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变故

|

  “小子,我阳寿将尽,你不用再为我采摘药材。这些年如果不是你,恐怕我早就死了。”躺在病床上的中年男子,艰难地对着床边的少年苦涩一笑。身为巅峰大陆的最强者,竟然落得个如此凄惨的下场。

  这不是谁都能够猜测到,就连他自身也从来没有想过。不过他不后悔。

  为了自己的女人,就算身死道消那又如何。可他不愿就此化为尘埃。所以在十年前他收养了一名弃婴,让这名弃婴代他继续前进,去走他没有走完的路。去看他没能看到的天空,身为强者,若不能看尽整个苍穹。将是一大遗憾。

  “老东西,你不要说了。再过一会,就可以去给你采药了。”少年并未落泪,但双眼却露出极为坚定之意。十几年的相伴,少年早就把病床上躺着的周天当作父辈一样的亲人。对少年来说,周天就是他唯一的亲人。

  “小子,我的身体我自己很清楚。看在我就要死的份上,你必须要答应我两件事。”

  少年长叹一口气:“只要我能做到,一定去做。”

  “第一件事,你要带着我给你准备的信物,去北城东方家。既然我不能陪你,我就提前给你找了个媳妇。你要记住东方婉儿就是我给你找的媳妇。不管你喜欢与不喜欢,都必须要和她成亲。”

  少年一愣,本想拒绝。但看到中年男子那一副必须要做到的神色。最终还是没有说出,点点头:“我答应你。”

  “第二件事,虽然有难度,但我相信你。如果有一天你能够到达那一步,那就代我去看我没能看到的天空吧。”

  “好。”少年再次沉声应道。

  周天笑了,虽然没有发出声音。但这笑容却已经完整表达了他所要表达的。这一副无声的笑容,陪伴他离开了这个世界。巅峰大陆的最强者自此烟消云散。

  少年凝视着周天的遗体,许久之后,少年才转身离开了这间茅草屋。

  在茅草屋旁,少年挖了一个足够大的墓坑。虽然很累,但少年仍然没有停下歇息,把周天下葬后,少年才无力地坐在周天的墓碑前。

  没有白烛,没有祭品。仅仅只有一碗斟满酿酒的瓷碗,摆放在墓碑前。

  “老东西,我知道你喜欢喝酒。但我从来都没有让你喝,因为我知道,一但你喝了酒,就会提前离世。如今你也可以痛痛快快畅饮一杯。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做到。”

  “你走了,我也不愿再留在这里。我要去完成你交代的两件事。”

  “我是被你收养的,我不知道亲生父母的姓。你也从来没有给我取过,我不愿去随亲生父母的姓。从今日起,我就随你姓,而我就叫周二。”少年说完,把身前那一碗酿酒洒在了周天的墓碑前。少年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后转身离去。

  ……

  北城乃是方圆千里最大最繁华的城池,而东方家更是北城唯一的主宰。一个月的时间,周二终于到达北城。如今正站在东方家的大门外。

  数十位身穿铠甲的军士一动不动站立两旁,无形中给东方家又增添了许多肃杀之意。

  周二整理了一下衣衫后,朝着东方家走去。几乎在周二刚走到军士前,他就被两位军士拦住。其中一位衣袖有军衔的军士长直接毫不客气开口:“无通行令牌,禁止入内。”

  “两位军爷,我是来找我的未婚妻,她叫东方婉儿。”

  这话一出,那位拦住周二的军士长,一脸嘲讽的回道:“小子,东方小姐是你可以直呼名讳的嘛!速度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周二没有再与这位军士长多纠缠什么,他能够看的出来。这位军士长很显然暗恋东方婉儿,可惜身份低位的他却只能把这份爱埋藏于心中。

  从怀中取出周天为他准备的信物,这信物是一枚黑色的令牌。正面有一个楷体书写而成的尊字。在这尊字两边雕刻着类似于神 龙的图案。反面则是刻着一条龙,一只虎,一只鹰三大动物图案,在这三大图案的下方则是密密麻麻刻着一些不规则的数字。

  令牌一出,守卫东方家的两排军士齐刷刷跪拜下来,同时恭敬开口:“参见帝帅。”

  周二微微一愣,他原本以为只要拿出周天为他准备的信物就可以证明他是东方婉儿丈夫的身份。却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么一个效果。

  “起来吧。”周二平淡的开口,丝毫没有因为方才那名军士长对他不敬,而借机做些什么。

  那位对周二冷嘲热讽的军士长,此时满头大汗。周二不清楚令牌的作用,但这位军士长却知晓,周二手中的令牌可以号令武动帝国所有的势力。甚至连国家军队也可为令牌所调动。

  甚至传言此令牌不仅在武动帝国如此,在整个巅峰大陆更是如此。至于原因就不是这位小小的军士长可以知晓的。

  “现在你相信我的身份了吧,我这次来东方家就是娶我的未婚妻东方婉儿。”

  “属下知错,恳请帝帅饶命。”这位招惹周二的军士长连忙开口认错。

  “我不怪你。”周二很随意的摆了摆手,同时看着眼前的军士长道:“不过我需要你帮我通知东方家,我的到来。”

  “是,帝帅。”军士长连忙点头,同时转过身对着身边一个军士命令道:“你去通知东方家主。”

  军士长做完这些后才一脸恭敬的看着周二,等候周二接下来的命令。

  周二静静站在东方家外,约莫十分钟后,数十位身影从东方家内走了出来。

  走在最前端的是一位身穿粗布麻衣的老者,而这老者正是东方家的老祖东方亮。年破百岁,却依旧行动自如,甚至外界传言如今的东方亮仍然是东方家武力最强者。

  在东方亮身后则是跟着六位中年男子还有十位年轻一代的小辈。

  东方亮看到周二,周二也看到了东方亮。二人对视了一会,最后还是东方亮先开口笑道:“老夫东方亮,不知小友姓名。”

  “周二。”周二淡淡回道。

  东方亮开口道:“小友,随老夫进去说吧。”

  “好。”周二应了一声,回过头看了一眼来时的路。

  ……

  “小友,不知周前辈怎么没有随你一同前来?”东方亮微笑着开口,其目光投到周二身上。

  周二轻叹一口气:“老东西他已经离世了。”

  “什么。”在场的所有人全都一惊,就连处事不惊的东方亮都没能忍住惊呼一声。

  “小友,你没开玩笑吧。周前辈可是巅峰大陆的最强者。寿命之长,远不是我等可以相比较的。”

  周二苦涩一笑:“我也想他可以继续活着,可……”周二没有说下去,但在场的所有人却已经明白。

  “小友,节哀。你还有我东方家。还有东方婉儿。”东方亮说着,直接对着身旁的中年男子开口:“龙儿,婉儿怎么还没来。”

  “父亲,我已经派人去接她了。”东方龙回应道。

  东方亮会意点头,看向周二继续交谈起来。

  ……

  与此同时,东方家内院深处,东方婉儿站在一颗银杏树下,神色惆怅的望着身前的银杏树。

  “我该怎么办?”东方婉儿轻声喃喃,玉手从腰间取下一块通体碧绿的玉佩,紧紧攥住。

  “小姐。”站在东方婉儿身后的家丁,忍不住开口催促。

  “我知道了,带路吧。”东方婉儿回过头,冷漠道。

  家丁顿时如释重负,带着东方婉儿朝着会客厅走去。五分钟后,东方婉儿在家丁的带领下,来到了会客厅。

  东方婉儿打量着周二,周二同样打量着周天为他挑选的妻子东方婉儿。

  东方婉儿身着一条淡粉色连衣裙,一头乌黑长发顺着后背披散下来。那一双灵动的大眼,让人看了一眼就无法忘记。

  周二看的有些入迷,清醒时,周二干咳一声:“对不起,我失态了。”

  东方婉儿语气冷漠道:“你不用对我道歉,反正我就要成为你的女人。”

  这话一出,东方亮微怒的看着东方婉儿:“婉儿,你怎么能用这种语气对你的丈夫。”

  “不是还没过门吗?”东方婉儿说着,看向周二问道:“既然你是来迎娶我的,不知道你的聘礼是什么?”

  周二沉吟少许,从怀中取出黑色令牌。从东方家的军士就能够看出这枚令牌绝对不简单。不然,那位军士长也不会称呼周二为帝帅。

  “不知以此令牌做为聘礼可够?”周二说着,目光看向东方婉儿。

  东方婉儿一愣,看着周二手中的令牌,她没有再说什么,因为她明白,这枚令牌对东方家有多重要。

  甚至当初东方亮肯把她许给周二,就是因为聘礼可能是帝帅令牌。仅仅只是可能,就使得东方亮丝毫不犹豫的同意。更不要这帝帅令牌背后还有一位巅峰大陆最强者的存在。

  如今竟然成为了现实,那么东方婉儿再说什么也没有什么作用。

  “哈哈。”坐在上方的东方亮更是因此哈哈大笑起来,一脸和善的看着周二:“小友,不知你打算何时与婉儿成亲。”

  “一切听东方前辈的安排。”周二回道。

  “三日后就是黄道吉日,婉儿与小友的婚期就定在三日后。”东方亮直接决定道。

  ……

  自东方婉儿与周二的婚期定下后,整个北城沸腾起来。各方势力家族的年轻一辈,全都记住了这个抢走他们女神的周二。更有极端者私下开骂。

  三天时间匆匆而过,这三天周二都是在东方亮亲自陪同下,逛遍了整个北城。至于东方婉儿则是以即将出嫁不宜露面为由,把自己关入闺房内。

  整个东方家张灯结彩,充满了喜气。东方亮更是亲自主持婚礼,使得北城近乎八成人全都前来拜喜。

  成亲仪式结束后,东方婉儿送入了洞房。而周二则是在东方亮的带领下给前来参加喜宴的客人敬酒。

  直至一轮圆月高挂天空,周二才停止了敬酒。醉乎乎的朝着新房走去。边走边喃喃起来:“老东西,你能看到吗?”

  刚走入新房内,周二尽管有些醉意。但他却看到东方婉儿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周二微微一愣,连忙上前,右手摸了摸东方婉儿的脉搏,又试了试东方婉儿是否还有呼吸。确认东方婉儿已经没有呼吸,周二连忙走出房门,同时高声喊道:“快来人。”

  做完这些后,周二才返回房间把躺在地上的东方婉儿抱起,放到床上。

  周二心情有些复杂,他想不明白东方婉儿为什么好端端会失去呼吸。原本一件大喜的事情却又变成了这个样子。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