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昏了??!!!!

|

  第二章

  舅舅当年去了后山之后就再也没回来,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没有尸体就只好给他做了这个衣冠冢,里面全是舅舅的衣服。啊,难道?我突然明白过来了,原来刚才那就是一个稻草人,只不过是穿上了舅舅的衣服,我说为什么双手抬着,原来是这个缘故,我向旁边一看,果然那个原来的稻草人只剩下了一根棍子在那里插着。刚才真的是死去的舅舅给我说话吗?我真的不敢相信,越想越害怕,大喊一声,跑出了麦子地,疯了一般的在山路上跑着,我忘记了害怕,就这么一直跑着,突然,脚下的一块石头将我绊倒在地,我滚下了崖头,一下失去了知觉。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明媚的阳光刺痛了我的双眼,我缓缓睁开眼睛,想站起来,但是双手却怎么也使不上劲,浑身疼痛,身体向散了架一样。尤其是我的右手,我的手腕内侧揪心的疼,我吃力的抬起右手,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仔细一看,右手手腕好像被一根像针一样的东西扎进的血管,我想拔出来,但是却不行。

  我想用嘴巴弄出来,可是最刚碰到手腕,那根针就被我不小心摁进去了,不过说来也怪,那根针刚一进去,我的身体好像也不那么疼了,我开始慢慢活动着身体。大约十几分钟后,我渐渐用双手支撑着坐了起来。我仔细看了看这周围,我草,我竟然躺在了百骨坑里,这个坑是村子里专门火化人用的,老子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怎么会躺在这里面。我吃力的站了起来,头还是非常的痛,但是我却想不起来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只记得从姐家出来之后,再有就是醒来之后了。中间发生了什么。我一点都不记得了。

  我慢慢爬上崖头,走回了家,刚到家门口,便看见十几口子人围在我家,我妈还在里面又哭又喊得。我姐也站在旁边。

  我径直走了进去,喊了一声妈,我妈看见我,赶紧跑过来搂住我说,你个小兔崽子,昨天晚上你上哪去了,担心死你爸和我了,你说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可让我和你爸怎么活啊。

  姐姐在一旁安慰我妈说,好了姨妈,这不是天佑没事吗?人回来就好了。姐姐转过头来对我说,天佑,你昨天晚上去哪了?我今天早上一大早就来了,看见你不在我立马叫你姐夫带着人去找你,就差没上后山了。

  我挠了挠头说,我也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今天一醒来我就发现我躺在了百骨坑里,浑身酸痛,不过后来就好了。这时,我爹从外面急匆匆的赶了回来。见到我一个巴掌就乎了上来,然后骂道,***的小兔崽子,不会喝酒还学人家喝酒,喝成这样还敢走山路,你不知道昨天是中元节啊,咱村好几个人都被东西跟上了,幸亏你小子命大,要不我和你妈这辈子都见不着你了,说着,我爹的眼泪也掉了下来。

  我说没事了爹,我福大命大,什么都不怕。众村民见我回来了,也没事了就各自散去了。我扶着我妈和我爸爸,表姐,姐夫就进门了。我妈赶紧给我做了饭,其实那时候虽说我们与外面的联系不多,但是我们大山里的无产还是很好的。野味也特别多。

  我妈给我红闷了只兔子,炖了个王八汤,说好好给我补补。我给我妈说,其实我没什么事,就是摔了一下子,反正身强力壮的,也没事。我妈到说,可不行,你现在还是在长身体的时候,万一要是臧着哪里,那可是一辈子的事啊。我冲我妈笑了笑,突然手腕一阵钻心的疼。紧接着汗就下来了,我从小到大都没有这么疼过,那种感觉不是只有手腕疼,而是那一股血管,连接着身上的所有血管都在疼,就像血液在血管里急速流动,有种血脉喷张的感觉。这时我的青筋暴起,血管也渐渐在手上胳膊上显现。

  我觉得身上难受的很,就像几千几万只虫子在血管里来回撕咬,我也疼的趴倒在了桌子上,把兔子和王八汤全部打翻了,然后我又摔倒在地,不停地在地上打滚。豆大的汗滴从我的头上流下。这是正在厨房做饭的妈妈赶紧听到声响跑了过来,他看到我这么难受,十分着急,赶紧大喊我爸我名字,这个时候我爸爸正在院子里和我姐夫姐姐聊天。听到我妈大喊,都赶紧进到了屋子里。

  我爸看我难受成这样也是一惊,急忙和姐夫把我架到了床上。然后看了看我说,孩他妈,我去村头找老赵头,他不是会看病吗,看看咱天佑到底是得了什么病。说着便和我姐夫走了。

  我爹一走我妈的主心骨也没了,哭着就给我姐说,你说这是咋了吗,刚才还是活蹦乱跳的,现在怎么成了这样了,哎呦,我那儿啊。说着我妈又哭起来了。我姐安慰我妈说,姨,或许就是什么受到惊吓或者是啥病吧,姨夫这不是去请医生了吗,一会医生来了就能治好了,放心吧姨。

  我妈点了点头,这事我突然抽搐了,嘴里吐出了白沫,眼也开始向上翻。我妈和我姐可是吓坏了,就害怕我这一抽咬舌头,人在抽搐的时候就喜欢咬舌头。也不能说是喜欢,应该说是本能反应吧。这咬了舌头哪是闹着玩的啊,说话吃饭都离不了啊。这是我妈就在炕旁边给我找个扫帚疙瘩,让我姐使劲扒开我嘴就开始往里塞,那嘴角全是血啊。我妈也不忍心看,过了会,我终于稳定下来了。我妈和我姐也松了口气。

  她俩瘫倒在地,这时,我爸领着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就进来了。这个人叫赵无延,大家都叫他老赵头,是我们村里唯一一个会看病的人,说是医术高超吧,每年也至死几个人,说是手段低下吧,倒是有的病还真能瞧好。其实这就是病急乱投医,谁叫村里穷就他这一个医生呢。

  他给我号了号脉,突然神色大变。不可能。。。。不可能啊。。。说着他自己倒退了两步。我爸这时也慌了,说,到底咋了,我儿是不是得什么怪病了。不是。。。他。。。。他。。。他已经死了!

  当他说出这句话时,我爹当场差点没呼他,好端端的个人在这,虽说不活泼了,但起码还他妈动啊。这怎么能说是死了呢。我姐夫问,哪里死了,这不是还能动吗?老赵头一脸惊恐地说,是啊,我也纳闷啊,可是他确实没有脉搏了,没有脉搏就说明心脏不跳了,心脏不跳了可不就是死了吗。我爹不信,说,再号一次脉,你是不是弄错了,快点,再号一次脉。

  老赵头也害怕我爸揍他,于是又给我号了一次脉,这次他还是说没有脉搏。老赵头摇摇头说,还是没有。我爹这次真急了,大骂一声说,我草,这他妈的是什么事啊,人还动着,说死了,老赵头你是不是不想活了,说着我爹就要揍老赵头。还是我妈拦了下来,说,再怎么样老赵头号脉还是没错的。再说他也没有必要骗咱们啊。这时候我妈突然淡定了,搞得我爹反而不淡定了,说,好好好,赶紧走吧。老赵头连忙拿着药箱就跑了出去。

  现在怎么办,我妈问这我爹,我爹叹了口气说,不会是昨天晚上真的被什么跟上了吧,要不咱找人给他看看,你说的也没错,老赵头干医生这么多年了,号个脉总还不会错啊。可是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天佑这不是还能动吗?我爹拿出一根大鸡烟就抽了起来,一拍桌子说,好,连夜我就去找宋半仙,请他来看看天佑到底怎么回事。

  说完,我爹便去隔壁的刘大爷家借了一个地拍子,连夜就去了乌岭山。乌岭山在齐齐哈尔的东北部,离我们那个村子大约有几十里路。宋半仙又叫宋明,他是这一带少有的阴阳相士,谁家有个什么红白喜事都要找他看看风水,他的手法也确实高明,听说他看阴阳的本领还是祖上传下来的,在他太爷爷那辈上的时候,他太爷爷去上山放羊无意跟随一只黄皮子进入了一个山洞,找到了一本旷世奇书,名叫《阴阳手法》,里面记载的全是关于看风水以及符咒之类的东西,回去他太爷爷一学,果然是能通鬼神了。不过这本书在破四旧的时候只剩下了半本残书,但就这仅剩的半本残书,宋明还是学到了不少东西。宋半仙乐善好施,人是真的很不错,那时候人都穷,没几个有钱的,在说那里又不通外面,所以很少有人用钱来买东西,都是用东西换东西。宋明也倒是好说话,给几个鸡蛋什么的就行了。有的实在穷得他不收分文,所以在我们那一带人们都叫他宋半仙,这里可没有一点蔑视的意思。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