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斩帝

|

  三个胸前绘着天魔图案的青年修士徘徊在冰原的外围区域,他们被派遣到此地,负责探查这片区域,一旦发现方拓的行踪,便立刻将其拿下亦或是当场击杀。

  “不知道那姓方的小子身上到底有什么宝物,听说可以连玄冰寒气都没有将他冻死。”说话之人名为高良,为天魔谷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

  “嘿嘿,若是我们遇到那小子,直接取其项上人头,拿回去可以领赏不说,若能得其宝物……”一旁又有人笑着说道。

  “还有九玄神龙诀的修炼秘法,那可是邪王的不传之秘,定要搜魂得之!”

  三人一边巡逻,一边笑谈着,似是已将方拓当做砧板上的鱼肉。

  此时此刻,从冰原的深处,方拓的身形如电一般,选择了一个方向之后,便向外奔走,他身上缭绕的金色光辉,比之过去更加的璀璨刺目,将他渲染的如一尊金色的战神,所向无敌,一往无前。

  尤其是他周身弥漫的气息,已经初步具备了踏足霸道的雏形,只需再给他一些时日进行积累,不需要太长的岁月,便可恢复到前世的层次,神级之下,无人能敌。

  脚下的九条金龙的身上缠绕着闪电,身躯在冰原中奔驰,带起阵阵啸声,犹如风驰电掣般,在冰原大地上快速的穿梭。

  随着距离外围区域越来越近,他一路上将自身的状态提升到了最佳的巅峰,此次若无法突围出去,他势必会被困死在冰原中。

  “看,有一个人从里面冲出来了!”冰原外围负责巡逻的高良神色一阵错愕。

  “是姓方的那个小子!我们今天莫非撞大运了?”另外两人脸上皆是露出喜色,先前他们始终认为,冰原那么大,方拓会从他们负责的区域突围,只有极小的可能。

  “停下,否则……”

  看清楚了方拓的样貌,高良立时一声大喝,口中的话还未说完,却骤然顿住,只见方拓抬眼向他望来,一双深邃如渊般的眸子闪烁着无比妖异的紫芒!

  刹那间,他便感觉到一阵的窒息,赫然发现,一只宛如铁钳般的手,不知何时突兀的捏住了他的脖颈。

  “挡我者死!”

  一声冷冽的轻喝,方拓的大手猛然用力,无数的鲜血迸射而出。

  “砰!”

  缓缓松手,那名为高良的年轻修士的身体坠落在地,从其脖颈处涌出来的鲜血刚刚流出,便被四处流转的寒气冰冻,颈骨被生生捏碎,他并未立刻死去,却也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

  此刻,另外两人却是瞠目结舌,刚才方拓的动手快到了一种极致,即便是神识都难以捕捉。

  “杀了他!”

  看到高良被杀,两名天魔谷修士纷纷祭起自己的武器,一道道璀璨刺目的光辉划过天际,传荡出宛如雷鸣般的震天巨响。

  “死!”

  一拳打出,以力破万法,两件威力不俗的武器当场被金色的拳头打成了齑粉,紧接着又有一只金色大手凌空拍落,将那出手的二人拍成了肉泥,血水四溅,顷刻便被寒气冰封。

  此处散放出来的能量波动以及巨大的动静,很快就惊动了附近搜寻的其他天魔谷修士。

  璀璨的金光闪耀在天空中,不管遇到何人阻拦,方拓都是一拳打出,随着围攻他的人越来越多,但是他出拳的动作却丝毫不慢,每一拳都快到了不可思议。

  惨叫声此起彼伏,短短的十几个呼吸,便有接近二十人被方拓一拳轰飞,轻伤的筋断骨折,重伤的鲜血四溅,更多的人则是当场毙命,死无全尸。

  “小子,你杀够了没有?”

  一道阴冷的声音从天边传来,便见一只燃烧着青黑色火焰的大手如乌云一般拍了过来。

  此刻方拓已经将围攻自己的人尽数斩杀,地火天水两柄帝剑悬浮在头顶,抬头望去,那大手蕴含着无穷的火力,让他下方的山林都燃烧了起来。

  残阳如雪,略显昏暗的天空中,方拓通体都被金光笼罩,无法看清其身形,地火天水二剑变幻而成数百丈之巨,冲天而起,斩向那只大手。

  一名中年人的身形出现在高空中,只见他微微眯着眼睛,毫不在意,大手继续下压,要以滔天法力强行将方拓镇压。

  在他看来,两柄剑器固然达到了帝兵的层次,寻常修士自是难以抗衡,但是对于真正的帝级强者而言,却无法构成太大的威胁。

  尤其是如方拓这般连圣王都还未达到的修士,更是弱如蝼蚁!

  然而就在下一刻,中年人的眼中便露出了骇然之色,只见两柄数百丈巨剑轰然一声巨响,将他以法力幻化而成的大手斩的粉碎,紧接着更是去势不减,向着他凌空杀来。

  “法则之力,两柄剑器之中,竟是熔炼入了天地蕴育的法则精魄!?”

  双目精光闪烁,身着紫衣的中年人此刻想要躲避已是不及,两手同时探伸而出,蕴含法则神力,将两柄帝剑生生抓住。

  “炼入法则精魄的剑器而又如何?在你手中根本无法施展出真正的威能,不如送给我吧。”

  紫衣中年人仰头长笑,正欲以神识将方拓的神念印记强行抹除,却蓦然察觉到一股无比霸道而又强势的武道真意从两柄剑器中传荡而出。

  “武道真意?”

  方拓可以施展武道真意并非是什么秘密,紫衣中年人纵然知晓,却并未真的放在心上,以为一个连圣王境界都还未到的小修士,纵是可以施展武道真意,又能强大到怎样的层次?

  只是此刻,他被霸道真意冲击,自身凝聚的大道真意却是瞬间崩溃,无法抵御分毫,口中登时喷出鲜血,凌空倒飞了出去。

  “不可能!”

  体内气息紊乱,紫衣中年人一脸的难以置信。

  这与方拓跟许青青在金峰大殿中的交手不同,此刻乃是真正修为实力上的较量,并非单纯以武道真意争锋,一个连圣王都还未到的修士,竟是可以伤到他堂堂的大帝?

  “小子,你敢伤我!”

  无尽的杀意汹涌而出,紫衣中年人正要再次施展秘术将方拓彻底轰杀,瞳孔却是骤然一缩,只见方拓脚踏金龙,竟是朝着自己冲飞而来。

  璀璨刺目的金光中,似是有一双紫芒闪烁的眼睛正在冷冷的凝视着他。

  而最让紫衣中年人震惊的是,此刻向他冲来的人,好像并非是一个连圣王都还未到的少年,而是一个将武道真意修至大成,几近成神的盖世强者!

  “给我去死!”

  一声大喝,紫衣中年人也丝毫不顾自身气息的紊乱,打出了最强的一击,他周身法力澎湃,倾尽了全力,双指并拢凌空点出,一道煌煌如柱的神光,向着方拓冲来的身形击去。

  “轰!”

  一声巨响,方拓的身形倒飞出去,却见两道剑光一闪而逝,一道从紫衣中年人的脖颈处洞穿而过,染血的头颅高高飞起,双目瞪圆,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另外一道剑光则是将紫衣中年人的丹田气海洞穿,灭杀了其本命元神魂魄。

  与此同时,数百米外的一片乱石堆传来异动,方拓推开一块巨石,身形狼狈的站起身来,帝级强者的全力出手,他在生死关头,借助金光的掩盖祭出鸿蒙塔来抵挡,虽然挡住了神光将他的身体洞穿,他自身却还是被强大的反震之力伤的不轻。

  望着那从天空中坠落下来的头颅尸身,方拓嘴角泛起一抹笑意,这一笑,却是牵动了体内伤势,让他下一刻便龇牙咧嘴了起来。

  不过此刻的他心中却依然还是无比的畅快,从后世穿越而来,在胸腔中积累了许久的压力,终于算是撑开了一些,至少现在的他已经可以斩杀帝级的强者,不再毫无反击之力只能落荒而逃了。

  自此之后,无论是面对何人,他都有一定的底气可与之叫板!

  身为十万后之人,方拓本以为依靠自己对大荒世界发展轨迹的熟悉,修行起来应该会一帆风顺,却未想到,后世史籍之中的记载也有误差,甚至于很多隐秘之事,在历史岁月的长河中早已消逝,后世之人根本不知。

  思索片刻,方拓将所有的烦心事暂时放下,心法在体内自行运转,只觉得这天地间的灵气犹如汪洋大海一般将他包裹,不断的渗入体内,滋养元神,锤炼肉身,增强法力。

  就在方拓刚刚离去不久之后,极北冰原的上空蓦然传出一声震天动地的龙吟,一头狰狞可怖,通体密布着漆黑鳞甲的黑龙破碎虚空,将硕大如山的头颅探伸而出。

  大天魔立在黑龙头颅的顶端,身上魔气缭绕,令人无法看清其面容,以他为中心,一股股如汪洋般的能量波动震动而出,强横无匹的法力卷动九天。

  “冰原妖族一脉,为何杀我天魔谷的太上长老?”大天魔缓缓开口,声音如同雷鸣响彻诸天。

  “其在冰原中肆无忌惮,欲杀我族人,莫非不该杀?”冰原中传出充满威严的声音,却并无大妖现出身形。

  “你说我天魔谷的太上长老欲杀你族人,有何证据?”

  “其在冰原寻人,遍寻不到……”一副影像出现在半空中,黑袍老者以魔塔镇压冰蟒的一幕呈现在了大天魔的眼前。

  “那人族少年已经离去,希望你们不要再来打扰我们冰原妖族一脉的安宁!”

  似是对极北冰原妖族一脉有些忌惮,大天魔冷哼一声,身形消失在冰原的上空,一切恢复了往昔的平静。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