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三才道

|

   所谓三才,指的便是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意指万法归一。

  拥有前世的经验,方拓对于三才窍的修炼自然并不陌生,藉借穴窍神桥勾动诸天大道感应天地人三才大道,最终将三才融为一体,归一为道,便能成功晋级。

  短短的片刻间,虚空中落下一道青光,悬浮在方拓的头顶,与一元星,两仪星并排而列,不同的是,这颗泛着青光的星辰只有一道虚影。

  此为天道印记,从诸天大道中牵引而来。

  方拓需要借助这一缕天道印记,推演出地道,人道,最终天地人合一,才可凝聚三才道势,打通三才窍,架起第三道勾动诸天的神桥。

  “嗯?与我交手竟然还敢修炼,你真是活的不耐烦了!”青衣中年人神色一怔,随后勃然大怒,方拓如此作为,显然是不将他放在眼里。

  “轰!”

  空间炸裂开来,火焰神剑冲破了阴阳两仪之气,斩碎了空间,向着方拓的头颅劈来。

  “吼!吼!……”

  此起彼伏的龙吼声传荡八方,九条紫金神龙从方拓的体内咆哮着奔腾而出,再次将那火焰神剑汹涌之势抵挡住了。

  紫金元神坐镇气海,应对一切变化,方拓本尊则沉浸在了一种奇异的境界当中,周围是永恒的宁静,无边无垠,时空都仿佛静止了一般,没有一丝的声响,只有大道的浩瀚与无尽。

  “九玄神龙秘术果然厉害,不愧是无上秘术。”

  青衣中年人嘴角泛起冷笑,道:“所有人一起攻击,他在这个时候修炼突破,只需不断的干扰,他自己就会走火入魔而死!”

  但是任凭这六位圣尊如何的猛攻,却始终都无法打破九条紫金神龙的防御,他们并不知道,修成了一元化神术配合太初庚金神力,方拓的攻杀力量可以提升接近百倍,同样的防御力也可增强接近百倍!

  当今之世,方拓如果施展出真正的实力,人神之下绝对少有人能够是他的对手。

  “立天之道,为阴阳……”

  拥有坚固的防御,方拓安心的推衍三才的变化,随着他逐步的感悟,天道印记开始不断的幻化,化生成了一道阴阳太极图。

  “立地之道,柔与刚……”

  蓦然间,阴阳变幻分离,化生成了一轮太阳,一轮明月,太阳的光辉炽烈耀目,如针芒一般,令人无法直视,是为刚,明月流转光华,柔和绚丽,是为柔。

  此为地之道。

  至于所谓人道,则是自身意志,方拓缓缓睁开双目,他的人道自是无需再去体悟,就是霸道,一往无前,勇猛精进的霸道。

  “轰!……”

  一道煌煌如柱的神光冲天而起,直入天际,方拓修成三才之道,勾动诸天,贯通了三才窍。

  虚空中异象纷呈,仙乐阵阵,瑞彩万千,一颗青金色的星辰在头顶凝聚成实质,与其余两星遥相呼应,灿灿生辉。

  “一元,两仪,三才,四象……”

  方拓缓缓起身,口中喃喃自语,三才窍已经修成,四象窍的修炼法门,还不知道要何时才能推衍完成。

  六位圣尊还在不断的攻击,他并指如刀,抬手一挥,一大片紫金神光冲出,将半边天空都遮蔽了,当场便有三位圣尊躲闪不及,被斩下了头颅,死尸倒伏在血泊中。

  除却青衣中年人外,其余两位圣尊脸色大变,二话不说向远处飞遁,方拓表现出来的实力让他们心生恐惧。

  “想走?”方拓冷笑,道:“都留下吧。”

  方拓一只大手探伸而出,五指张开犹如天牢,掌指间更是有紫金雷光跳动,将那两位逃走的圣尊笼罩,刹那间飞灰湮灭。

  抬眼向最后的青衣中年人望去,道:“你想怎么死?”

  闻听此言,青衣中年人不怒反笑,面无表情,声音默然,道:“与传承无数万年的圣地相比起来,你实在是太过微不足道了,你以为就凭这么点实力,就可以敌得过我吗?”

  “圣地又能如何?圣地就一定要高高在上吗?就你们这样的人修炼数百年乃至千年而成圣尊,被我杀起来犹如屠狗,还有脸摆出这种姿态?”

  青衣中年人的脸庞上没有任何怒色,道:“本来像你这样的蝼蚁不可能与圣地扯上一点关系,怪只能怪你自己的命不好,你的家族也因此惨遭横祸,你就认命吧。”

  说话间,青衣中年人立足高空,如同俯瞰蝼蚁一般的望着方拓,道:“圣尊与圣王的差距,不是神通秘术可以弥补的,修为境界的真正差别,是元神!”

  “哧哧哧……”

  两道火光从青衣中年人的双眸中陡然而出,这是纯粹的神识之力,在他看来,圣王或许可以凭借强大的兵器亦或是神通抗衡圣尊,但是在元神以及神识方面,却绝对无法与圣尊相提并论。

  神识的交锋最是凶险,稍有不慎,便是形神俱灭的后果!

  然而在这个时候,方拓却是笑了,任凭两道火光落在身上,冲入了丹田气海,直奔自己的本命元神所在。

  “这是……”

  进入方拓的丹田气海,两道火光幻化成了青衣中年人的元神,在看到那如如汪洋般澎湃的太初庚金神力之时,他整个人几乎愣在了当场。

  “太初神力!?难怪你可以凭借圣王修为抗衡圣尊!”如此同时,他望向坐镇在气海中央的元神,整个人又是一愣。

  “你到底修炼了几种无上秘术!?本源竟是如此驳杂……”

  “那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神物?!”

  方拓的本命元神缓缓睁开了闭着的双目,元神通体呈现紫金神芒,如同高高在上的神袛,贵不可言。

  “你很快就会形神俱灭,这些秘密纵然被你知道了,也无所谓了。”方拓轻轻一笑,强大的神识之力化作璀璨的光束,如同紫金神剑,向着青衣中年人的元神斩去。

  “不可能!你明明只有圣王修为,元神怎么会如此强大!?”

  青衣中年人发出惨叫,元神被攻击的剧痛,绝非常人所能忍受,他不敢再有任何的停留,再次化作火光,想要从方拓的体内退走。

  刹那间,又是一道紫金神剑斩来,青衣中年人的元神被斩的几近透明,最终只有一缕神识逃了出来,遁入了自己的肉身当中。

  神识元神被重创,青衣中年人再也难以保持镇定,整个人脸色惨白,大声的嘶吼,痛苦挣扎。

  “我的元神堪比半神,想要在元神方面对付我,是你最大的失误!”

  抬手一挥,一只紫金大手出现在空中,轰隆一声将青衣中年人如石头一般拍飞出去,随后屈指连弹,一道道紫金剑芒激射向空中,将之浑身的骨骼打的粉碎,最后如死狗一般摔倒在地。

  方拓出手,向来冷酷,不会有丝毫的怜悯之心,想要在大荒中立足,这是最基本的生存法则。

  “嘿嘿嘿嘿……你说的没错,以元神来对付你,是我最大的失误,但是你修炼了数种无上秘术,同样也是你最大的失误!”

  口中不断的向外流淌着鲜血,青衣中年人自知必死,反而疯癫的笑了起来。

  “你收罗各种无上秘术融合在一起,想要开创出自己的大道,这份魄力的确令人佩服,但是如果你不能真正的将他们融合的完美无瑕,那么终有一日,你会死无葬身之地!……”

  “噗!……”一道神芒飞过,斩下了青衣中年人的头颅,鲜血如同喷泉一般涌出。

  对方下面想要说的话,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不过,前世之时,他便是因为没有将通天霸道真经做到完美无瑕,最终才饮恨在九重混元大罗神劫之下。

  方拓知道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天魔谷和楚家在对付邪王的时候,便派出了大量高手来搜寻他的下落。

  圣地的底蕴雄厚,强者数不胜数,尽管东胜神州浩瀚无尽,他也难以逃出生天。

  除此之外,方拓最担心的,则是隐世宗门大衍宗!

  后来他多方打探,得知天魔谷当初追杀他的时候,便是求助于大衍宗推算他所处的方位。

  这是一个隐世宗门,传承古老而又久远,堪比圣地,只有少数人知晓它的存在。

  接下来的几天,方拓没有再次遇到截杀,同时他也听到了很多消息。

  碧海剑宗的人神被成元吉打成了重伤,若非楚家一位人神及时赶来,那名老妪很可能就要死在火族蛮神的手中了。

  成元吉两次搅事,引起了天魔谷,楚家以及碧海剑宗的怒火,大天魔以及楚家圣主纷纷出现,四处寻找成元吉的下落,扬言要将其斩杀,威慑天下。

  至于邪王元师通,则再次消失不见,没有人知晓他的下落,也没有人知道他去了何处,所有人只知道,邪王一千多年后再次现世,又斩杀了七八位人神境界的强者!

  而且方拓还听说成元吉寻到了小天魔的下落,对其展开了千里追杀,虽然最终没能将他杀死,却也将他打成了重伤,保护小天魔的几位天魔谷的强者,则是死伤殆尽。

  成元吉更是扬言,如果天魔谷和楚家继续追杀方拓的话,他也同样会继续追杀小天魔。

  得到这个消息,方拓直感觉这位火族蛮神实在是太可爱了,如此一来,两大圣地势必会有所顾忌,让他得以喘息。

  不敢轻易的在人流多的城池中停留,方拓最近一段时间只能在荒山老林中穿行,不断的转换方位,避免被大衍宗的人锁定。

  这种逃亡的日子经历过一次,任何人都绝对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但是方拓却并没有丝毫的感觉,前世之时在没有强大的实力之前,他几乎每天每夜都是在这种条件下渡过的。

  他早已习惯,正所谓潜龙在渊,终有一日会飞龙在天。

  有朝一日在他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之后,他不介意横扫两大圣地,让万年传承成为历史。

  安静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方拓又被碧海剑宗的人寻到了下落,以许青青为首,带着密密麻麻的一群修士封锁了这片山林,对他展开了围杀。

  许青青天赋之高,甚至于超越先天之体,一年多过去了,她已经达到了半神境界,除了她之外,碧海剑宗还有另外几名半神,都是已经潜修多年的老怪物。

  “方拓,如果你愿意加入剑宗,现在还来得及。”许青青姿容绝代,亭亭玉立在空中,声音动若天籁。

  “如果你答应的话,不仅可以得到碧海惊天剑诀,日后我还可以推荐你加入天道宗,获得天道经的传承,同时修炼天道经和九玄神龙诀两大无上玄功,成就不可限量。”

  “碧海惊天剑诀?当初我成为神剑的宿主时,他便说要传给我,你说的话我能相信吗?”方拓冷笑道。

  “我可以发誓,只要你愿意加入剑宗,如果我做不到承诺,将不得好死!”许青青笑着说道。

  碧海惊天剑诀虽然无法与圣地传承的无上秘术相比,却也绝对是大荒中最顶级的秘术,方拓的确是有些动心。

  就像是酒鬼对美酒的感情一样,在玄妙的功法秘术面前,方拓几乎没有什么抵挡之力。

  否则的话,前世的他也不会冒着得罪天下所有人的风险收罗各种顶级秘术,几乎与所有的圣地大宗为敌。

  似乎看出了方拓有些意动,许青青继续说道:“只要你答应,天魔谷和楚家的事情自然会有人为你解决,你还有什么可考虑的?”

  听闻此言,方拓有些意外,以碧海剑宗的底蕴绝对没有这个能力可以化解他与两大圣地的冤仇,唯一可以解释的是,许青青是在替别人办事。

  而且从她与宁天子走的很近来看,碧海剑宗的背后极有可能就是天道宗。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