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紫气护体

|

  天魔谷上代谷主大天魔被邪王所杀,方拓被确定为邪王传人身份,从而遭到天魔谷的追杀,自是也在情理之中。

  太古与他前世所处的时代相隔了十万年,因为岁月太过久远,方拓所记得的一些隐秘也极为有限,但是在蛮族部落的这段时间,他已经向成元吉请教过了相关的问题,发现追杀自己的人,除了与邪王有旧怨的势力之外,竟是也有其他的宗门参与了其中,不知抱着怎样的目的。

  方拓的眉头越皱越紧,天魔谷的人想要杀他,又有其他人心怀叵测,他现在处于风头浪尖之上,情势可以说是很不乐观。

  “天道宗与你并无仇怨,方兄弟若是加入我们天道宗,以你的天赋资质,他日定可成就一代强者。”一个相貌英俊的青年在后方向方拓神识传音说道。

  天道宗乃是与天魔谷,楚家并列的圣地,传承悠久,天道九篇秘术更是无上心法,对方如此一说,他的确有些意动。

  然而,他现在处境岌岌可危,一旦真的加入了天道宗,却也未必是一件好事,甚至于可能任由他人摆布。

  最为关键的是,鸿蒙塔的秘密在他身上一刻,他在没有足够强大实力之前,都不能与任何大势力有任何的牵扯。

  就在这时,那名天道宗的青年高手蓦然化作一道长虹,刹那间向着方拓追了过来。

  “你这是何意?我不去天道宗,并非你还要强来不成?”

  方拓脸色微变,连忙将速度施展到极致,那名青年的身形却也同样飞快,指尖青芒闪烁,远远的向着方拓凌空点来。

  纵然相隔了数百米,但是方拓却有种被那手指点中背心的感觉,这让他陡然间惊出了一身冷汗。

  武道真意凝聚周身,方拓挣脱了对方神识锁定,随即提升速度,飞遁远去。

  轻纱飘动,一个风尘绝代的年轻女子追了上来,传音道:“方小弟,你曾是金峰门下,你我同出青山,何不随我一起回去?”

  此女娇媚动人,声音犹若天籁,乃是近些年来名声鹊起的年轻高手之一,青山门掌门之女卿瑶瑶。

  “小兔崽子,我看今日还有谁能救你!”一头狰狞可怖的魔虎口吐人言,速度飞快,与方拓的距离越来越近。

  “老王八羔子,你他吗的怎么还没死?”魔虎正是天缺老人以神通变幻而成,只见他张口吐出一道月刃,向着方拓旋转着斩来。

  堂堂大帝级强者何曾遭受过这等辱骂,天缺老人气的浑身颤抖,眼中的杀意更甚。

  九龙腾空,方拓脚下的步法玄妙而又霸道,他将九玄神龙诀与通天霸道融合,速度陡然激增,避开了那道劈斩过来的月刃。

  蛮族势力范围处于东胜神州的北方地域,方拓从蛮族部落逃遁而走,所飞遁的方向依然还是向北而行。

  在东胜极北之地,有着一片冰原,这片冰原从古到今,已经存在了无数年,传闻早在鸿蒙神魔时代就已存在。

  地面尽是厚实的积雪,风雪常年不停,随着冰寒之气凝聚的岁月积累,渐渐演变成了种种寒气,寻常修士不敢靠近分毫。

  然而对于以肉身称雄天地的蛮族来说,此地的寒气却是锤炼肉身的最佳之地,肉身越是强横的武者,就越能够深入冰原的内部。

  关于极北冰原,在古籍史册中也有许多的记载,连续飞遁了几天几夜,方拓远远的便看到了一片雪白,冲到近前,才发现一片足足笼罩了接近千里地域的冰雪之地阻挡在了前方。

  对于这片极北冰原,方拓自是知道,他前世为了锤炼通天霸体,曾经在此地闭关了很长的时间,即便没有这些人的追杀,他也有过来此地修行的打算。

  前方,丝丝冰寒之气流转在冰天雪地之上,犹如迷蒙的雾气,四周的地域冰雪覆盖,令人肌体生寒。

  没有任何犹豫,方拓直接冲了进去,寒气入体,如坠冰窟,他运转法力护住周身,快速的向前飞奔。

  “小兔崽子,休想逃脱!”天缺老人第一个跟了上来,化身魔虎冲入冰原之中,随后其他众人也都追了进来。

  转眼间,方拓便已经深入了十多里,寒气从白色的朦胧雾气,转变成了冰蓝色,寒气更甚,纵然有法力护身,方拓依然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肌肤上面生出了一层冰霜。

  “我说你们这是何必?莫非打算和我一起在冰原中化作雕塑?”方拓转头向身后众人喊道。

  “方小弟,你还是跟我回去吧,有山门的庇护,其他人定然不敢将你怎样。”卿瑶瑶传音说道。

  对此方拓并未理会,继续向前飞奔,奔行了片刻之后,寒气再次加重,如同银色的长河。

  然而他却并没有就此停下脚步,而是继续上前,一方面以法力护住周身,一方面运转通天霸道真经,将一丝一缕的寒气吸纳入体内,以之锤炼武体肉身。

  如果不是对极北冰原很是熟悉,加上通天霸体强横无双,方拓根本不敢如此冒然的冲进来,不仅如此,外界的压力越大,反而越能激发通天霸体的潜能,从而无限的提升!

  终于,在一片玄冰寒气笼罩的地域附近,后方追杀的众人纷纷止住了脚步,所有人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没想到方拓竟然敢冲进那面地域。

  “玄冰寒气,纵然是圣尊级的强者都不敢冒然进入,此子冲入那里,将会必死无疑。”

  “可惜的那绝代天下的修炼资质,也不知他到底是何种体质,竟能得邪王看重,可惜将要在玄冰寒气中化为齑粉了。”

  “听说他在青山金峰凝聚武道真意,纵是圣尊级的许青青以自身大道都无法奈何,可惜了……”

  玄冰寒气,乃是炼制圣兵的绝佳材料,也是圣尊级强者以之锤炼肉身的妙地,但是对于任何圣尊级以下的修士来说,却是禁忌之物,一旦触碰,便会化成冰雕,被风一吹,变成齑粉,神魂俱灭。

  方拓冲入玄冰寒气,也是打算就此一搏,在进入的第一时间,他便感觉到自己的速度陡然变慢,前进了只有三百多米,身上便结了一层的冰晶。

  不仅如此,凌厉的寒风夹带着玄冰寒气吹来,寒气如刀子一般,让方拓有种即将被割裂的感觉。

  “鸿蒙塔!”

  体内有道道雷光涌出,化成光辉罩住周身,这些都是鸿蒙塔第一层空间中蕴含的神劫之力,此刻护住身体,却依然无法抵御玄冰寒气的侵蚀,他身上的冰晶越来越厚,直至身体完全僵硬,难以移动寸步。

  “难道我要毙命于此?”

  丹田气海的中央,微闭着双目的本命元神蓦然起身,金色的一双眸子,凝视向上方悬浮的鸿蒙塔。

  “鸿蒙塔乃是传说中的神物,莫非还抵挡不住区区玄冰寒气?”

  心念一动,金色元神上前一步,将鸿蒙塔托在掌心之中,随后蓦然一闪,出现在了方拓本尊的头顶上空。

  道道紫气从鸿蒙塔上流转而出,本命元神盘坐在方拓的头顶,驾驭鸿蒙塔,以大道紫气护住周身。

  “这种紫气乃是鸿蒙塔中所独有的,莫非就是传说中的鸿蒙紫气,蕴含大道法则?”方拓心中震惊,在金色元神驾驭鸿蒙塔出现的瞬间,他本已冻僵的身体便渐渐恢复了知觉,身上的冰晶在不断的脱落。

  鸿蒙紫气只存在于传说中,即便是比太古更为久远的神魔时代,这种天地蕴育的圣物,也只掌握在极少部分人的手中。

  在古老的传说当中,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有遁去之一,鸿蒙紫气为大道法则蕴育而成,应对五十之数,修士若能得知,便可参悟其中大道,成就不可估量。

  从鸿蒙塔中逸散出来的紫气笼罩方圆三四米左右的范围,方拓处于其中,不会受到外面玄冰寒气的影响,这让他长舒了一口气,否则以他现在的修为,根本难以在玄冰寒气的侵蚀下存活。

  尽管对于护住周身的紫气颇感好奇,但却每当方拓想要以神识探查的时候,紫气都会生出一股抗拒之力,让他无法进行探寻。

  这让他对鸿蒙塔更加的好奇,半神命魂虽然已经成为了器灵,却并未能够将鸿蒙塔完全掌控,他不知道这件传说中的神物之中,到底还存在着怎样的隐秘。

  有了鸿蒙塔的守护,方拓算是摆脱了困境,他渐渐的静下心来,开始运转心法小心翼翼的将一丝一缕的玄冰寒气引入体内,锤炼武体肉身。

  这种寒气,寻常的修士若被沾染上一丝一毫,都要化为冰雕,也只有方拓的通天霸道真经有特殊的法门以及自身强横,才敢如此修行。

  他并没有急着离开这片冰原,如今的东胜神州可以说是极度的危险,或许也唯有此地是安全的,各大势力或是想要杀他,或是想要招揽他,皆然都是心怀不轨,如果出去被人发现,局势定是不妙。

  只是让方拓有些担忧的是,从蛮族部落匆匆而逃,他所携带的食物和水已经难以支撑太长的时间,若非他生命精元和气血极为强盛,就算不被人杀死,恐怕也要被饿死了。

  身上还有三块上品元石,元石中蕴含的天地灵气可以滋养肉身五脏,足以让他支撑一段时间,细算了一下时间,他打算闭关一段时间。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