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反目成仇

|

  告别筱忧然后,方拓速度全开的同时,运转真经心法修复身体的创伤,肉身的伤势虽然不轻,却并未伤及本源,对于他强横的躯体而言,并没有大碍。

  三日之后,他所有的伤势便完全恢复,经过这一次数万里的大逃亡的磨砺,自身修为也稳步提升,达到了元丹中期。

  在一条湍急的小溪旁,方拓止住脚步,停下来喝了一些清凉的溪水,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感应到了一股凌厉的杀机。

  “天缺长老麾下护法使者奉命前来杀你。”一个阴沉的声音突然在方拓的耳畔响起。

  就在小溪的对面,一个身穿黑袍,看不清面容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

  “你是天缺长老手下的人?前来杀我又是什么意思?”

  “长老有令,只要你肯将九玄神龙诀的修炼法门交出来,便可饶你一命。”黑袍人无比冷漠的静静站在那里,声音冷硬的说道。

  “九玄神龙诀乃是邪王元师通所传,我将筱忧然护送回来,你们天魔谷就是这样对待恩人的?”方拓神色冰冷道。

  “只要你肯交出九玄神龙诀,你依然是我们天魔谷的恩人。”

  “我若不交呢?!”

  “那便只有死路一条,天魔谷上代谷主便是死在了邪王元师通的手中,你是他的传人,自是留你不得!”黑袍使者杀意涌动。

  听闻此言,方拓心中一惊,未想到这里面居然还有这样的一段因果,同时也震惊于邪王元师通的强大之处,居然可以将上代大天魔击杀,其修为已经达到了常人无法揣测的地步。

  能够成为一代大天魔,天魔谷圣地之主,哪一个不是举世无双,纵横天下的强大人物,而元师通却能杀之,实力委实逆天,难怪会让火族蛮神成元吉如此忌惮。

  “你受死吧!”

  黑袍使者身形一动,如雷霆闪烁,动作迅疾而又凌厉,直接穿过水面向着方拓扑杀过来。

  脚下九龙呈现,方拓转森就走,对方修为深不可测,绝非是他现在所能抗衡的。

  黑袍使者的修为很是强大,一步踩踏在半空,空间都猛烈的一阵颤动,只见他抬手打出一掌,法力幻化出一只巨大手掌,笼罩数米方圆,朝着方拓盖压下来。

  “法力通天,此人的修为估计应该是人皇境界!”方拓心中盘算,快速躲向一旁,那只魔气用懂得漆黑大手拍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地面上一道道裂痕蔓延向四方,可见威力惊人。

  “你休想逃脱!”

  黑袍使者双掌齐出,两只漆黑魔手叠加在一起,发出轰隆隆的巨响,再次拍了下来。

  方拓心中恼怒,连忙闪身避开,却依然还是被魔手弥漫的气劲扫中,险些被震飞出去。

  如此一来,可以想象黑袍护法使者的修为有多么的强大,仅仅只是法力神通的余波就有如此骇人的威势。

  “在此地将你击杀,神不知鬼不觉,大小姐不会知道,邪王元师通更是不会知道。”

  “让我说,上代大天魔活该被杀,天魔谷上下如果都是你们这样的人,这一代大天魔还是会被邪王斩杀!”

  方拓将九玄神龙诀运转到极致,快速冲向远方,他的速度可谓极快,却依然无法完全摆脱黑袍使者的追击。

  人皇境界的强者,几近于法力通天,浩瀚的法力可以封锁一定范围的空间,让方拓的速度受到限制,一方天地如同牢笼,根本无法冲出去。

  “这一代天魔谷主修为惊天,他日九天十地魔功大成便会亲手杀死邪王,只要将你杀死,世间便不会出现第二位邪王了,只可惜九玄神龙诀将会就此失传……”

  黑袍使者凌空而立,神色无比的冷漠,只见他双指并拢,向下挥斩,一道魔气凝聚的漆黑刀光从天而降。

  方拓险而又险的避开,冷声道:“今日我若不死,势必要让你和天缺那老东西付出代价!”

  “说这些又有何用?你根本不可能从我的手中逃脱,怪只能怪你修炼了九玄神龙诀,便注定了你与天魔谷之间不共戴天。”

  黑袍使者无比冷漠,大手凌空探伸而出,五指透出的魔光如利剑一般,发出雷鸣般的声响,径直朝着方拓的头颅抓来,打算将他一把捏死。

  “霸体真身!”

  一声大喝,方拓的身后浮现出如金色战神般的巨大身影,这是他穿越而来第二次施展霸体神通。

  轰隆一声巨响,霸体真身瞬间粉碎,黑袍使者探伸而来的手掌也被击退。

  “不错的神通,只可惜你的修为太低了。”黑袍使者冰冷的说道,张口吐出一件黑气缭绕的魔塔,向着方拓镇压下来。

  方拓连忙将地火剑祭起,右手持剑一挥,漫天火焰剑光冲向天空,迎向镇压下来的魔塔,与此同时,方拓又将天水剑唤出,水火交融演化阴阳玄妙,形成太极阴阳图,正是他观摩筱忧然的阴阳大道之后,所感悟而出的一种神通。

  令人心悸的可怕能量波动弥漫在天空中,双方的修为差距实在太大,尽管地火和天水双剑乃是以法则精魄锤炼而成的兵器,却依然无法抵挡黑袍使者的魔塔,被打落了下来,光华黯淡,受创不轻。

  双剑乃是方拓祭炼的本命剑器,剑器受损,他自身也受到牵连,张口喷出鲜血,身形倒飞出去数十米,心头不禁苦笑,实力差距太大,根本难以取胜。

  虚空震颤,魔塔压落下来,涌动的魔气将天空中的太阳光辉都彻底的掩盖住了,如一片巨大的阴影遮蔽了天穹。

  魔塔还未临近,恐怖的气息便已经让方拓所处的地面无法承受庞大的威压而龟裂开来,方拓的身体几乎已经镶嵌进了泥土之中,嘴角溢出一缕缕血迹。

  “受死吧!”黑袍使者冷声轻喝,魔塔向下压来,这一击,纵然方拓武体肉身强横,也要粉身碎骨。

  却在这时,方拓的身上涌现璀璨的雷光,雷光中夹杂着一道道鸿蒙紫气在流动,与此同时,他的身上金光缭绕,流露出霸道无匹,所向无敌的威严意志。

  “武道真意!?你居然真的可以做到?!”黑袍使者大惊失色,发现临近方拓身体的魔塔竟是无法继续下压,方拓以武道真意凝聚的意志,将他与魔塔中的神识切断了联系。

  “受死的不是我,而是你!”

  同一时刻,方拓的丹田气海飞射而出一尊闪烁着乌光的小塔,这才是他酝酿已久的最强攻击,以武道真意影响到对方的法器,然后祭起鸿蒙塔,一击必杀!

  鸿蒙塔绝对是无法见光的东西,一旦祭起,就必须要击杀敌手,否则消息一旦走漏出去,他将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轰!”

  鸿蒙塔与魔塔碰触的刹那,那件被人皇强者祭炼多年的强大兵器便瞬间粉碎,半神命魂器灵的神识将黑袍使者锁定,看起来只有巴掌大小的玲珑宝塔,轰隆一声,将黑袍使者的胸膛洞穿。

  “回来!”

  张口一吸,方拓将鸿蒙塔收入体内,随后一步跨出,瞬间出现在黑袍使者的下方,一拳将之打飞。

  “若有一天,我的霸体大成,定要去天魔谷和楚家一趟,看看你们这些所谓的圣地之人,到底又将会是怎样的一副嘴脸!”

  双臂探伸而出,方拓将黑袍使者的身体撕裂成了两半,血水泼洒而出,场面极度的血腥。

  自从上一世成就圣尊修为之后,他很少动怒,而一旦动怒,手段同样也会极为残酷,但是他却并没有怜悯之心,在这弱肉强食实力为尊的大荒修炼界中,你不出手狠辣,就会被对方所杀。

  天缺老人派出此人来杀他,方拓自然也无需客气。

  然而就在方拓准备离去之际,只见黑袍使者那已经被他撕裂成两半的残破尸体中蓦然飞出一道漆黑的魔光,魔光变幻,化成天缺老人的影迹浮现而出。

  “是你?你居然可以杀死我天魔谷的护法使者?”天缺老人的影迹浮现之后,发现眼前这一幕,显然非常震惊,道:“小小的元丹修士居然可以弑杀人皇,看来传言果然没错,你已修成武道真意!”

  天缺老人满脸无法相信的神色,这对于天魔谷和他自己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之所以派出护法使者追杀方拓,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出自于邪王元师通与天魔谷之间的恩怨。

  而如今方拓如此年少,便已修成武道真意,更是得到了邪王元师通独门心法的真传,未来的成就定然难以估量,甚至于有可能成为第二位邪王。

  “留你不得!”天缺老人眼中透出凌厉的杀意,此次追杀行动失败,几乎注定了方拓也即将与天魔谷处于对立的局势,他绝对不能容许这样一个潜力无尽的少年成长起来。

  从始至终,方拓的神色都非常冷静,眼前的影迹并非是真正的天缺老人,而只是他的一缕神念幻化而成的虚影。

  “想要杀我的人很多,可惜他们都死了!”

  一声冷哼,方拓的眉心激射出地火天水双剑,两道剑光融入自身霸道真意,如两条蛟龙交错在一起,向着天缺老人的神识化身斩去。

  对方乃是神念幻化而成,以武道真意将之磨灭最为适合。

  “啊!……”

  天缺老人的影迹发出惨叫,只见他不停的躲闪,未想到方拓修为不高,但对于武道真意的掌控竟然已经达到了随心所欲的程度,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

  按照正常的修炼理论而言,这一切根本不合于常理。

  “哧哧哧”如同被烧红的烙铁放入了冰雪之中,天缺老人的这一缕精神意念被霸道真意冲击,瞬间就变得模糊起来,似是随时都会消散无踪。

  “我想你的本尊应该正赶往此地吧?不是你本尊的对手,但是要碾灭你的一缕印记,对我来说还是轻而易举的。”

  “小子,你莫要张狂,老夫定将你形神俱灭!”天缺老人勃然大怒,却也知道方拓修成武道真意,在精神层次方面的修为极其强大,于是他连忙冲天而起,想要逃遁向远方。

  方拓自然不可能给对方这个机会,两道紫金神芒从双目中透射而出,神芒煌煌如柱,划破天穹,如剑如刀横斩而过,将天缺老人的神识化身劈成了两截。

  “你不是想要杀我么?不知道是大天魔的意思,还是你这老家伙下的命令?”五指凌空虚抓,赫然只见方拓的五根手指仿若变幻成了五条金色的神龙,缠绕着天缺老人的神识化身虚影,令其无法逃脱。

  “谷主何等尊贵,对付你这种小人物,还用谷主开金口?”

  “去你吗的!老子救了他女儿,便是你们天魔谷的恩人,不感激也就罢了,居然还想杀我,有朝一日,不让你形神俱灭,我便不姓方!”

  法力在空中凝聚成一只金光璀璨的大手,一掌落下,将天缺老人的影迹拍成了碎片,但对方毕竟是神识化身,很快便重新凝聚,只是影迹越来越模糊。

  “好了,该送你这老东西归西了!”

  方拓不想继续耽搁时间,对方的本尊正在全速赶来,他必须尽快解决,然后速度离开。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