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江清月近人

|

   “一提起诗大家的第一印象就是唐诗,没错,唐把诗发展到了顶峰..”站在讲台上,李学文滔滔不绝的讲述着,还不时挥动手臂加以配合。

  一段讲完,李学文拿起水杯,正准备喝上一口,眼睛的余光却看见靠后的窗口的位置上,一个学生正埋头不知在干什么,皱着眉头喝了一口水。李学文心想:“都这个时候了,还不认真听讲,想干什么。我先前怎么没看见他,看来我讲的太过投入了。”

  若是以前的课上,李学文不会打断自己的讲课,顶多下课告诉他的班主任让他的班主任去处理,只是在这个时期,而且正好他讲的这一段结束了。老师的管教的毛病憋不住了。

  在他的印象中,这个学生叫郑杰,不住校,是一名音乐特长生,成绩一直不是很好,有时还缺课去学音乐。只是没想到,好不容易见到他上课还不认真学习,独树一格的埋头。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苦读呢!

  李学文有些气闷,不过多年养成的习惯让他没有当场发飙,青春期的少年正是要面子的时候,如果自己直接把他叫起来批评一顿,搞不好会有逆反心理。

  李学文心中一想,灵机一闪,“我给出几个话题,大家思考一下,等下我叫几个同学上来作几首,展示一下。”说着,这黑板上写下而来几个词,分别是明月,雪,竹。

  大家一看,急忙思考起来,整个班级全做沉思状,除了还在埋头的林峰。

  李学文又是一个紧皱眉,这小子竟然还没有反应。跨步走下了讲台走向了郑杰。

  此时郑杰正在专心致志的翻看历史著作,不是学校发的教材,而是谢佳那家伙买的当故事会看的,为什么不买故事会呢?因为故事会太小,而且上课被发现会告诉班主任,而若是历史著作,老师发现顶多教训一下,不会告诉班主任,也就不会传到父母那里。

  郑杰抱着深度了解这个世界的态度研读着这本写的很枯燥的历史作品,这小半个小时他的思维都跨越了好几个世纪,虽然了解的仅仅是政治和文学两个方便,但如此的迅速,心里也是有些小小的满足感,毕竟这种速度不是谁都能有的。

  突然他感觉有个人走到了自己的身边,刚准备抬头自己胳膊底下的书却被人抽走而了。

  “嗯?”

  “嗯?”

  是两声,分别来自李学文和郑杰。

  “历史书?上语文课,你竟然在看历史。”李学文心中很是恼火。

  郑杰正看得入迷,突然书没了刚要发作,一抬头却看见李学文睁着眼睛正瞪着他,忙吧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这可不是自己在地球。

  李学文觉得很是不幸,在他看来,这么多年了,好久没人挑衅他做老师的尊严了。不过良好的道德素养,让李学文没有大发雷霆,而是平复了一下心情,冷冷的说道:“这位同学,上语文课,你在看历史,那上历史课你看不看语文,还是你觉得我讲的不好,还是你都会了。”

  顿了顿没等郑杰说话,又继续道:“等会儿几个回答的同学中算你一个,如果回答的不好,你要交给我一个千字的检讨,如果回答了上来了,那这节课你就可以继续看历史书了。你同意我的意见吗?”

  郑杰一听,虽然不怕写检讨,但是浪费时间去干这种没有意义的事划不来,当即点头,“谢谢老师给我这个机会,我一定好好把握。”郑杰看得出这位老师很有素养,不像地球上的某些老师,动不动就体罚学生,并从精神上进行摧残学生。

  李学文没有说话,缓步走回了讲台,脸上没有表情,只是心中却在不停的嘀咕,“他怎么这么自信,难道他以前答过这题,算了,答过答的不好也没用。”

  李学文走后,一旁的谢佳凑了过来,“谢佳,你行不行?不然我在网上帮你查一篇吧。”

  郑杰一愣,开玩笑,自信道:“没问题,不就一篇诗吗?”

  谢佳一听,疑惑道:“什么诗?我说的是你的千字检讨。等等,你不会是真要写诗吧?别开玩笑行不行啊?拜托,你是音乐特长生不是诗歌特长生。”

  郑杰摆手掩盖被鄙视的尴尬,“放心吧,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你瞧好吧。”

  正说着,李学文在讲台上看了看时间道:“时间到,大家谁先来。”

  一片寂静。任何世界,任何学校,任何课上都出现过得现象。

  “有谁会的?勇敢一点,这是个锻炼的机会。”

  沉默了一下,李学文不死心的扫视全班的四五十名学生,鼓动着。颇有几分大忽悠的意思。

  还是寂静,这时大多同学的心中都有一个想法——沉默是金,枪打出头鸟。

  没人出声,教室的空气都有些凝固了。

  无可奈何的李学文,只能使出所有老师都会使得绝招,点将。选班上成绩最好的同学来做榜样,或者说是救场。

  “谭家慈同学,你来试下,大胆的表现。”李学文脸色挂着笑容,点了一个人的名字。

  谭家慈,班长兼语文课代表。李学文很看好的苗子。

  一阵凳子移动的声音,谭家慈低着头道:“老师,我还没有想好。”语气很是不甘,她不是没想好,只是自己就觉得不行,所以干脆不说了。

  看着谭家慈,李学文摇了摇头,心道:“还是太骄傲了。”

  紧接着转移目光,“郑杰,到你了。”

  全班全部转头。

  被这么多的眼睛盯着,郑杰没有丝毫紧张。沉皱眉做沉思状。他在思考用那篇惊世大作。

  “明月,雪,竹。这些在诗中运用的很是频繁。到底用什么呢?”郑杰在讲台上,在讲台上静静的站了十几秒。

  见此,李学文心中的说教心思越发的重了,必须以重大的教育。

  突然有人小声嘀咕道:“浪费大家时间,不会就赶紧下来,装深沉就能会了,老实的写检讨去吧。”语气很是阴阳怪气。

  声音不大,却在寂静的班中显得格外的刺耳。

  郑杰听到后,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了起来。

  不一会儿,一排字在黑板上整齐的出现,字很是苍劲有力,很流畅的行书,颇为耐看。郑杰是在炫耀。

  “移舟泊烟渚,日暮客愁新。

  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

  答题完毕,郑杰将粉笔轻轻放在讲桌上。缓缓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待将少年所写的看完,李学文呆了,而后又急不可耐的有看了一遍又一遍。

  以舟泊暮宿为背景。虽然露出一个“愁”字,但立即又将笔触转到景物描写上去了。可见它在用材和表现上都是很有特色的。诗的起句“移舟泊烟渚”,“移舟”,就是移舟近岸的意思;“泊”,这里有停船宿夜的含意。行船停靠在江中的一个烟雾朦胧的小洲边,这一面是点题。

  诗的前两句为触景生情,后两句为借景抒情。第二句“日暮客愁新”,中的“日暮”显然和上句的“泊”、“烟”有联系,因为日暮,船需要停宿。

  远处的天空显得比近处的树木还要低,“低”和“旷”是相互依存、相互映衬。第四句写夜已降临,高挂在天上的明月,映在澄清的江水中,和舟中的人是那么近,“近”和“清”也是相互依存、相互映衬的。“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这种极富特色的景物,只有人在舟中才能领略得到的。诗的第二句就点出“客愁新”,这三四句好似诗人怀着愁心,在这广袤而宁静的宇宙之中,经过一番上下求索,终于发现了还有一轮孤月此刻和他是那么亲近。寂寞的愁心似乎寻得了慰藉,诗也就戛然而止了。

  然而,言虽止,意未尽。诗人似乎孑然一身,面对着四野茫茫、江水悠悠、明月孤舟的景色,那羁旅的惆怅,故乡的思念……千愁万绪,不禁纷来沓至,涌上心头。

  “江清月近人”,这画面上让人们见到的是清澈平静的江水,以及水中的明月伴着船上的诗人;可那画面上见不到而应该体味到的,则是诗人的愁心已经随着江水流入思潮翻腾的海洋。人禀七情,应物斯感;感物吟志,莫非自然。

  这首小诗正是在这种情景相生、思与境谐的“自然流出”之中,显示出一种风韵天成、淡中有味、含而不露的艺术美。这是一首名义上写月实则刻划秋江暮色的诗。先写羁旅夜泊,再叙日暮添愁;然后写到宇宙广袤宁静,明月伴人更亲。

  一隐一现,虚实相间,两相映衬,互为补充,构成一个特殊的意境。诗中虽只有一个愁字,却把诗人内心的忧愁写得淋漓尽致,然野旷江清,秋色历历在目。全诗淡而有味,含而不露;自然流出,风韵天成,颇有特色。

  只是这个少年才几岁怎么会有这样的心思,不可能。只是,我在网上从未看到过这样的名篇,能将羁旅之思借助景色表现的淋漓尽致,怎么可能,而且,运用的也太熟练了吧,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李学文的心里此刻是风起云涌,是的,他绝对愿意承认他写不出来,这绝对是名家之手。

  众人此刻也已经看完了郑杰在黑板上所写,虽然他们没有张永深厚的功底可以分析判别,毕竟他们的积累相对还是远远不足的,但他们却模模糊糊的感觉到那种情思,难以言喻。所以他们在窃窃私语,因为这和写下这几行字的少年一贯的形象完全不符。

  肖涛此刻更是张红了脸,刚刚那句被整个班都听到的嘀咕就是出自他的口中,当然他就是故意的,他自以为自己的成绩好,心中瞧不起其他成绩差的同学,总是在有意无意的嘲笑。

  谭家慈此时更是睁大了美眸,显得格外惊奇,心中满是震撼,这还是那个沉默不言的少年吗?如此浓厚的心思,如此高超的描写,令人惊叹的意境,还有那字,那充满韵味的字。

  郑杰坐在位子上,对一幅惊奇表情的李XX点了点头,没有理会其他人的反应,而是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孟老先生还有一轮明月同他亲近,可是自己呢?这世界的这轮明月是否是故乡的那个满是神话传说的玉兔?我在这个世界竟是如此的孤独。

  不提郑杰突然的心变,李XX回过神来,看了看整个班的震撼,说了句,“大家先把郑杰同学的这首诗记录下来,下课以后,放学回家以后好好研究研究,明天都给我交一份感悟。”说罢,拿起笔带头记录在了自己的教案上。

  “啊。”众人一片哗然,全部从震撼中回过神来。心中满是怨念。

  “啊什么啊?赶紧给我记下来,回头我看谁敢不交。”李学文训斥道。

  众人急忙闭嘴,纷纷开动起来。

  一阵刷刷的写字声过后,大家纷纷抬头看着李学文,包括刚才被李学文训斥声拉回现实的郑杰。

  李XX把黑板上郑杰所写的字擦去,转过头来,注视着下面的学生,开口说道:“郑杰同学完美的完成了任务,对此,我撤销对郑杰同学的惩罚,不用写千字检讨了。但是我希望郑杰同学能够端正自己的态度,好好利用时间完成最后的冲刺。”

  顿了顿继续道:“刚才布置的作业郑杰不用写。”

  “啊。”又是一阵哗然。

  李XX没有理会继续说道:“郑杰另有作业就是完成,完成这三个物象的另外两个,雪和竹。对此郑杰你有没有意见?”

  “报告老师,没有。”郑杰站起来答道。

  “嗯,很好,希望你能继续努力。对了,交作业时间不限。”李学文又道。“我倒要看看是你小子真的有料,还是另有玄机。希望不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算了,我还是回去上网在查查看吧。”李学文心道。

  “哼,真以为自己是才子,只不过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回头看你怎么下台。”嫉妒的有些郁闷的肖涛,忍不住又嘀咕道。

  李学文听道后,立马训斥道:“个别同学请端正自己的态度,不要因一时之利,徒逞口舌之快。”声音甚是严厉,他最瞧不起的就是这类的学生了,总是阴阳怪气的自己还没有能耐。

  郑杰没有任何反应,只是他的心中在想,“用那个神作来打脸呢?纠结!”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