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王族血脉

|

  “还在想昨天的事吧!”突然,自齐云的身后传来一阵声音,是昨天的那个老人,好像就是因为他,自己才能够觉醒那些零碎记忆,可又是他昨天想要弄死自己,自己到底是要感谢他呢,还是骂他。

  “你来干嘛?”齐云皱了皱眉,一脸不愉的看着老人,修炼早已停下,煞气也不在纷涌而至,但却也始终徘徊在齐云身边,似是对齐云有种别样的亲近感,看来这些都是那对角的缘故了,否则以前怎么没见这样。

  “咳咳,我是来为昨天的事情道歉的,那个,王子殿下,请你不要怪罪老奴。”老人有些尴尬地说道,对于昨天的事情他还是有些歉疚的,可王子殿下不将那对角露出来,自己有怎么能够辨别王族血脉,这不是土豪装土包吗?想到这里,老人又有些苦笑不迭。

  “你叫我王子殿下?”齐云有些疑惑地问道,似是对这个称呼有些不解,自己什么时候变成王子了?虽然知道自己身份在修罗族有些地位,但却没有想到是王子,可那也只有修罗族本族人才会这么叫,难道说这个老人是修罗族的人。

  越想越有可能,老人从一开始便在问自己是不是修罗一族和卡门一族的,修罗一族自己明白了解,可这个卡门一族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嗯,难道殿下不知道?”这回轮到那个老人惊讶了,原来搞了半天,这个拥有修罗一族王族血脉的少年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修罗一族的,难怪他为什么不报出自己的身份,原来才刚刚觉醒。

  “什么东西?”齐云反问道,一脸疑惑,对于这个老人也放松了一点警惕,没有了先前的时时戒备,但也没有解除戒备。

  “算了,老奴和你讲讲吧。”老人似是无奈,但却又无法,只好和齐云慢慢解释了起来。

  “嗯,你讲吧。”齐云应道,随后很认真的坐在一旁听着老人诉说。

  “你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修罗族以前的祖地,这里曾发生过惊天动地的惨烈战争,那是一场关乎到修罗族和卡门族命运的战争,若是输了,或许修罗族就将不复存在。”

  说道这里,老人面色沉重,似是对那一战有些敬畏,不想去提,但看到齐云那希望知道结果的眼神,还是继续讲了下去。

  “那场战争,我们险胜,本来是完全没有机会赢得,可修罗族却突然出现一位强者,一人独憾对方的三大强者,压着对方打,那场战争,牺牲了很多人,那位修罗族的强者以一打三却赢了,并且顺势斩杀了对方两人,还有一人身受重伤,那一战修罗族和卡门族险胜,在这之后,强者就再也没了消息。”

  “也就是那一战,修罗族和卡门族进入了黄金发展时期,两个家族以修罗族为主,形成了结盟。”

  “修罗族人的一些特征就是头上长有两根暗红色的小角,天赋越高,角越大,至于殿下你这种,角是暗金色则是正统的王族血脉,王族血脉也有优劣,像殿下这种,角长九寸多的就属于万世难得一见的那一类绝代天骄,将来有希望超过修罗族的老族。”

  说完,老人有些羡慕的望了望齐云头上的两只长九寸多的暗金色弯角,但更多的是敬畏,每一个暗金色尖角的持有着都值得他去敬畏。

  “那老爷爷你呢?是不是和我一样,是修罗族人。”齐云说道,似是在询问,但又像是质问,这话说出口,齐云自己都有些讶异,自己的口气为何会如此。

  看到齐云做疑惑样,老人也不介意,还是照旧回答,在他以前还见过更加不得了的。

  “不是。我是卡门一族的人。”老人说道,心里顿时生出一股骄傲感,但想到自己旁边就是一个修罗族的殿下,卡门族的圣女来了都生不起骄傲,顶多平起平坐,自己这个被卡门族贬来做守门的还能有什么骄傲的本钱?顿时,老人的骄傲熄灭。

  “哦。”齐云应了一声,但随即又问道:“既然你不是修罗一族的人,那你又为何要对我如此恭敬?”这才是真正让齐云不解的地方。

  “呵呵,殿下,你可知道世俗之间有王朝,而王朝里又有国王一脉和祭祀一脉?”

  “你的意思是说,修罗一脉和卡门一脉就像是国王与祭祀一样的关系?”

  在世俗,人们认为人的灵魂可以离开躯体而存在。祭祀便是这种灵魂观念的派生物。最初的祭祀活动比较简单,也比较野蛮。

  人们用竹木或泥土塑造神灵偶像,或在石岩上画出日月星辰野兽等神灵形象,作为崇拜对象的附体。然后在偶像面前陈列献给神灵的食物和其它礼物,并由主持者祈祷,祭祀者则对着神灵唱歌、跳舞。

  进入文明社会后,物质的丰裕,使祭祀礼节越来越复杂,祭品也越来越讲究,并有了一定的规范。一些专门的祭祀者被称之为祭司。

  一些国家也先后出现,一个国家的统治者又被称之为国王,他们专门会建立一个专为祭司建立的集体,国王时不时的会通过大祭司,也就是祭司的首领,来与他们所信仰的神进行沟通,然后让大祭司向众人诉说结果。

  当然,结果肯定是对国王的统治有利,以此来提升国王在人们心中的形象,而国王也会给一些东西给祭司,让他在人民那里多说一些好话,以便统治,久而久之,国王与祭司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可以说是唇亡齿寒。

  如果说修罗一脉与卡门一脉是这种关系,老人对自己这么恭敬倒也说的过去。

  “呵呵,不错,就是如此,不然我又何必要和你说这么多。”老人眼睛微眯,似是开怀,又有几分落寞,在这里二十年了,寸步未离,按照家族的指示等待有缘人来揭开祖地之谜,虽说如此,但这种职业其实说白了,就是看门的,在这里二十年,头两年倒是还有些人会来,其中不乏王族中的佼佼者,可却没有一个人能在祖地中得到什么,渐渐的,他们对这里失去了探索的欲望,久而久之,这里越来越冷清,到最后,一年都未必可能出现一个人,而他,也只能苦等,希望有一个人能够带他回到家族。

  老人看向齐云,心里在嘀咕,什么时候修罗族连一滴修罗水都不肯用来为王族觉醒血脉了?若不是自己的气场,估计这小子自己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自己原来是修罗族的族人。

  齐云此时正在消化刚刚从老人那里得到的资料,一时之间,还是不能完全接受这些事实,不只是老人所讲,还有昨天的,那些画面那么真实,可又那么遥远,若不是头上的两只角,齐云会选择相信吗?答案显然是不可能,齐云虽然接受能力很强,但对于异族还是有很强的抵御力的,可现在,他就成了一个真真正正的异族人,短时间之内,你让他如何敢去接受。

  老人很显然也能知道齐云心里的这种无奈与纠结,可这种事情只有让他自己去理解,但必要的话语还是要说的。

  “那个,殿下,老奴知道你现在很纠结,因为你认为你生出了两只角就成了异族人,对吗?”老人笑着问道,在他看来,这其实并没有什么稀奇。

  “嗯。”齐云对于这一点倒是没有什么辩言,他对这个老人现在可谓是有些认可了,并且真的有些将他当作自己的爷爷了,毕竟在这个地方有太多未知,齐云还要靠老人才能重新回到蛮荒山脉,在一年之内,不,已经没有一年时间了,还有七个月时间,要赶到齐家参加猎兽大赛,在这个地方,只能依靠老人对这里的熟悉。

  齐云相信,如果老人真的想对自己不轨,那么自己早就已经死了。

  也为有相信他,才能走出这里。

  “其实殿下大可不必如此,你的这种担忧完全是多余的,只要你将头上的两只角收起,那你就是一个人类,并且还是纯种人类,就算你将角冒出来,人类也会认可你,毕竟修罗族其实也是人类,只是血脉特殊,多了两只角罢了,其它和人类没有一点区别,修罗族还是人类中的大族,所以殿下这种问题根本不用担心。”老人笑着解释道,很风轻云淡的样子,对于这件事情,在他看来,这根本算不上什么事情。

  “可我不会隐藏我的两只角啊!”齐云有些无奈的说道,老人说的如此轻松,问题是他根本就不会什么隐藏的方法啊!更别谈隐藏角了。

  “咳咳,那个你连这个都不会?罢了,我正好会,这是法诀,记住了。”老人似是很尴尬,先前轻松的气场立马被打翻,老人顿时咳了两声,来挽回自己的面子。

  老人递给齐云一本册子,上面写着藏角诀,名字有些难听但也凑合了,齐云伸手接过,然后就开始了研究。

  

作者有话说:“求推荐”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