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神秘的店家

|

  “大哥哥,等会我们边吃边聊。”稚童一边帮中年大汉端放菜肴,一边对着周二开口。对稚童来说,能够遇到周二这么一个肯听他说话的人,是极为罕见的。以至于稚童即使被中年大汉叫去帮忙,也不忘与周二约定继续交谈。

  “咳咳,好吧。”周二无奈开口回应,虽然他和稚童接触时间不长,但周二也知道稚童的性格,如果一但他开口拒绝,稚童必然会极为伤心。

  虽然稚童极为能说,说的周二有些崩溃。但稚童却是真心对待周二。使得周二根本就没有理由去拒绝。

  “大哥哥,你不喜欢和我交谈吗?”稚童说着,神色开始惆怅起来。

  周二见状,连忙果断开口:“没有。”

  周二这句话,使得稚童顿时大喜起来。更是笑道:“我就知道大哥哥你对我好,阿爸不肯陪我聊天,还好有大哥哥你陪我聊天。”

  ……

  十分钟后,周二、稚童、中年大汉三人围坐在一张用石板堆积而成的石桌旁。桌上摆放着丰盛的菜肴,从菜肴内散发出来的香气,使得周二食欲大开。

  “不用拘束,随意吃吧。”中年大汉冷冷开口,说完就自顾自开吃起来。

  周二右手刚拿起竹筷,就被一旁的稚童打断。稚童右手指向周二身前那一盘红烧山羊。

  “大哥哥,你看这盘红烧山羊,虽然外观看起来平常,但味道却是极佳。这道菜肴的主材料山羊,是我阿爸月中时在隔壁山上抓住的。这类山羊极为罕见,虽然山上也有十几头,但是,这十几头山羊大多数都是隐藏在山脉内,很难被人发现。三个月都不一定能够吃上这种山羊。”说着,稚童夹起一块羊肉,转动筷子四周看了一眼,放入嘴中。

  稚童咀嚼起来,同时接着道:“物以稀为贵,美食也是如此。这山羊的肉质紧嫩,咀嚼起来,就有一种……”

  周二干咳一声,打断道:“我忍不住了,我想先尝尝。”

  稚童顿时纠结起来,欲言又止的看着周二。

  “咳咳!你继续说,等你说完,我再尝。”周二无奈道,原本还想借着实在忍不住美食诱惑为缘由让稚童暂时闭嘴,可稚童的神色却让周二不得不听下去。

  “好。”稚童大喜急忙应道。

  就在这时,自顾自吃饭的中年大汉放下手中筷子,看向稚童道:“阿娃,吃完饭再说。”

  “额,好吧。”稚童虽然有些不乐意,但还是应道。

  周二感激的看了一眼中年大汉,又看了一眼惆怅的稚童,微微摇头,拿起筷子朝着红烧山羊夹去。

  就在这时,原本被中年大汉右手拿住的筷子,如同利箭一般,射向周二背后。随着两声闷哼,两位黑衣青年瞬间出现在小院内。

  周二站了起来,他没有继续去夹山羊肉,而是戒备的看着那两位黑衣青年。稚童却是双眼露光,一副要与对面两位黑衣青年对话的冲动。

  “说。”中年大汉面无表情道。

  “主教要您回去。”黑六恭敬开口道。

  “回去。”中年大汉轻声喃喃,旋即摇头道:“从那天后,我就发誓不会再回去。”

  黑六看了一眼身旁的黑八,才把目光重新放到中年大汉身上:“少主,我们得带走。”

  中年大汉苦涩地叹了口气:“带走吧。”

  “阿爸,我不走。”原本还双眼露光的稚童,快步走到中年大汉身前哭泣道。

  “还不带他走。”中年大汉没有回应稚童,而是看向黑六,黑八。

  黑六目光微闪,一步踏出身体就已经到达稚童身前。右手按住稚童的左肩。

  “属下告辞。“黑六恭敬开口,看了一眼黑八后,身体消失不见。小院内顿时只剩下周二,中年大汉二人。

  “前辈,你舍得吗?”周二对着神色痛苦的中年大汉开口问道。

  “舍不得又如何!”

  “如果,我还有时间,我又怎么会轻易撒手。”

  周二沉默,他想起了老东西。如果老东西还能活着……

  “小子,能否给老夫讲一讲你的事情。”中年大汉看向周二。

  周二没有隐瞒,把他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告诉了中年大汉。中年大汉听后,直接从怀中取出一块白色木牌递给周二:“带此牌,你可以去雷道宗。”

  周二没有拒绝,他也没有办法拒绝。从中年大汉手中接过令牌。此时的周二有些激动,能够加入仙门宗派,就意味着离复活东方婉儿更进一步。更离他与老东西周天第二个约定更近一步。

  “多谢前辈。”说着,周二就要下跪,被一旁的中年大汉拦住:“你与我家阿娃有缘,我给你木牌,不过是为了给我家阿娃做一件我还能做的事。”

  “我也该离开了。”中年男子说完,身影消失不见。在他消失的那一瞬,嘴唇微动,说了一句周二没有听到的话语。

  周二对着天空恭敬一拜后,回到了石桌旁坐了下来,看着桌上的菜肴,久久没有动筷。

  三个小时后,周二离开了稚童家。而他的离去也意味着从此稚童家将很久难再有人居住。

  一个月后……

  “小子,站住。”几乎在周二刚准备踏入亡国城,身后响起一道冷冰冰地呵斥声。

  周二停了下来,回过头看去,在他身后正有一位黑衣青年一脸不悦的看着周二。这黑衣青年面容俊俏,在他身旁还站着一位满脸透露幸福神色的少女。

  少女穿着一件纯白紧衣裙,一头火红色长发自然地顺着后背披散下来。乖巧可怜同时又有一股野性诱惑的感觉。在二人身后还站着两位神色冰冷地中年男子。

  “你有事吗?”周二疑惑地开口问道。

  “小子,你肯定是刚来亡国城。”黑衣青年楚天冷淡的开口道。

  “是。”周二不置可否地点头道。

  “念在你无知的份上,本少爷就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响头,喊声祖宗我错了。我就饶你一次。”楚天说完,目光放到周二身上,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在他看来,只要在亡国城范围内,还没有谁敢不给他面子。更何况,眼前的小子仅仅只是一个外来者。

  周二神色如常,没有因楚天的刁难而色变。

  “抱歉,我没有乱认祖宗的习惯。你还是找其他人吧。”说完,周二转身继续朝着亡国城内踏步走去。

  “天少,需要我出手吗?”站在楚天身后的罗一冷冷开口。

  “不用。”楚天拒绝的同时,轻声笑了笑。

  他的笑使得周围许多围观者忍不住身体一颤,这笑容所意味的含义,使得许多围观者开始同情周二起来。

  “堂妹!我们走。”楚天说着,拉着楚娇媚的小手,朝着亡国城内走去。

  亡国城是一位落魄的帝国强者所建,楚天邪邪的笑容之所以能够让大多数围观者忍不住身体打颤,都是因为楚天的父亲是亡国城的城主。

  周二走入城内,没有闲逛直奔商铺而去。周二不是傻子,虽然他从小跟老东西学习武艺,可一但面对修仙者,他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周二不清楚如今所在的亡国城有没有修仙者,更不清楚黑衣青年的背后有没有修仙者存在。

  周二不想犯险,所以走入城内后,就直奔商铺,他要去买一张地图,来确定离极南之地到底还有多远。

  店铺内一片冷清,只有一位老者慵懒地坐在柜台内,打着哈欠。

  周二走到柜台旁开口问道:“您好,我想购买一张附近的地图。”

  随着周二的开口,柜台的老者抬起头,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道:“五两。”

  周二一愣,他还是第一次碰到买家还没有看货,就被卖家要钱。周二虽然有些小不满,但还是从衣兜内拿出五两银子放到柜台上。

  老者微微摇头:“我说的不是银子而是金子。”

  周二再次一愣,一张地图值五两金子,这未免也太坑了吧。老者看着周二没有继续从怀中掏钱,直接又慵懒地坐了下去,同时淡淡开口:“小子,没有钱买,就不要来打搅老夫休息。”

  周二干咳一声,问道:“店家,一张地图有那么贵吗?”

  “我的店我做主,我说值它就值。”老者虽然没有抬头看周二,但还是回道。

  “打搅了。”周二对着柜台内的老者一抱拳。

  周二还没转身离开,十几位穿着执法服装的青年,冷冰冰的闯了进来。这十几位青年,目光全都放到周二身上。很显然是黑衣青年楚天所派来对付周二的。

  周二目光冷冰,刚要开口,却被身后的店家的声音所打断。

  “每人千两黄金的门票费,拿来。”

  这话一出,十几位执法青年顿时看向柜台内的老者。

  “老东西,你找死不成?”带头的执法青年钱不二一脸不善的开口呵斥。话刚说完,钱不二顿时口喷一口鲜血,如同被人一拳打中身体般,直接被轰飞出店外。

  “我的店我做主,既然拿不出门票钱,那我就只能赶人了。在周二的身旁,老者的身影瞬间出现。

  老者看着其他执法青年开口:“你们是给钱,还是让我赶出去。”

  这些原本还要对付周二的执法青年们一个个神色全都郁闷起来。千两黄金,整个亡国城内能够拿出来的人连十人都不足。而这几个人哪一个不是极有权,极有势之人。别说千两黄金,就是百两黄金他们也拿不出来。

  “罢了,老夫只能赶人了。”老者说完,右手朝着这些执法青年们一挥手,顿时这些执法青年们如钱不二一般,一个个被轰出店外。凄惨痛苦的喊叫声,在店外响起。

  “咳咳,前辈我也没有钱。要不……我自己走出去。”周二干咳一声,看向老者商量道。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