打算死死困住自己还有那名发疯了一般想要杀死自己的那名骑士,阿尔托利亚却意外的做出了向后逃窜的动作。

  众人不明?但却还是紧随其后的追了上去!无路如何似乎都不想阿尔托利亚就那么逃走。

  一声巨大爆炸声从众骑士刚刚奔跑过来的不远处地方传来,脸色难看无比的骑士们望着上空巨大的破洞说不出话来!不过他们也算是幸运的了,若这次进入神殿中的不是阿尔托利亚而是艾德琳娜或者是其余人的话,多半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了。

  “你……你做了什么”副骑士长望着身后足有三四米深的沟壕转身朝阿尔托利亚恐惧的问道。

  “遗憾呐,我的朋友似乎来接我来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好了”阿尔托利亚伸出右手食指轻轻指向上空一脸轻松的说道。

  “朋友?”副骑士长面楼疑惑但却还是顺着阿尔托利亚所指的方向问去。

  一声嘹亮的龙吟声令在场所有人的心都悬了起来,没有人比他们还要清楚发出这个动静的生物是什么了。

  “龙?为什么还有龙族出现在这里!!”骑士们渐渐有些混乱了,龙族是不可能像人类的发动攻击,龙族契约那就如同是最强硬的镣铐!绝对没有任何龙族会违背契约像人类攻击,除非……

  与此同时天空之上继而开始电闪黎明,一道黑色的线条身影直冲云霄最后爆发出的耀眼的黑色光体,数秒之后黑影开始渐渐化为实体!最后一点一点的放大,那是一条黑龙,拥有暗属性的黑暗魔龙!十米、二十米、五十米、……最后竟然扩展到一条长达八十米长黑色巨龙!

  克拉德美索出现在这里无非是佯攻,做做势,随便放几个龙息吸引下注意力就好了,这样阿尔托利亚也能轻松不少。

  “身为龙族为何要像我们发动攻击!”一名身穿白色祭祀袍的神殿祭祀漂浮于半空中大声的朝克拉德美索喊道。

  “哈?攻击?吾只是偶然路过打几个喷嚏而已,不用理吾!汝们似乎还有重要的事要做吧”克拉德美索悬浮于半空中非常无耻的用龙爪扣着鼻孔大言不惭的说道。

  “你……”对于克拉德美索的无耻行为,祭祀被气的差点喘不过气来。

  “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是封印还是圣器”祭祀不会愚蠢的朝一头如此庞大的巨龙攻击,所能做到的只能是骗骗话而已!毕竟祭祀擅长的是治疗恢复等魔法。

  “哈?汝傻b吧!什么目的吗,吾怎么可能会告诉汝”克拉德美索继续喷洒着龙息,就算整个教廷被破坏的一干二净也没什么关系!只不过神殿的主要中枢部分的防御结界还是很强大的,即便是有腐蚀性并掺杂暗属性魔法的龙息也是破坏不了的。

  “老头子!汝在这唧唧歪歪不烦吗?吾免费送汝下去一游如何?”克拉德美索瞪大龙瞳一脸诡异的朝那名祭祀说道。

  “嗯?我靠!你这条贱 龙”祭祀的咒骂声在半空中清晰入耳,很难相信!这名祭祀都一把老骨头了,在承受克拉德美索一记众爪后竟然还有体力骂龙……难能可贵呃。

  ……

  ……

  ……

  双脚猛地用力一沓,双手自然下垂!阿尔托利亚整个身躯竟如魔法师一般腾空而起,克拉德美索龙息轰击造成的破洞正好被阿尔托利亚利用!不过……阿尔托利亚想要这么顺利离开这里还是有些困难了。

  “教皇大人!”教廷外围的守护骑士们在看到半空中漂浮的男子之后忍不住的惊呼道。

  “呦!骑士王,这不是你的后辈吗、要不要本龙帮你教训教训他呀”克拉德美索继续扣着鼻屎一边用精神传达信息道。

  “他找的人是我不是你”阿尔托利亚望着将自己上升的退路拦住的金色铠甲男子无趣的朝克拉德美索回复道。

  “哦?莫不是对骑士王起了什么想法”

  阿尔托利亚……

  ……

  ……

  ……

  “我出现在这里,你似乎一点都不意外呐”奇兹纳●亚斯丁手持七煌宝树一脸恨意的盯着阿尔托利亚。

  “教皇若这么容易死的话,那所有人都可以当了!不是吗?”阿尔托利亚在奇兹纳●亚斯丁的脸色看到了浓重的杀意,不过尽管如此!阿尔托利亚还是出言调 戏了一下。

  “我要杀了你,不为你摧毁神殿!单是因为你毁坏了那个人的东西”奇兹纳●亚斯丁的声音有些冰冷,看得出来他对阿尔托利亚的恨已经无法掩盖了。

  真是疯狂的粉丝……

  “心灵于褪色中堕落,为了绯红之色!不知恐惧为何物,千万之物狂乱暴动……”

  “颂词吗?真是没有耐性的人!不过,若想以此招灭杀我还是难了些”阿尔托利亚双眼血红,浑身继而散发出一股震人心魄的死灵之气压缩感,白色的铠甲此时倒被显现的瘆人至极。

  “ 吾剑乃真正之音,双眼含泪探测四方!波涛汹涌之逶透,辗转思考,喋喋不休,终朝向大海之原,与七煌宝树之心融为一体、魂之叹歌……镇天之魂”伴随着奇兹纳●亚斯丁颂词的吟唱,半空之中竟然辗转化为火焰世界、十二名浑身被锁链缠绕困住的天使出现在众人面前。

  “骑士王!这个是?”望着天空异象,克拉德美索竟然稍稍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龙王!准备接好我”阿尔托利亚身体高飞,最终与上方的奇兹纳●亚斯丁持平。

  镰刀、直枪、双剑、长矛、鞭、槊、镗、钺、棍、叉、戈、锤、十二名天使分持十二种武器分别矗立于阿尔托利亚的东,南,西,北,中,上,下,左,右,静止、团团相扣似有连锁之效。

  最初阿尔托利亚只能感受到一股浓重的敌意,但是随即却立马被一股肃杀之音层层锁定。

  烈焰奔腾不息,掺杂着十二名天使的器魂之效,四周风景开始产生巨大转变!

  “想要将我一击必杀!白日做梦”

  双眼猛然睁开,布满蓝色与黄色横状的条纹的长状物体!周围不断攀升的螺旋状的七种光芒从底部延缓而上!反手将远离尘世的理想乡矗立于身前!右手之上充满黑色之气的誓约胜利之剑的假想剑被阿尔托利亚重重插入其内。

  “阿瓦隆”

  伴随着阿尔托利亚的呼唤,强大的黑色与金色并存的光罩出现在阿尔托利亚的身体外围!在一阵巨大刺眼光芒之后,奇兹纳●亚斯丁的镇天之魂连锁技黄天之仪彻底运行。

  充满烈焰的火焰纵横交错,一根、两根、三根……足足数百道的烈焰之锁将阿尔托利亚和其身旁的光罩困于半空中只有半米之径。

  而随后紧随而来的则是空中众天使手中挥来的无数刃气、整个场面凝聚一团!被困于中心位置的阿尔托利亚根本就避无可避。

  面对着极速飞来的暴风骤雨,阿尔托利亚的表情充满了淡然!那是绝对自信,并不是因为自己是亡灵不怕死而已,而是自信这些外围的刃气根本无法伤到自己。

  “吶!克拉德美索,你知道骑士王为什么会永远战无不胜吗?”望着空中爆发出耀眼红光的战场,艾德琳娜也是一脸的平和。

  “难道不是因为其手中的那把誓约胜利之剑吗?”

  “呵!又是一个被传说所误导的人那”艾德琳娜的脸色露出一副好笑的表情。

  “什么意思?”

  “誓约胜利之剑被誉为王者之剑,据相传是太阳神留在人间的唯一信物!没错,誓约胜利之剑的确是非常的强大,任何的人类、魔兽、甚至是身为巫妖的我也对决是万分不想被刺上一剑的……但是,骑士王最厉害的却并不是这把圣剑!否则,阿尔托利亚也就不会死了”

  “最厉害的不是圣剑!难道是……剑鞘?”艾德琳娜的话令克拉德美索恍然大悟。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