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双魂神体

|

  这些天外面闹腾的动静很大,方拓却不管不问,专心在自己的居所中修炼闭关,族中一切大小事务,全部都由几位长老负责,出关不久的方天烈则始终住在方拓旁边的一处别苑中,时时刻刻的守护着他的安危。

  可以说,方天烈此次闭关之所以能够提升一大截的战力,很大的一部分原因便是方拓传授天火炼神秘法之故。

  与传授给三位外姓长老的天火炼神秘法不同,经过方拓依据自己前世经验修改过的秘法,各方各面都要胜过真正的天火炼神秘法。

  虽然方拓可以拿出更加强大而又珍贵的秘典,却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实力不足,若是暴露太多,只会引来不必要的祸患。

  修炼到了一定的层次之后,长时间的闭关并不一定有助于修为的提升,对于现如今的方拓来说,他更注重的是境界,拥有前世的记忆和经验,他的修为晋级几乎没有瓶颈,他只需要将自身的根基打牢,便比什么都重要。

  论武体肉身,当今之世同境界的修士,绝对无人能够与他相比,论真气的浑厚也好,论经脉筋骨的资质也罢,他都可以称得上举世无双,就算是那些拥有无数修炼条件的圣地天才,在他的面前,也如萤火对比皓月一般。

  在修为境界不高的时期,根基的牢固与否或许还无法体现出太大的作用,而一旦修为境界达到圣王之后开启自身九窍感悟天道的时候开始,根基就越加的显得越来越重要,这将会影响到一个修士未来成就的高低,以及同境界交锋战力的强大与否。

  当方拓从自己的居所中走出来的时候,任何修士第一眼看到他,都感觉仿佛看到了一片迷雾,又如一片深渊,即便是以神识感应,他就好像一个普普通通不具修为的凡人。

  “少主,您怎么让俺感觉好像明明近在眼前,却有种远在天边的错觉呢?”战熊看到方拓,登时抓着自己后脑勺上的头发憨厚的笑道。

  方拓笑而不答,即便是跟战熊说了,此时的他也无法理解,这是一种精神层次的问题,只有自己达到这个境界,才会真正的明白,只可意会,难以言传。

  与此同时,在旁边别苑中的方天烈,也以神识感应到了方拓,在发现以自己圣王后期的神识居然无法感应出方拓气息的时候,他也有些不可置信的感觉。

  “似乎修为并没有提升到元丹境,但却几乎可以肯定,这小子绝对要比过去更强了,单纯以肉身而论,恐怕连我都不是他的对手,真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修炼的,也没见他吃什么天材地宝啊……”方天烈暗暗咋舌,心中惊奇不已。

  “世叔,我想出去走走。”蓦然间,方拓的声音回荡在了方天烈的耳畔。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方天烈吓了一跳,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则是一脸的震惊,“你可以神识传音?莫非你已经达到了元神境界?”

  按照正常的理论,修士只有达到元神境界之后,才可以做到神识传音,原本方天烈直觉认为方拓依然处于凝气大圆满境界,故而才会如此的震惊。

  “呵呵,世叔说笑了,修炼绝非一朝一夕所能促成,我连元丹初期都还未突破,怎么可能达到元神境,不过只是一些秘法小道而已。”

  方天烈暗自点了点头,如果是这样自然也就说的过去,毕竟短期内从凝气境突破到元神境实在是太过有些惊世骇俗了。

  “不行,现在的局势太危险了,你若就在家里,我还能守着你,一旦出去,暗中隐藏的人太多,即使是我跟在你身边,恐怕都难以保全你的性命。”

  反应过来的方天烈自然不可能答应,方家府邸够大,潜入进来的人对于地形不熟悉,有他坐镇还能暂时保全方拓一时,也没有把握说一定可以保的住方拓,但是如果离开方家府邸,那么事情就不可能有任何挽回的余地了。

  “我既然出去,自然会有万全的准备。”

  说话间,只见方拓身上金光一闪,浑身筋骨噼里啪啦的作响,骨骼在秘法的作用下不断拉长,血肉蠕动,面貌顷刻间变幻成了另外的一个模样,即便是与方拓生活在一起许多年的战熊,若非亲眼所见,都无法认出他就是自家的少主。

  一道火焰遁光瞬息而至,方天烈出现在方拓的面前,一时间啧啧称奇,至于那一旁的战熊则是目瞪口呆,惊讶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好手段,真不知道你小子到底是什么怪胎,好像什么事情对你来说都不是问题,各种手段秘法层不出穷。”方天烈手捋发须笑道,别说是圣王,就算是人皇在大街上遇到方拓,都绝对无法认出他来。

  “小道而已,让世叔见笑了。”

  方拓笑着说道,如此一来,方天烈自然没有理由不让他出门。

  “少主要出门?俺也要去,这些日子天天闭关,俺都快要憋死了……”

  战熊话还未说完,便见方拓脸色一黑,将他一脚踢开,若是带着这家伙出门,就他那显眼的形象,傻子都会看出来蹊跷的地方。

  换上一身青衫,方拓从一个隐蔽的后门走出了方家府邸,他的神识已经达到了堪比元神中期高手的程度,在出门的时候已经观察了四周的动静,并未发现有什么端倪和杀机。

  此时正值正午,方拓在帝都的街道上随意的行走,望着那来来往往的人群,以及那些相互探听消息的修士,他发现东胜楚家那件事情还没过去多久,铁云帝都又有大批的修士涌来,显然这些人的目的,都是想要取走他的项上人头。

  只是这一次与上次不同,人皇级的强者方拓并未发现,绝大多数都是圣王,也有许多元神境修士走动,这些人一般浑水摸鱼,难以构成什么威胁。

  “多事之秋啊。”萦绕在心头的危机感愈加的沉重,让他有种未雨绸缪的感觉,准确的时间无法确定,但却可以肯定,距离劫难来临的日子,应该不远了。

  到了那时候,整个铁云帝国包括帝都各大世家豪门,都将面临一场毁灭的劫难,只是劫难到底来自何处,前世的方拓并未在史册中了解到,只知道铁云被灭国,帝都世家豪门根基全无,方家自是也在其中之列。

  突然,方拓神色一凝,发现不远处有一个女子正凝目向他望来,抬眼望去,便见那女子身着青色长裙,脸上带着面纱,尽管无法看清楚其容貌,却有种仙女般的气质,引人瞩目。

  “好一个绝色女子。”不看面容,仅以第一眼望去,便可让人生出这样的感觉,那种出尘的气质,根本不是世俗中的一些女修所能拥有的。

  与此同时,方拓又蓦然发现这女子看起来有些眼熟,脑海中思绪翻转,顿然勾画出一个身着素裙,带着黑色面纱的妙龄女子,正是当初拦路向他挑战过的碧海剑宗掌门弟子筱忧然。

  身姿几乎一致,气质却截然不同,两个人应该不可能有着不同的性格和气质,这让方拓有些不解,茫茫人海之中,他的长相可以说极为普通,而且看起来如凡人一般不具修为,对方为何会盯着自己看?

  她如鹤立鸡群一般,飘逸而又灵动,美丽出尘的姿容引得许多人侧目向她望来,只见她忽然踱步向着方拓所在走来。

  “是你!尽管不知道你用什么秘法改变了形象,但却不可能瞒得过我。”她蓦然之间以神识传音说道。

  “哦?姑娘莫非认识在下?只不过在下与姑娘素不相知,想必是认错人了吧?”对方的话让方拓心中一震,表面上却依旧镇定,径直转身就走。

  “呵呵,方少爷何时变的如此胆小了?这可不像你啊。”女子的笑声回荡在耳畔,她依旧是以神识传音,显然并没有想要在众目睽睽之下道破他的身份。

  “姑娘莫非与在下乃是旧识?不知道你又是如何看穿我的?”方拓停下身形,他对自己的秘法向来自信,骨骼和血肉都已变化,再加上他以精神境界掩盖,除非大帝能够通过灵魂波动看穿,而眼前女子显然不可能是大帝强者,而且从方拓来到这个时代,也从未与帝级的强者间有过任何的交集。

  “呵呵,方少爷还真是贵人多忘事,莫非这么快就忘记忧然了?”女子娇声细语的笑道,那声音清脆如铃,动若天籁,令人闻之,不由得骨头一阵的酥麻。

  “筱忧然?……”镇定自若如方拓,此刻还真是有些吃惊的感觉,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筱忧然的时候,这女子杀气十足,而且倨傲自负,那像是现在这般柔弱出尘,如仙子临尘一般?

  “咯咯咯,方少爷见到忧然就这么吃惊吗?”筱忧然捂嘴轻笑,笑声悦耳动听,如天籁之音,似是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性格和气质与两人上一次见面的时候截然相反。

  “方少爷似乎最近遇到了点麻烦,要不要姐姐来帮帮你?”筱忧然忽然俯身,朱唇碰触到了方拓的耳朵,一股酥痒的热气让方拓浑身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我说小妮子,你这么做可是很不道德的!”方拓倒退一步,数百年的心境,这一刻似乎土崩瓦解,老脸一红,没想到自己居然被人给调笑了。

  “哎呦,小弟弟你还害羞了。”筱忧然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她约有十六七岁,个头比方拓要高一些,她笑起来的样子很美,没有任何放荡的样子,依旧那样的出尘如仙。

  “姓方的小子,当初那一剑,我还没还回来呢!”就在这时,筱忧然却又忽然气质陡然一变,身上涌现出了一股凌厉的杀气。

  与此同时,方拓注意到了在她那粉嫩白皙的脖颈上,有着一道淡淡的血痕,正是当初被他一剑所伤。

  “双魂神体?这种传说体质,居然他妈的真的存在?”脑海中突然想了起来,方拓有种被雷劈了的感觉。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