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九龙之象

|

  来者身材高大,健硕的身体紧紧的被劲装裹住,显露出结实的线条,在他准备动手之际,身上腾起淡淡的金芒,如一尊黄金战神一般。

  如此一来,方拓更加可以肯定,此人定是金峰门下精修武道之身,否则除却一些资质绝代可以法武双修的人,少有人可以在这个境界将肉身修成金身。

  那些刚才被方拓打倒的诸多修士此刻都露出了兴奋的神色,毕竟这可是元神大圆满,只差半步就可晋级圣王的强大武者。

  “赵师兄定要好好修理此人,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

  “嘿嘿,恐怕师兄只需一出手,这年轻的小家伙就会筋断骨折,到那时,看他还能如何嚣张。”

  众人的脑海中已经开始浮现方拓被瞬间打倒的景象,体内因为被打而堆积的一股恶气也感觉舒畅了许多。

  “看你能够轻轻松松打败元神境界的修士,你的肉身也很强横,难怪可以通过入门的考核,如果你现在磕头认罪,我们作为师兄的,也不会为难你。”赵师兄轻轻一笑,浑身金光缭绕,走到方拓的跟前说道。

  “废话真多,少在我面前摆师兄的架子,修行之道,达者为先,修炼时间长的人未必就强大,只怕有些人十多年的苦修,都修到狗身上去了,不堪一击,废物一般。”方拓嘴角冷笑,扫过那些冷眼旁观之人的嘴脸。

  “好狂妄的家伙,大祸临头居然还敢这样说话,简直找死!”

  “说的没错,将这小子全身骨头捏断,只要留下他的性命,即便执法长老知道了也不会怪罪赵师兄你的。”

  在方拓说出那一番话来的时候,对面的赵师兄整张脸都冷了下来,就在他打算动手好好教训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的时候,却见莫玉柔突然走了出来。

  “赵师兄,他毕竟刚刚入门没有多久,即便你能胜了他,传出去也未免让人以为赵师兄你以大欺小,你说是吗?”

  “呵呵,玉柔师妹你太仁慈了,这样的刺头不好好教训一番,别人还以为我们金峰没有规矩似的,我只是教训教训他,不会伤他性命的。”

  赵师兄笑着向莫玉柔说道,当他再次望向方拓的时候,眼中顿时露出一道寒芒,右手金光缭绕,身形一闪便出现在方拓的面前,金色的手掌震动猛烈的罡风,将周围的山石草木化为齑粉。

  然而方拓对此却根本不以为然,也未见他做出任何闪避的动作,径直同样抬起右手,朝着赵师兄拍来的手掌迎去,打算直接硬碰硬,一击解决战斗。

  眼见此景,围观的众多修士嘴角全都露出了冷笑,一个连元神境界都没有达到的小小修士,竟然痴心妄想的与修成金身的武者抗衡,根本就等同于找死,在所有人看来,这次交锋,根本不会有任何的悬念可言。

  但是,就在双方即将对掌的刹那,方拓的手掌蓦然腾起了璀璨耀目的金芒,相比之下,方拓就像是太阳,而赵师兄则就如萤火,根本没有可比性。

  “小心!”半空中,一名与赵师兄一同来到的黑衣修士低声喝道。

  然而此时提醒却是已经晚了,方拓手掌上的金光璀璨到了极致,如金精浇筑而成,两只手掌碰触在一起,先是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随之而来的便是骨头碎裂的声响,如炒豆子一般噼里啪啦,听在众人耳中,一阵的毛骨悚然。

  众人想当然的以为是方拓的浑身骨头碎裂了,就在他们想要欢呼之时,所有的声音却戛然而止,眼前出现的一幕,令人震惊。

  只见赵师兄噗的一声喷出鲜血,紧接着整个人软倒在地,全身上下每一寸骨头都完全碎裂,碎裂的骨头无法支撑住身体的血肉,而扭曲变形了起来。

  “这……”

  “这怎么可能!?”

  “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在场众人没有人可以保持镇定,如此可怕的肉身力量简直骇人听闻,堂堂元神大圆满修成武道金身的高手,在他面前竟是如此脆弱的不堪一击!

  “好可怕的武体肉身,琉璃金身决乃是我们金峰的顶级法门之一,一旦修成同级之中少有人可敌,而他却连元神境界都没到,这怎么可能?”

  “听说他才十三岁,这太可怕了……”

  方拓静静的立在原地,十三岁的容貌看起来还略显一些稚嫩,唯有那深邃让人无法看透的眼眸,令人感觉一切都不真实。

  那些曾经被方拓打过的修士皆然心头发寒,如此可怕的力量若是想要杀死他们,简直易如反掌,这样说起来,对方打自己的时候明显已经手下留情了。

  尤其是那莫玉柔也是看的怔怔出神,她还想要替这个新入门的弟子求情,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对方仅仅只有十三岁,却已经有了这样的实力,抬手一掌便将元神大圆满高手修成的武道金身给废了。

  就在这时,那半空中先前出声提醒赵师兄的黑衣青年落下身形,蓦然向前走来,道:“小小年纪便出手狠辣,难怪碧海剑宗的人四处寻你,想必你的身上定有蹊跷神秘之处。”

  此人一身黑色长衫,年岁并不大,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看似平静的眸子中,深处却又金色的光华流转,如两轮小太阳一般,让人不敢直视。

  “怎么?你也想要与我交手?”

  “没错,我很想试试你到底有几分的实力,亦或是你的身上有何种异宝,才能让你的肉身如此强横。”黑衣男子很淡然而又直白的说道。

  对方如此一言,让方拓顿然心生警惕,暗道自己还是表现的有些过了,竟是让此人以为自己的肉身强横乃是异宝在身之故。

  “你身为圣王级的高手,而我不过只是元丹境界的修为,你不感觉差距有些太大了吗?”未免暴露太多,方拓决意避开此战。

  毕竟对方乃是圣王级高手,虽然气息内敛,方拓却依然可以感受到对方体内澎湃的法力修为,以方拓现在的实力想要胜之,定要颇费一番手脚才行。

  “你连元神大圆满修士的武道金身都可一掌废之,在我看来,已经拥有与我交手的资格了。”

  “我是不会与你交手的。”不管对方怎么说,方拓主意打定,自是不会再出手。

  “这可由不得你!”黑衣青年身影一闪,便拦住了方拓的去路,神色平静,与他直视。

  “你是在逼我出手吗?”方拓眉头皱起,沉声道。

  “就算是我逼你,你能如何?”黑衣青年从容笑道,“年纪不大,火气不小,我倒要看看你有几分本事。”

  “一副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样子,圣王很了不起吗?”看到对方那副自以为一切尽在掌控中的样子,方拓就恨不得一脚踹在对方的脸上。

  “那就看看,我这圣王是否能够奈何的了你!”说话间,黑衣青年抬手一挥,法力鼓荡,将不远处的一块巨石卷起,向着方拓撞去。

  方拓的身上再次腾起璀璨刺目的金光,只见他抬手一拳,便将那足有千斤重量的巨石打碎,漫天齑粉纷纷扬扬,洒落满地。

  与此同时,方拓的身躯化作残影,如风一般瞬间向着对面的黑衣青年冲去,双方的法力修为差距太大,他若想要取胜,唯有依仗强横的肉身才有胜算。

  通天霸体之强横,比灵器都要强横,这才是他能越级挑战的根本。

  然而对面的黑衣青年早就已经算到了这一切,只见他身影后退,双手连连掐动法诀,想要以漫天仙法神术将方拓彻底镇压。

  但是,黑衣青年还是低估了方拓,阵阵此起彼伏的龙吟声响彻天地,在方拓的脚下,无尽金光凝聚成了九条犹若实质,活灵活现的神龙,他的双脚踩踏在神龙的背上,速度之快,让人无比的惊叹和震撼。

  只见方拓每向前跨出一步,身上都自然而然的涌现出一种无比霸道的威严,好似他就如那统御诸天的神王,神威盖世,所向披靡!

  黑衣青年有着圣王初期的修为,速度不可谓不快,他像是一颗流星迅疾到了极致,留下一道道残影,但是方拓的速度却更快,如影随形,令他抛之不下。

  周围所有人大吃一惊,黑衣青年名为孙不为,在金峰年轻一代弟子中颇有威望,圣王初期的修为何其强大,行动如电,却竟是被一个只有元丹境界的小修士黏住而无法脱身,尤其是方拓踏出的步法呈现出神龙异象,可见这套步法的神秘和强大。

  “速度快又能如何?以我法力足以强行将你镇压!”

  感觉到无法与方拓拉开距离,孙不为单手捏动法诀,瞳孔深处顷刻间激射出两道灿灿的金芒,如两柄神剑径直朝着方拓的头颅洞穿而去。

  这一击,哪怕是上品的法器都要崩碎,然而方拓的肉身却比灵器都要坚硬,只见他神色平静,双手并拢向前一点,便听锵锵两声,两道金光神剑炸裂当空,破灭在云烟中。

  四周的空间都在微微的颤动,方拓挥舞起铁拳,双脚踏着九条神龙不断的轰击,他的双拳如雷神持着的神锤,可怕的力量让人感觉阵阵的窒息。

  孙不为一身黑衣随风鼓动,通体腾起绚烂的金色光辉化作光幕护罩,这种仙法神术防御无双,但是面对方拓霸道无比的攻势,却不停的摇颤,猛然咔嚓一声当场碎裂,化作点点荧光消散无踪。

  黑衣青年孙不为终于知道自己完全低估了方拓的实力,金光护罩被破开的刹那,他脸色大变,脚下步法踏出,一边避开方拓狂猛霸道的攻击,一边心念沟通丹田气海,一道璀璨的金光从体内激射而出。

  这是一座金光灿灿的宝塔,被孙不为祭起之后便迎风而涨,化作十几米高,当空而悬,轰隆一声降落,将方拓罩住镇压在下面。

  这座宝塔乃是孙不为晋级圣王初期之后,金峰掌座赐下的一件极品灵器,只要被这件灵器罩住,便会受到其内无尽庚金剑气的攻杀,任何圣王以下的修士都难逃一死,即便是圣王若无强大法器在身,也会被活活困死在里面。

  宝塔内部的空间尽是金光灿灿,无数的庚金剑气如同雨点一般密密麻麻,方拓却是径直盘膝而坐,九条金色神龙环绕周身。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