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双方对质

|

  “哦?我说是什么人敢占了我宋向凡的天字一号包厢,原来是方拓兄弟啊。”楼梯口处,一个看起来十八岁左右的青年手中摇着一把折扇,身后跟着几个下人。

  战熊的身高比普通成年人高大许多,加上样貌非比寻常,自然是非常容易认出来,整个铁云帝都上上下下,谁不知道他战熊是方家少主的贴身护卫?

  “听说方拓兄弟即将继承方家家主之位,莫非死海废体的桎梏已经打破了?”宋向凡看似在笑,嘴角却泛着不屑,在他看来,纵然打破了所谓废体的桎梏又能如何,不过区区凝气境的修士,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呵呵,占了宋兄的包厢,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方某还在用餐,若无其他的事情,方某就不送了。”

  淡淡的声音从包厢中传来,方拓却连出来都懒得出来,对这宋向凡完全就是无视。

  “方拓你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我宋某人来了,你不将包厢让出来吗?”宋向凡乃是宋家二公子,向来飞扬跋扈惯了,登时冷眼一立,轻喝说道。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我家少主即将继位家主,就算是你宋家的家主来了,也不敢跟我家少主这般说话!”

  对于任何敢对自家少主不敬之人,战熊都不会有好脸看,若非没有方拓的命令,他此刻早已经上前将那宋向凡扔下楼去了。

  “放肆!一个区区凝气境的小修士,也敢做家主?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宋向凡冷声大笑,一脸的不屑,语气之间也都是嘲讽之意。

  “敢对我家少主不敬,你找死!”战熊双目瞪圆,一步跨出便冲了上去,硕大的铁拳直取宋向凡的头颅,下手狠辣而又果决。

  “区区护卫也敢跟本公子动手,不知死活。”宋向凡有着元丹大圆满修为,自是不惧战熊,同样的一拳迎上,两人对轰一击。

  “蹬蹬蹬……”战熊后退三步,反观对面的宋向凡则是连退了十几步,若非下人帮忙拦住,差点就要从二楼摔下去了。

  “方拓,你就是这样管教自己下属的?”将嘴角的血迹抹去,宋向凡的右手还有些发颤,但却依旧气势十足的质问道。

  “宋兄如此这般,莫非是欺我方某无能?”天字一号包厢中,方拓的声音依然平静。

  “哼,你若真有本事,就出来与我大战三百回合,堂堂方家未来的家主,难道就只能躲在护卫之后?”宋向凡言语相激道。

  若能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让方拓难堪,势必可以打击方家在帝都中的威信,而这也恰好就是宋家的目的,这种立功的好机会,宋向凡岂会放过?

  其实他事先就已经得知方拓在此地吃饭的消息,一切不过故意而为之,挑衅决斗让方拓这个方家未来家主出丑,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你就真的以为吃定了我方某?”天字一号包厢的房门缓缓推开,一身白衣看起来如同柔弱书生般的方拓踱步走了出来。

  “那就让我看看方家未来家主到底有什么实力和资格能够与我爹等前辈相提并论!”看到方拓应战,宋向凡心中冷笑,暗道设下的局果真奏效。

  话音落下,宋向凡的身上法力狂涌,血色的光辉彰显出元丹大圆满境界的修为,强大的压迫感逼迫的附近众人连连后退。

  “元丹大圆满,还算看的过去的修为。”方拓淡淡说道,一副长辈调教晚辈的姿态,更是让对面的宋向凡怒气狂升。

  “装腔作势,我要打的你跪地求饶!”说话间,宋向凡已经冲了过来,他以法力凝聚在双手,以手为刀,每一击打出,都火爆开法力波动,毁灭四周的一切。

  “啊!……”就在这时,一声惨叫,宋向凡刚刚冲了上来,却被方拓一把抓住了掌刀,只见方拓随手一甩,宋向凡便手腕断裂,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少主好厉害!”原本还在为方拓安危担忧的楚云儿,此刻看到这一幕也是有些难以置信,她也没有想到自家少主隐忍了这么多年,实力竟是已经高深莫测。

  随手一击便可重创元丹大圆满,这样的手段和实力,恐怕已经达到元神境界了吧?

  “这不可能!你刚刚突破炼体大圆满,明明只有凝气初期,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实力?”宋向凡一脸的不信,随后运转法力,再次冲了上来。

  他以为自己只是大意,所以才会被方拓击退,故而这一次用上了全力。

  然而事实往往事与愿违,骨裂的声响回荡在整个紫海阁酒楼的每一个人耳中,宋向凡再次倒飞了出去,这一次他被方拓直接打断了两条手臂的臂骨,胸口更是被打了一拳,直接昏死了过去。

  这还是方拓有意留手,否则的话,以他肉身的力量,别说是元丹大圆满,就是元神境高手也能打成残废。

  “只是出来吃个饭,居然遇上了这种事情,真是晦气。”冷眼扫向宋向凡带来的一众下人方拓冷哼一声,随手扔下一小袋元石,转身带着楚云儿和战熊两人离去。

  “你……”宋向凡怒急攻心,张口喷出鲜血,本以为可以让方家难堪,却未想到将祸水引到了自己的身上,这让他如何能够承受。

  紫海阁中所发生的事情,自是很快就传到了铁云帝都各大世家豪门的耳中,方拓即将继承家主之位,宋家却在这个节骨眼上与之发生冲突,一时间让所有人的目光纷纷汇聚向了宋家。

  与此同时,在铁云皇城的皇宫大殿之内,人皇铁云义正端坐在龙椅宝座之上,紫海阁中的事情,他自是已经得知。

  “方天山固然被困仙光废墟,但是方家毕竟还有方天烈一位圣王坐镇,只要稍微正常点的人就不会在这个时候去寻方家的晦气,看来这宋家家主宋海青实在是一个有勇无谋之辈。”

  “皇上,刚才又有消息传来,方天烈闯入宋家府邸,与宋海青大打出手。”侍奉在人皇左右的老仆开口说道。

  “哦?谁胜谁败?”铁云义似是蓦然有了兴趣,缓缓开口问道。

  “宋海青被打成重伤,方天烈更是放出狠话,若是宋家还敢对方家有任何不轨之心,便会灭了宋家满门。”

  听闻此言,铁云义不禁轻笑,道:“这方家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护短,方拓本是废体之身,本皇曾经也亲自查看过,如今打破桎梏,方家后人有望,看来这铁云帝都中,又将风云再起了。”

  人皇铁云义的话音刚刚落下,大殿外便忽然传来了声音,只见一位身着锦衣的中年人跑了进来,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高呼道:“皇上,您要为我做主啊!”

  “哦?宋家主所为何事而来?是谁将你打伤的?”

  这锦衣中年人便是宋家家主宋海青,他的嘴角还挂着血迹,显得很是狼狈,尽管事先已经得知了消息,人皇铁云义依然还是佯装不知的问道。

  “启禀皇上,我家小儿宋向凡在紫海阁酒楼中与方拓发生争执,那方拓不禁将小儿重创,方天烈更是闯入我宋家,将我也打成了重伤,方家此举实在是欺人太甚啊!……”宋海青在大殿的台阶下声泪俱下的说道。

  一般情况下,掌管一国的人皇对于各大世家的冲突向来不予理会,唯有在发生不可调和的事情时,才会出面解决,以免影响到了国家的国运。

  “哼,我看是你宋家主欺人太甚才对吧?”就在这时,殿外传来一声怒喝,一头长发飞扬的方天烈大步走了进来。

  “你……你血口喷人!”宋海青指着方天烈的鼻子怒声呵斥,此时在皇宫大殿之中人皇的面前,他自是不惧方天烈在这种情况下还敢出手。

  “是非经过,你宋海青比我更清楚,我还是那句话,你若再敢打我方家的主意,我便灭了你宋家满门!”纵然是在人皇面前,方天烈也丝毫不口软,凝视着宋海青的目光中闪烁着不加掩饰的杀意。

  “好了,两位都不是年轻人,何必这么大的火气?”人皇在这个时候缓缓开口,争执不休的宋海青和方天烈两人这才安静了下来。

  “世家之争,本皇不予理会,只要不动国运之根本,你们愿意如何闹腾,本皇也不会插手其中,但是宋方两家毕竟是我铁云帝国的忠臣,本皇也不愿看到尔等闹的不可开交,今日便当一次和事老,这件事情就此揭过,你们看如何?”

  “皇上,这……”宋海青没想到整件事情就这样被人皇三言两语的解决掉了,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见人皇面上露出不悦之色,登时立马住口,不敢多言。

  “一切听从人皇旨意,臣下告退。”方天烈躬身行礼,随后便退出了皇宫大殿。

  直至方天烈离去片刻后,宋海青这才起身告退,与方天烈一次交手,让他生了忌惮之心,竟是不敢与之同行。

  待到两人各自离去之后,人皇的嘴角蓦然泛起笑意,道:“四大世家,这宋海青比之方天烈差了许多,较之方天山更是远远不能及。”

  “大荒立足,本就是实力为尊,这宋海青败在了方天烈手上,竟是还有脸来到皇宫大殿中告状,实在是有损一家之主的颜面。”恭敬立在一旁的老仆也分析说道。

  “呵呵,这世间哪里有什么道理可言?拳头大才是真道理,就如我铁家可以立国一般,还不是靠着大帝威震八方,帝国天下才能太平无事?国运才能如此昌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