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到达雷道宗

|

  “哈哈,你这小子。”老者轻笑道:“我的店我做主,从你进店后,你有见我问你要门票费吗?”

  “不过,如果你要真想给,老夫也不拒绝。”

  周二干咳一声道:“晚辈还是留着自己用吧。”

  老者再次一笑,也没有再提门票费。而是双目打量起周二。许久之后,老者才严肃道:“拿出来。”

  “什么?”周二微微有些不解的看着老者问道。

  老者没好气道:“少给老夫装糊涂,令牌给我。”

  老者这话一出,周二顿时一愣,早在老者出手对付那群执法青年时,周二就隐隐猜测身前的老者恐怕是修仙者。

  不然,老者又怎么可能仅仅只是右手一挥,那些命运苦逼的执法青年们就被轰出店外。

  周二虽然不清楚老者到底是用什么手段得知他身上有木牌,但是却清楚自己能够安然无恙恐怕就是因为那快木牌。

  周二从怀中取出中年大汉给他的木牌,直到如今周二都不知道那位中年大汉到底叫什么名字。

  不过这都不重要,如果他日能够再见中年大汉,周二必然会认出。

  “前辈说的就是这块木牌吗?”周二说着同时把木牌递向老者。

  老者从周二手中接过木牌,看了一眼后,才又重新把木牌扔给周二道:“谁给你的木牌?”

  “一位前辈。”周二如实道。

  “半个月后,雷道宗会开山收徒。就算你拥有这块入宗令牌,也必须要参加开山收徒,因为此次大赛决定着你到底进外宗还是内宗。”

  “如果你迟到,那么只能进外宗。”

  “想来你也不清楚外宗与内宗的差别,外宗弟子可以理解为杂役弟子,虽然也能修炼,但大部分时间都用于杂役。外宗弟子提升为内宗弟子的不是没有,几千年倒还是会有那么一两个。”

  “我记住了。”周二点点头。

  老者右手一挥,一块青色玉简瞬间出现。漂浮在周二身前。

  “这是你前往雷道宗的地图,有了这图,准你可以在大赛开启之前到达。”

  周二没有贸然去拿,而是看向老者问道:“前辈,晚辈想问一问这块地图到底价值多少?”

  “晚辈只有十两银子。所以……”

  老者没好气瞪了周二一眼:“身为雷道宗一员,我又怎么会问你要金子。”

  “等你进入雷道宗,随便给我几百块灵石就好。”

  “灵石。”周二有些诧异的轻声喃喃,同时把这个词汇记在心底。

  “对,等你进雷道宗就会知道了。”老者摆了摆手道:“老夫还要做生意,你就不要留在这里打搅老夫,走吧。”

  周二哪能不知道身前这位老者实则是要继续睡觉,周二也不拆穿,抱拳问道:“晚辈周二,不知前辈名讳?”

  老者没好气道:“滚蛋,老夫记住你了。老夫的名字不会告诉你,有缘我们会再见。再见时,老夫可不会忘记问你索要灵石。”

  周二一愣,没想到身前这位同门前辈竟然连名字都不肯告诉自己。

  “晚辈记住了。”周二说完,右手拿住身前漂浮的那块青色玉简走出店外。

  刚走出店外,周二就看到那些原本还要对付他的执法青年们如今一个个躺在地上哀嚎,甚至有几个执法青年已经痛晕过去。

  周二微微摇头,想起临走时老者所说的那句话,周二总感觉有些不妙。至于哪里不妙,周二一时间倒也难以弄清。

  周二不再去想,朝着亡国城外方向走去。直到周二走出亡国城也没有再见楚天出现。周二明白,必然是老者的出手,使得楚天害怕,恐惧起来。

  随着周二安然无恙的离开亡国城,那些原本还未周二担忧的围观者们,一个个都惊讶起来。楚天的手段他们再清楚不过,可周二竟然还能安然无恙离去。这只能意味着这位外来者是比楚天还要牛逼的人物。

  ……

  巅峰大陆化九州,极南之地则在九州最南端的南州大地,南州虽然无法与中州相比,但却是整个九州大地最接近仙界之州。因最接近仙界,故而使得这里宗门林立,千万年来形成群雄并起的状态。

  一处直耸入云无法看到顶端的山峰下,一位青年正抬头仰视身前这座他必须要登顶的高山。而这青年正是周二。

  半个月前,周二从老者手中得到青色玉简后,就朝着雷道宗赶来。因有了地图指引方向,故而周二并没有耽误时间,如老者所说那样,半个月的时间,就能够到达雷道宗外。

  如今是真正站在雷道宗外的雷山下,周二欣喜之时又有些郁闷,欣喜的是他终于来到了雷道宗,而郁闷的则是收徒大赛恐怕已经开始。周二来不及吐槽,只是无奈一叹,不再停留直接朝着雷山奔去。

  与此同时,在雷山顶峰正汇聚着多方赶来的少年,青年。他们正是要参加雷道宗本届开山收徒大赛。一但能够加入雷道宗,其自身所在家族将会无比耀眼。

  正如一句俗语,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在这人山人海的广场上方,一位中年大汉临空而立,面无表情的冷冷开口道:“雷道宗于千万年前成立。如今已有千万年之久,其宗门弟子遍布整个南州大地。甚至南州北上的中州,北州,都有我宗弟子。”

  “但凡我宗弟子都将受到我宗庇护,其弟子身后家族皆受雷道宗庇护。”

  中年大汉说完,右手一挥,原本晴朗,万里无云的天空,顿时阴暗下来。滚滚雷声响起。轰隆间一道闪电瞬间出现,这道闪电带着无法阻挡的破坏之意,轰向山腰。

  “好了,我宣布开山收徒大选,正式开始。”

  中年大汉说完,身体如风,仅仅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就已经回到广场上方的监察席内。

  “大山,你就不怕他们中有心脏病患者吗?这么大的声势,就连小女子我都被吓了一跳。”一位穿着青色衣衫的少女轻笑着开口。

  大山毫不在意地看了一眼广场上那些被吓得脸色煞白的少年,青年们,同时开口回道:“这有什么,如果连这点胆量都没有,那凭什么成为我宗弟子。”

  “咯咯!我很想知道你的那道闪电,到底劈中什么。”少女轻笑着说道。

  大山一愣,面无表情的他,眼神微微一变。看向身旁的少女问道:“虹仙子,你就别卖关子了。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咯咯,一会你就知道了。”少女轻声笑着,也不解释太多。弄得大山一阵无语。

  在这二人身旁还坐着两位鹤发童颜的老者,他们的修为更高,从始至终他们都闭着双眼,不知在做些什么。

  不过,在少女说完最后一句话时,这两位老者不约而同的全都睁开了双眼,看向雷道宗广场外一处走道上。

  在这走道上,一位衣衫破裂,极为狼狈的少年正朝着雷道宗的广场走去。而他正是周二。

  此时的周二,心情十分郁闷,想起方才发生的那件事,周二就忍不住想要破口大骂。

  大白天的打什么雷,这不是坑人嘛!打雷也就算了。可伴随着雷声,还有闪电,而那道水桶粗的闪电如同锁定了周二一般,直接劈到周二身上。幸好命大,没有被闪电给劈死。不过,周二却是因此狼狈起来。

  “咯咯!大山那小子被你坑惨了。”少女轻笑着说起风凉话。

  大山干咳一声:“这是命!”

  “是命。”少女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大山,我那个来了,就回去休息了。这里就交给你和两位师叔负责。”

  说着,少女对着两位鹤发童颜的老者一抱拳后,转身飞向雷道宗内。那两位鹤发童颜的老者,倒没有在意少女,而是目光紧盯周二,双眼放光。

  “他的味道,他的气息。”

  “师兄错不了,他没死,他还活着。”陈虎激动的开口道。

  陈龙虽然没有开口,但是他的神色已经充分表露出他与陈虎的想法是一致的。

  大山听着身旁两位师叔的对话,目光看着周二,若有所思起来。许久之后,大山才双眼一闪,对着两位师叔歉意开口:“对不起。”

  “这不怪你。”陈龙平淡开口,语气里丝毫怪罪之意都没有。有的只是激动,更有一丝难以用语言来表达的感觉。

  对,是感觉,只是这种感觉大山无法理解。

  “那小子身上有入宗令牌,参加完比试后,让他进外宗。”陈龙对着大山开口说道。说完陈龙看向陈虎:“师弟,我们走。”

  “好。”陈虎点点头随陈龙一起飞入雷道宗内。顿时整个监察席上仅剩下大山一人。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大山轻声喃喃,对于这两位不是亲兄弟,却已经超越亲兄弟的两位师叔做法,大山实在是难以理解。

  对于两位师叔方才的表现,大山不用多想就能够知道周二必然与陈龙,陈虎有不浅的关系。他们不可能是敌对关系,可为什么陈龙师叔却交代要他进外宗。

  大山微微摇头,不再去想这个难以有答案的问题。他所能做的就是多关注这个与陈龙师叔,陈虎师叔有关系的少年。而后按照陈龙师叔要求,让他加入外宗。

  大山再次从监察席上飞出,临空踏立,目光看向周二问道:“报上你的名字。”

  “周二。”周二说着从怀中取出白色木牌。

  大山右手一挥,这白色木牌就飞向他那里,很快白色木牌被大山右手抓住。

  “去报名,而后参加比试。”大山说完,转身飞回监察席。

  周二恭敬的一拜后,转身朝着一旁挂着报名处的地方走去。而其他已经报过名的少年,青年们则是惊讶的看着衣衫破裂的周二。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