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离开

|

  很快一位侍女与一位家丁闻声赶来。他们走入房间,四周扫视,并未发现什么不妥。

  “姑爷,有什么事吗?”侍女巧儿一脸疑惑的看向周二。

  周二急声道:“快找大夫,婉儿没有呼吸了。”

  “啊!我这就去。”巧儿一愣,连忙回道,说完就转身快速离开了房间。只剩下家丁阿涛还站在房间内。

  “姑爷,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吗?”

  周二苦涩地看着阿涛:“你出去吧,这种事,你做不了。”

  “是。”阿涛应道,随即跟着离开了房间。没有人发现在阿涛转身离开的一瞬,双眼闪过一丝精芒。

  ……

  十分钟后,北城最好的大夫吴夫子赶来。新婚之夜,东方婉儿大病,使得东方龙夫妇,东方家的小辈全都聚集到新房外。

  “老夫这就进去为东方小姐诊治,老夫需要彻底的安静,你们全都不能进去。”

  吴夫子交代完就走入房间内,周二坐在床边,看着一脸煞白的东方婉儿,周二神色极为痛苦。

  从他与东方婉儿成亲后,周二就把东方婉儿当作了亲人。如今再一次看到亲人变成这个样子,周二又怎么会如陌生人一般无动于衷。

  吴夫子来到床边,看了一眼神色痛苦的周二,吴夫子轻叹一口气,同时开口:“老夫要开始诊治,无论发生什么,你都需要保持彻底的安静。”

  “好。”周二应道。

  吴夫子解开东方婉儿的衣衫,拿出银针在东方婉儿的穴位上扎了几针。而后又开始给东方婉儿把脉。

  ……

  十分钟后,吴夫子无奈地摇摇头,对着周二开口:“我已经尽力了,东方小姐已经不在人世。准备后事吧。”

  吴夫子说完转身走出房间,周二没有相送,在他听到吴夫子结论的那一句话时,失魂落魄般瘫软在地。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我的亲人都要离我而去。”

  “难道,我注定就要孤独一世吗?”

  ……

  随着吴夫子走出屋外,东方龙连忙上前,一脸担忧的看着吴夫子。

  吴夫子摇了摇头:“老夫尽力了。”说完,吴夫子转身离去。

  东方龙愣在原地,东方婉儿是他的亲生女儿,更是他唯一的子嗣。突然听到东方婉儿的离世,东方龙只感觉压抑的无法呼吸。东方龙的妻子梅春当即双眼泛红,泪水直流,轻声呜咽起来。

  “周二,我要杀了你。”东方小楚彻底愤怒起来,他是东方婉儿的表弟。东方婉儿一直都很疼他,甚至整个东方家除了东方婉儿他找不出第二个真心待他的兄弟姐妹。

  如今听到自家表姐因为周二而离世的事实,这一刻,东方小楚有一股强烈的杀意。东方小楚嘶吼一声,冲入新房内。

  进入新房内,东方小楚就看到周二瘫软在地。东方小楚冲到周二身前,看着神色痛苦的周二,他怒吼道:“为什么?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周二没有回答,神色痛苦的流着泪。

  周二的沉默,使得东方小楚更加愤怒:“都是因为你,如果不是你,婉儿表姐又怎么会离世。”

  “该死的,我要杀了你。”

  说罢,东方小楚直接动手朝着周二打去。周二没有闪躲,任由东方小楚的拳头打在身上。对他而言,拳头所带来的痛苦不及亲人离世所带来的那种痛更加难以承受。

  数拳之后,东方小楚停了下来。看着满身伤痕的周二。东方小楚对着周二口喷了一口唾液:“从今天起,我不想再看到你。”

  东方小楚离开了,带着他对周二深深的恨意转身离开。

  当夜所有的大喜装饰,被白色的丧事装饰所代替。东方婉儿的死,使得东方家上上下下的族人全都用异样的眼光对待周二。甚至有一些人私下议论纷纷,更有人直接表明周二是丧星,必须要离开东方家。

  对此,周二没有出面说一句话,更没有自我解释。无声的沉寂使得东方家的族人更加相信他们的断言。

  七日后,东方婉儿如期下葬。下葬地为北城东南山巅一处银杏树林内。身为东方婉儿丈夫的周二却不能参加下葬仪式。只能独自站在东南山对面一座无名山巅上,遥遥望着东南山巅上的人影。

  葬礼结束后,周二返回了东方家。

  “你还有脸回来,如果不是老祖下令不能动你。我一定会杀了你。”周二刚走入东方家,东方小楚一脸不善的看着周二开口。

  周二没有开口回击,仅仅只是看了东方小楚一眼。

  “去会客厅,族长等你。”东方小楚冷声说完,转身离去。

  会客厅内,东方家成员全都围坐下来。东方婉儿下完葬,接着就是对周二的处理。

  周二刚走入会客厅,周家所有族人全都冷嘲热讽起来。周二双拳紧握,抬起头看着坐在上方的东方龙。

  东方龙神色憔悴,但当他看到周二时,顿时神情微怒起来。

  “周二,既然事情变成这个样子。你也不用再留在我东方家。”

  “从今以后,你不再是我东方龙的女婿。你和我东方家没有任何关系。”

  周二沉默,没有开口说话。但是却直接当场跪了下来,对着坐在上方的东方龙重重磕了三个头。

  第一磕,额头肿胀起来。这第一磕,乃是身为丈夫只能眼睁睁看着妻子离世,而没有一丝办法。

  第二磕,额头破裂,鲜血溢出。这第二磕,因自己而使得东方婉儿离奇离世,导致东方龙夫妇失去唯一的子嗣。

  第三磕,伤上加伤。这第三磕,更加复杂,这里有周二深深的愧疚。更有周二欲要行动的因。

  周二站了起来,转身走出了会客厅。自他离开后,会客厅一片沉寂,因周二的那三磕,令他们难以启齿。

  东方家的许多族人也都清楚,东方婉儿的死,很有可能就是因为这段她不喜欢这段婚姻,而选择自尽。

  甚至更有知情人,如侍女巧儿她清楚知晓东方婉儿一些隐秘事。不过这一切都是后话。

  周二被周天养育十多年,自然知道许多常人难以知道的事情。周天身为巅峰大陆的最强者,就是因为他本身是修仙者。

  修仙者超脱于常人,吸收天地灵力转化为身体所需的能力。实力高强的修仙者,一念就能抹杀千万里内的敌人。更能翻山倒海,飞天入地。

  周二对东方龙夫妇那第三磕,不仅仅是他对自身与东方家做一个了解。更是他暗自承诺要去修仙,去找寻一条可以复活东方婉儿的道路。为此他将无怨无悔,哪怕付出死的代价。

  修仙乃逆天之举,与天斗自然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一但成为修仙者意味着从此不入六道轮回,一但身死,只会化为尘埃。

  “极南之地。”周二轻声喃喃,一双深邃的双眼极为坚定起来。极南之地就是离他最近的一处修仙之地。虽然是最近但也至少有数万里之远,其路途又怎么会一帆风顺。况且越接近极南之地,就越危险。

  ……

  四个月后,周二到达一处四面环山的一座村落外,长时间跋山涉水,使得原本皮肤就有些黝黑的周二更加黝黑起来。甚至如果是在黑夜,很少有人能够发现在黑夜中还有一道属于周二的身影。而周二也正是因为如此,避免了许多麻烦。

  周二抬起头看了一眼伫立在村落外的一块石碑,石碑上无字,周二微微一愣。这石碑伫立在村落外很显然是在告诉外来者这是一个村落。但石碑却无字,难道此村落没有名字。

  就在周二有些不解的时候,一位放牛归来的稚童,满脸疑惑的走到周二身前开口:“大哥哥,你在干什么呢?”

  周二看了一眼身前的稚童,淡淡开口:“我路过此地,看到这里有村落,想上来讨一碗水喝,无意中看到此石碑。碑上却无文,有些诧异。”

  “呵呵,大哥哥你想多了。石碑无名,不就是直白告诉我们,这个村落就是无名村。既然已经直白表达清楚,再雕刻文字不就多此一举吗?”稚童说着,嘿嘿一笑。

  “你说的对。”周二会意的点点头。

  “大哥哥,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去我家吧。我让阿爸给你做一顿好吃的。”稚童邀请道。

  “那就多谢了。”周二笑着点头。

  稚童一边赶牛,一边与周二交谈。稚童极为聪慧,他时不时的会问一些连周二都有些难以解答的问题。

  “大哥哥,人从何来?死又到何而去?”

  “大哥哥,人活着为了什么?为什么我整天除了吃喝拉撒就是放牛。”

  “大哥哥,这天空之后,又有什么?我很想看看这天空之后又会是什么样子。”

  “大哥哥,我们这片天空是唯一,还是仅仅只是所有天空中的沧海一粟。如果是沧海一粟,那在另一片天空还有同类吗?”

  对于稚童的疑惑,周二只能干咳,因这些问题,他都无法回答。

  几分钟后,周二随着稚童来到一处泥石建造而成的住处。刚走入院内,周二就看到一位中年大汉正挥着菜刀对着一头山羊宰杀。

  “阿爸,大哥哥路过此地,我就邀请他来我们家吃顿饭。”稚童笑着开口。

  中年男子回过头,看了一眼稚童,脸上露出慈爱之意:“理应如此,你去把牛关好,再与你的大哥哥交谈。”

  “好的,阿爸。”稚童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顿时小院内只剩下周二与中年大汉二人。二人对视一眼,纷纷一笑。

  “你不是方圆千里的居民,你身上的味道,不属于这片天空。”中年大汉道。

  “前辈莫非是……”周二恭敬的开口,可话只说了一半,就被中年大汉打断。

  “我只是一位猎夫,只是我家娃儿的阿爸。其他的都不重要。相遇就是缘分,既然我家娃儿邀请你来吃饭,那你就留下来吃顿饭,其他的暂时放到后面。”

  “好。”周二干脆应道。

  “我现在腾不开手,就不给你倒水喝了。等我家娃儿忙完,再给你倒水喝。”中年大汉说完,直接继续开始做起手上工作。

  不一会,稚童笑嘻嘻的走了过来。对于周二这个外来人,稚童有很大兴趣。

  “大哥哥,我们接着聊。”

  “好几年都没有人肯陪我聊天了,就连我阿爸都对我爱搭不理的。”

  “大哥哥,你觉得这片天空美吗?”

  “还可以吧。”周二抬头看了一眼,阳光明媚,蔚蓝的如大海一般。普通人看了一眼就会心情愉快。

  “大哥哥,我觉得这天空一定很美,是我所见过最美的,你看那云端上有一只正在飞翔的小鸟,从它的神情,我就能够得知,它很喜欢这片天空。”

  “你再看那朵云,是多么的飘逸。无拘无束的随风飘荡。如果我要是那朵云该多好啊!”

  稚童越说越开心,到最后都是稚童一个人在说,而周二却是一脸尴尬的坐在他身旁。就这样持续了半天时间,最后还是中年大汉的强烈要求下,稚童这才没有继续说下去。

  周二顿时如释重负,这位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稚童,竟然如此能说。说的周二都有一种崩溃的冲动。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