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孙依依

|

  借助龙虎山的传送阵法,方拓穿过无数万里的距离,来到了东胜神州与北俱芦洲接壤的地域。

  只要穿过这片区域,他就能够进入北俱芦洲,那里已经不是天魔谷和楚家的地盘,即便是想要追杀他,也不可能如之前那样的大张旗鼓。

  与此同时,数十位半神圣尊在龙虎山被神劫劈死的消息也飞快的传开了,顷刻之间,整个东胜神州举世震惊。

  这件事情令人匪夷所思,难以置信,所有人都不明白,一个区区只有圣王境界的小修士,到底是如何使用神劫之力杀敌的?

  九重混元大罗神劫乃是天道神力,非修士所能驾驭,唯有在半神冲击人神瓶颈之时才会出现。

  “小邪王如此厉害吗?仅仅只有圣王境界的修为,便可驾驭神劫了?”

  “他是如何做到的?难道不担心神劫的力量反噬自身而死无葬身之地?”

  “那可是数十位强者啊,十多位半神,以及十多位圣尊,就这样化为了飞灰,天魔谷的怒火恐怕要烧遍整个大荒……”

  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议论这件事情,消息首先传遍了东胜神州,每一个人都感觉不可思议,更多的则是震惊。

  九重混元大罗神劫乃是天道毁灭之神力,只要修为境界没有达到人神,都要在神劫中化为灰烬,永世不得超生。

  修士修行本就是逆天之举,到头来却是梦花水月。

  与此同时,有关于方拓体内的秘密也被传开,当时雷天洪打开他的丹田气海之时,有近百名修士以及龙虎山的长老都听到和看到了。

  身兼数十种无上秘术大道,这种事情简直可以说是闻所未闻,不仅仅是天魔谷和楚家,所有的圣地大宗也都发动人手,四处搜寻他的下落。

  当然,除此之外,鸿蒙塔这种传说神物的出现也跟着暴露出来,这可是帝神都无缘得到的盖世宝物,天下间任何修士都要眼红。

  尽管以方拓现在的实力,人神之下完全可以不惧任何人,但却毕竟还没有达到举世无敌的程度,各方圣地大宗有的是人神强者,随便一个出来,都能将他制服。

  东胜神州中传言,方拓之所以拥有强大的实力,就是因为鸿蒙塔的缘故,自身的修为只有圣王。

  这样一来,更多的人生出了觊觎之心,越来越多的人四处寻找他的下落。

  正如方拓心中所料,天魔谷得知消息之后动作极快,大量的高手通过传送阵法来到了这里,这些人中有年轻一代中的天骄人杰,也有数十名老者,皆是圣地长老,修为深不可测。

  这还仅仅只是第一批赶到这里的人,后面陆陆续续还有更多的人赶来,除此之外,不排除有人神境界的强者隐匿在暗中,只要发现方拓的行踪,便会立即出手将他诛杀。

  天魔谷传讯十方,封锁八方地域,誓要将方拓围困在这片区域当中。

  方拓感觉事情越来越向着不妙的趋势发展着,最终他还是没有能够顺利的离开,天魔谷发动大量的人手,封锁了这片地域,无数的修士从外围开始向内部搜索。

  仅仅持续了半日,方拓的行踪便被天魔谷的人发现了,当时发现他的一行人中,光是半神级强者就有三人,如果不是他的速度举世无双,一旦被其他赶来增援的强者围攻,恐怕真的要凶多吉少了。

  即便是这样,他也仍然难以摆脱追杀,似乎为了对付他的速度,天魔谷的强者以某种秘术将他的气息锁定,无论他逃到哪里,都能够寻找到正确的方位。

  第五日,方拓遭遇了六位半神境强者的围杀,生死关头,他祭出鸿蒙塔,镇死两位半神,杀出了一条血路。

  然而没有过去多久,一位身材高大的紫衣中年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一杆魔幡在空中悬浮,气息恐怖,魔气森然,遮天蔽日,这是一位人神境界的强者。

  方拓急忙将鸿蒙塔祭出,以此神物护住周身。

  “哧哧哧……”

  魔幡在高空中震动,发出空气被割裂的声响,魔气翻滚,一股庞大的压力犹如九天而落的银河,让方拓直感觉身躯即将崩裂,如果不是有鸿蒙塔护住周身,此刻恐怕已经粉身碎骨了。

  “神劫之力对我无用,你认命吧!”

  紫衣中年人冷哼一声,魔幡再次震动,一片魔气涌动的区域被完全封锁,一道道魔光汇聚而成各种各样的兵器,铺天盖地,到处都是。

  每一把魔气凝聚成的武器都如山岳一般巨大,齐齐向着方拓轰击下来。

  “轰!轰!轰!……”

  “锵!锵!锵!”

  无数的兵器落在鸿蒙塔上发出阵阵铿锵之音,让方拓庆幸的是,鸿蒙塔牢不可摧,对方尽管是人神,也无法轻易打破防御。

  “如果没有这座神塔,你以为就凭你那只有圣王境界的微末修为,也能挡住我的攻击?”

  显然,这位紫衣中年人对于传说中的神物颇为忌惮,并没有全力施为,担心自己祭炼上千年的魔幡会被毁掉。

  “哗啦啦”

  魔幡在空中舞动,遮天蔽日,向着方拓镇压而来,人神境界的强者足以俯瞰众生,真正的实力一旦展开,灭掉方拓可以说是轻而易举。

  “轰!”

  脚下的大地瞬间崩碎了,这种境界上的绝对威压,根本就不是方拓所能抵挡住的,即便是他的元神已经与前世的半神命魂融为一体,也无法抗衡人神境界的强者。

  如果不是有鸿蒙塔护住身体,他早已灰飞烟灭!

  半神与人神尽管只差了半步,却隔着天涧,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

  “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方拓低声自语道。

  “也不是没有办法,没有人能够破坏鸿蒙塔,想要逃走还是可以的。”丹田气海中,本命元神突然以意念与方拓沟通。

  若是其他人或许早已瞠目结舌,但是方拓却显得非常镇定。

  正常的修士,自身意志与本命元神是一体的,根本不可能产生分化,而方拓的本命元神却仿佛拥有自我意志,像是一个独立的个体。

  就似乎方拓是两个人,拥有两种意志,一个是本体,一个是元神。

  对于这种想象,方拓深知,乃是因为元神融合了前世命魂的缘故,就像是自己的玄功还没有做到完美无缺一样,他的前世与今生也没有做到真正意义上的融合。

  “走!”

  紫金元神一声大喝,只见方拓的躯体瞬间缩小,被收入了鸿蒙塔中,紧接着神塔化作一道遁光,转眼间破碎虚空,消失不见。

  “这……怎么可能?”紫衣中年人目瞪口呆,这种事情简直是太匪夷所思了。

  “难道是神物有灵,感应到主人危险,所以自动护主?”

  在他看来,或许唯有这样才能解释刚才的那一幕。

  栖身在鸿蒙塔中穿梭虚空,这让方拓的内心很是震惊,虚空缝隙就是人神都不敢轻易涉足,而鸿蒙塔却可无视一切,毫无阻碍的穿行而过。

  暂时已经安全了,但是方拓的心并没有因此而有半点的松懈,人神强者的恐怖,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到了,这让他有了紧迫感,必须尽快的变强。

  虽然人神境界的强者即便是在圣地大宗中也不多见,却如同一座沉重的大山压迫在头顶,让他无法喘息。

  此刻,鸿蒙塔破碎虚空而去,即便是人神也不可能追上来。

  大概半个时辰之后,鸿蒙塔在一处未知的地域破开虚空显现出来,他第一时间展开九玄极速,转眼间向着远方飞遁。

  “小兄弟,你慌慌张张的,这是要去哪里?”

  忽然间,一道悦耳动听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一个身穿粉色长裙的少女出现在前方,挡住了方拓的去路。

  这是一个美丽的少女,如绽放的神莲,黑发飘舞,眸若星辰,风情万种,就连附近的空气都缭绕着从她身上散放出来的淡淡体香。

  “姑娘你是?不知这片地域距离北俱芦洲还有多远?”

  眼前的女子衣带飘飘,傲方拓却没有心思去欣赏,内心更加的防备。

  “呵呵,小女子孙依依,此地前行一万三千里,就能进入北俱芦洲了。”此女正是从大衍宗赶来的孙依依。

  “多谢,在下还有急事,暂且告辞,后会有期!”

  眼前的女子,让方拓直觉上感觉到了危险,他没有多说其他,展开身法,便要远去。

  “小兄弟,你太没有良心了吧?我回答了你的问题,难道你就不知道报答一下我吗?”孙依依的速度同样很快,瞬间又挡住了前路。

  “姑娘这是何意?你想要在下如何报答?”方拓感觉无比的头疼,天魔谷的强者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追杀过来了,他必须尽快离开。

  “将你的鸿蒙塔送给我作为谢礼,你看如何?”孙依依拢了拢额前的长发,嫣然一笑道。

  “你奶奶的!”

  方拓破口大骂,早知道来者不善,果然是奔着鸿蒙塔来的。

  “咯咯咯,你这人怎么如此跟女孩子说话?”孙依依并不动怒,反而妩媚一笑,道:“我身上很香,你不想过来闻闻吗?”

  “闻你妈了个头!再不让开,别怪我不客气了!”

  身影一闪,方拓向前冲去,同时祭起鸿蒙塔向着孙依依镇压而去,即便对方是一个绝代倾城的女子,他也没有半点的留情。

  面对鸿蒙塔的镇压,即便对方是半神,也要避开锋芒,但是却感觉脚步忽然一软,整个人从半空中栽落下来,被祭出的鸿蒙塔也化作紫光,回到了丹田气海中。

  “怎么回事?”从尘土中爬起身来,方拓大惊失色,他发觉到体内的法力似乎被某种力量禁锢了一般,无法催动了。

  对面的孙依依发出银铃般的笑声,道:“五年前我得到了一种香料,这种香料洒在身上,一旦被任何人嗅到,便无法运转法力。”

  “奶奶的,你够狠!”方拓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一直以来都是他算计别人,包括许青青就曾被他算计吃了大亏。

  眼前的女子看起来年纪不大,心机却很深,并没有因为他圣王境界的修为而有任何大意,暗中用了手段,想要不费吹灰之力的收拾他。

  “好了,我现在没有任何反抗之力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吧。”方拓一脸无奈的摊了摊手,干脆坐在地上。

  “呵呵,你想等我过去,然后凭借肉身的力量来制住我吧?”孙依依并不上当,她早已知道方拓的肉身力量,比之半神还要更强。

  “你不过来,那我可就走了。”说话间,方拓向前走去。

  “还有一件事情我没有告诉你,我身上的这种香料除了能让人无法运转神力之外,还有迷魂的效果,不出一个时辰,就会迷失神智,走火入魔而死。”

  “草!”

  暗骂一声,看着孙依依的身姿,方拓的确感受到自己有种想要想法,甚至于大脑也不受控制。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