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大战天魔谷

|

   “七星异象,人皇后期!”方拓脸色微变,以他现如今的修为加上伤势过重的筱忧然,根本不可能是人皇级强者的对手。

  星辰法则神力弥漫开来,顿时便影响到了太极阴阳大道的运转,再加上筱忧然伤体未愈,太极阴阳图片刻间便消散无踪,让他们二人再度陷入了危机的困境。

  “铛!”

  两道紫金神芒从方拓的双目中激射而出,太初紫芒纵然攻击无匹,却只是让七星异象略微震颤,与此同时,银光宝塔再次飞来,犹如一座大山,镇压天地,将四周的虚空完全封锁。

  一股莫大的吞噬之力流转,试图将方拓和筱忧然两人收入塔中。

  “嗡!”

  在危机之下,鸿蒙塔自动护主,在丹田气海中猛然震动起来,无尽九彩神雷从方拓的体内宣泄而出,如汪洋浩海一般,顷刻间将那银光宝塔粉碎在当空。

  九条金色神龙发出嘹亮的龙吟,方拓的身形化作一道流光冲了出去,借助鸿蒙塔释放的力量彻底摆脱了对方强大法力的封锁。

  “好强大的气息,此人身上定有重宝!给我追!”黑衣人修为强大,见识也很广博,立时便推测出方拓身上定是有某种强大的宝物才能将他的人皇法兵摧毁。

  九玄神龙诀速度无双,纵然后面的追杀者修为高强,却也难以在短时间内将他再次围住,足足逃遁了一个多时辰之后,方拓才得以短暂的喘息片刻。

  “我怎么感觉这些人追杀你,并不单单是为了你身上的碧海神剑呢?”

  “有可能是因为我的身世吧。”筱忧然略微沉吟,小声的嘀咕道。

  “你的身世?你母亲是碧海剑宗的云瑶仙姑,你的父亲莫非还有其他的来头不成?”方拓沉声问道。

  “嘿嘿,让你说对了,我父亲是天魔谷的谷主……”

  听闻此言,方拓深呼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随后皱起眉头,望着那好似一脸无辜的筱忧然,道:“我的姑奶奶,你怎么不早说?天魔谷乃是邪道圣地,那你在所谓的名门正道眼中,岂不就是一个小魔女?”

  “人家也不是有意瞒着你嘛,你又没有问过。”筱忧然似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只是方拓怎么看,都感觉这丫头纯粹就是故意的。

  “如果你真的是天魔谷谷主之女的话,恐怕追杀我们的人就不简单了,很可能天道宗和楚家也都派出了高手前来追杀。”

  “的确是有这个可能。”

  天魔谷乃是邪道圣地,在东胜神州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在筱忧然说出自己的身份之后,方拓这才明白为何当初在金峰上时,许青青那般轻易的便放过了她。

  碧海剑宗虽然底蕴雄厚,实力强大,却毕竟无法比拟圣地,若是因此惹怒了天魔谷的那位大天魔,恐怕自此以后,碧海剑宗将会在东胜神州彻底除名。

  “你不会想要把我丢下,然后自己逃走吧?”筱忧然这样问道,毕竟如果有圣地参与了追杀,两人几乎难以逃脱这场劫难。

  方拓只是淡淡的摇了摇头,并未多说什么。

  “你和我一起去天魔谷吧,很多人都看到了你和我在一起,恐怕我离开之后,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也不会放过你的。”筱忧然笑着邀请道。

  “我哪也不想去。”方拓直接拒绝,道:“既然你是大天魔之女,为什么有人追杀你,天魔谷没有派人过来接应?”

  “父亲肯定派人了,只是后来出了点状况,他们估计也不知道我们逃向了何处。”

  在接下来了连续三天之内,方拓与筱忧然两人一路隐匿行踪,向着天魔谷所在的地域前行,一路上数次被人发现踪迹,险死还生。

  “我看你还是逃吧,不要管我了。”再一次突围而出,方拓的身体被人洞穿了一个碗口大的血窟窿,筱忧然有些不忍的说道。

  “我若一走了之,弃你而去,我这一生,恐怕都良心难安。”方拓并未多言,抱着筱忧然化作长虹,向着远方飞遁。

  很快,两人又遭到了一次截杀,纵然方拓的武体肉身极度强横,生命精元和气血都澎湃旺盛,当下也几近于到了极限,快要支撑不住了。

  “我们已经逃了多久了?”在一座光秃秃的荒山附近,两人停下歇息,方拓盘膝而坐,身上腾起道道金光,治愈武体肉身的创伤。

  “足有数万里了吧,你的速度够快的,真好奇,你那呈现九龙之象的神通到底是从何处学来的。”这三日来,筱忧然也始终运转心法,治疗伤势,她乃是先天神体,恢复力惊人,如今也已经恢复了部分战力。

  在一路逃亡之中,方拓与筱忧然联手击杀了一位人皇,并且抽出了对方的魂魄,知晓了整件事情的经过。

  筱忧然遇到蛮神成元吉,只是巧合,在此之前,筱忧然的身份便已经被不少超级大势力得知,成元吉赶往天神雾海,巧遇筱忧然,想要顺手抹杀这个在未来有可能会成为人族绝代强者的先天神体。

  尽管最后筱忧然侥幸逃脱,却身受重伤,隐藏在暗中的那些高手便出手袭杀,被两人击杀并且抽魂的这名人皇,便是来自于天道宗。

  “路途已经不远了,只要我们支撑一日,穿过五千里左右的疆域,便可进入天魔谷的势力范围,到时候你就安全了。”

  睁开双目,方拓缓缓开口说道,他已经感应到了远处的天空中,各大势力的追杀即将临近。

  “此次若能逃出生天,你真的不愿意和我一起去天魔谷吗?还是说,你与那些所谓名门正派一样,不屑与邪道为伍?”

  如今筱忧然的伤势已经略有恢复,两人并肩御空飞行,她再次开口询问道。

  “在我眼中,本来就没有正邪之分,将你送到天魔谷的势力范围后,我便会离去,我只想要安静的修行,别无他想。”

  方拓的声音很是平静,却能够让筱忧然感受到那份坚决之意,在她看来,眼前这个小男人虽然很年轻,身上却有着一种成熟男人的气质,他所决定的事情,不是其他人所能更改的。

  “如果我猜的没错,你应该是打算潜修一段时间,然后去云龙国复仇吧?”筱忧然如是说道。

  对此,方拓并未多说什么,速度不减分毫的向前飞驰,若是在铁云还未被覆灭之前,他或许会笑着调笑一句‘知我者,忧然也’。

  “只要过了前面那座山,我们就进入天魔谷的势力范围了,只要遇到天魔谷的人,我们就得救了。”指着远方一座高耸入云,古木丛生的高山,筱忧然开口说道。

  在此之前,筱忧然甚至于数次打算放弃了,若非方拓与他同行和护佑,两人根本不可能从诸多高手的围杀中一路逃亡至此。

  此刻,希望就在眼前,前方那座高山,就是生的希望所在。

  脚下的九条金色神龙幻象消散无踪,方拓落入山林,将全身的气息收敛,与筱忧然徒步前行。

  “那座高山距离我们不过数百里,为何要徒步前行,若是驾驭神虹,几个呼吸间不就到了?”筱忧然有些不解的问道。

  “从我们一开始逃亡,对方如果不是傻子,也绝对可以料到我们打算逃向天魔谷,否则的话,我们为何一路上屡次遭遇截杀?显然都是对方有意安排好的。

  此时眼看就要进入天魔谷的地域势力范围之内了,这数百里的地域内恐怕早就埋伏下了真正的强者,只等着我们逃到此地,便会一击必杀。”

  筱忧然聪慧过人,听到方拓如此解释,顿然就明白了过来,此刻她望向方拓的目光顿时变得更为好奇了起来,发现这个小男人的头脑似乎根本与他的年龄毫不相符。

  高山附近的丛林异常的安静,没有走兽咆哮的嘶吼声,也没有鸟虫的鸣叫声,就连平日里那些凶狠的妖兽,此刻也都蛰伏在巢穴中。

  在发现这样的现象瞬间,方拓第一反应就是掉头便走,道:“连实力强大的妖兽都蛰伏在洞穴中不敢外出,定然有绝世强者徘徊在附近,一旦遭遇,你我必死无疑!”

  就在刚刚,方拓两人进入了一头玄金猿王的领地,即便是走到了猿王的洞穴口,那头猿王也仅仅只是发出了警告的一声咆哮,并未从洞穴中冲杀出来。

  玄金猿王乃是堪比人皇的强大妖兽,而且性格暴烈,嗜血而又喜好杀戮,也正是因为发现了这一点,才让方拓完全确定这附近存在着极为可怕的一位强者。

  能够让人皇级的妖兽怕成这个样子,对方的修为最起码也是圣尊,甚至于有可能更高。

  “那我们怎么办?”希望就在前方,此刻却又要离去,可谓前有狼后有虎,筱忧然一时间有些慌乱。

  “只能离开再说。”方拓的眉头前所未有的凝重。

  走过一片波光粼粼,绿树成荫的湖泊旁,方拓和筱忧然两人的身形蓦然顿住,只见在两人前方不远处,一个身穿火红色长袍,看起来颇为高大的身影拦在了前方。

  此人背对着两人,从背影看起来,其双肩甚宽,超于常人,尤其是那高大而又壮硕的体型,最是容易让人联想到以武体力量称雄的蛮族。

  看到此人,筱忧然脸色大变,芊芊玉手情不自禁的抓住了方拓的衣袖,似是非常的紧张。

  “他就是成元吉!……”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