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切成空

|

  苏武在匈奴,十年持汉节。白雁上林飞,空传一书札。牧羊边地苦,落日归心绝。渴饮月窟冰,饥餐天上雪。东还沙塞远,北怆河梁别。泣把李陵衣,相看泪成血。----李白《苏武》。

  苏武被迫流放北海牧羊,是为着一个等待。此刻身于呼伦湖畔牧羊的孤风狂也同样是在为着一个等待;不同的是,牧羊对他而言,显得却是一种享受。

  自去年溽暑在这呼伦湖畔定下居,孤风狂每日牧羊放马放纵在那草原之上,以酒为友,以剑作乐,日子过得倒很惬意。不想时间一晃,很快就来到了这年二月十七----清明,离仲夏已不远。

  这日,天色阴沉,纷纷细雨不停,孤风狂却没好好呆在蒙古包内 ,竟骑上随风带着一大壶酒冒雨外出来到了一草丘上。下马,面色极其沉重,默默遥望家乡江南方向,想起唐时诗人杜牧所作《清明》———“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心内感慨万千,连喝下好几大口酒;叹息,“爹、娘,孩儿不孝,未能在家好好侍奉你们,反还让你们伤心牵挂,实在是有愧于养育之恩。这七、八年来,不知你们过得怎样,一切可好,身体还安康……”边自叹息边大口喝酒。

  醉眼朦胧间,忽然不知为何?孤风狂很是伤感。为什么?世人这么爱争夺,不必要的强争霸夺。很多东西物事明明根本就不属于他,但他却非得还是要来同你据力相争,管你是血浓于水亲兄弟,他不会在乎!在他心间只有一个目的-----争斗到底,到手为止。为什么就不懂得以和为贵,那些不必要的争夺,互不相争,不好吗;非得闹出个深仇大恨或是人命才开心?争夺,贪念、贪婪也!不知是多少恩怨的根本,迫使人勾心斗角、不择手段,深受其害,到头来后悔也莫及……

  “人之初,性本善;但只惜乎茫茫尘世,随着彼此的成长,孩童时的那份纯真还又能纯到几时?”一时突然想到这些,孤风狂边自大口喝着酒边自仰天叹息。也是受此种种,孤风狂才更是想要归隐于江湖,以免扰心。

  晚间,雨早已歇停,只是时而吹来阵寒风,有些凉意。想到离仲夏更越来越近,孤风狂按捺不住内心突然泛起股莫名的躁动。带上两坛好酒,来到近旁一空旷草地烧堆大火,烤着羊肉。边自吃喝,边若有所思着,对接下去那一切充满了期待!但就不知老天能否给他奇迹,送他这个惊喜?且看他命中的注定。

  渐渐,孤风狂喝得已半醉,迷糊中忍不住冲天直问:你现在到底身在何处?可已开始向我到来……

  接下来的日子,孤风狂依旧每日牧羊放马放纵在那草原之上,以酒为友,以剑作乐,过得惬意,平静的很。

  可惜,凡尘万物,有些命中安排,谁能去逃脱被命运的捉弄,结果早已注定,逃不掉,也改变不了!孤风狂也不例外。只无奈他那一等,直等到八月十五----中秋月圆,离仲夏已过去两个半多月。还是不曾有见她的出现,不曾遇到。他的生活依旧是那平静,一如既往,没有任何人的蓦然闯入。

  彼时,已深深伤了孤风狂的心,多少个日日夜夜的等、盼,换来的却只是一场空。他不再抱有任何期望,苦笑可叹,心内有的已只是绝望!可笑于当初满怀期待中的美好,如今已完全破灭!该醒了。

  这晚,孤风狂带着心内无穷孤寂,信步来到呼伦湖畔一空寂处,只想要一个人好好去吹吹风,静静呆呆。一壶酒,独自高喝。抬头,仰望圆月,是那么迷人,深情凝视。待情到深处,根本不由自主,又回忆寻思起曾叫自己魂牵梦萦的那种微妙感觉。心内忍不住最后句深叹:这人,为何到现在还没有出现,到来我身边?难道,或许这只是我自己一直以来所独在做的一个梦,一个自作多情的梦……这一回一思,孤风狂愁苦着,万般无奈、万分失落;心,空荡荡的,根本不曾得到,但却又似失去了所有。

  “这一切,看来,敢情还真只是我太过多情了。”回想那所有,思索当下处境。已成烟云,只能是存在寂寥时的伤感回味。年年中秋明月依旧,是那圆、明亮,身边物事却已不知多少次时过境迁,物是人非;更想到自己却依旧还只是一个人----孤单影只。孤风狂禁自又忍不住深深一叹息。又不竟顿然想起李白的《月下独酌》来----“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 醒时同交 欢,醉后各分散。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他也好想,能找个人去陪一醉。可惜于一切终只是他场黄粱美梦……

  四下空旷幽静,已不知是到什么时候。孤风狂只觉头顶圆月越看越是明亮,他也越来越感到孤寂。他怎么也想不到,一切转头,已成场空,会去是场空。心一下已彻底失望,绝望了;顿伤感凄凉到极点。

  缓缓仰脖,孤风狂高举手中那壶酒就是纵 情痛饮,直大口大口阵猛灌。随际身子一软,立马醉倒在地再不省人事。终于得以解脱,可以什么都不在想。

  这就是宿命,孤风狂想不到他居然被呼伦、贝尔给骗了,更被自己给骗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