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以气御针

|

  “啊!流丶氓!”

  一声超高分贝的尖叫,万玲一下子弹跳起来,快跑两步来到花诗雨身边,抓住她的胳膊喊道:“诗雨姐,这个男人耍流丶氓!快点把他赶出去!”

  花诗雨没有答话,冷冷的看向萧辰,沈曼文就更不乐意了!什么嘛!萧辰的品味也太差了吧?虽然说万玲也是个不可多得的美女!但是她和蒂娜三大美女有明显的差距!凭什么萧辰拒绝我沈曼文,转头就却去占万玲的便宜?

  沈曼文冷冷的说道:“萧辰,没想到你是这种人!你这样的人确实不适合在蒂娜做保健师,我得为姐妹们负责!”

  萧辰捻了捻手指,软倒是挺软,就是弹性不足,看来经常被开发。萧辰心中品评完之后才笑眯眯的摇摇头说道:“说了多少遍了!你们不要以不专业的眼光看待我这个医生好不好?你们看看万玲,她现在活蹦乱跳的,她大腿的拉伤是不是被我治好了?”

  嘎?

  三女下意识的看向万玲,对啊!刚才万玲的动作简直比运动员还敏捷,哪像是受了伤?万玲脸上表情瞬息万变,她郁闷的要死,如果她不承认萧辰的医术,那就说明她装病。

  万玲拿捏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道:“萧医生,你的抓……抓丶奶龙爪手真神奇,我大腿的拉伤居然治好了!谢谢你啊!诗雨姐,我去训练了!”说完万玲迈着小碎步跑出保健室,她是没脸在这呆了。

  方怡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艰难的说道:“萧医生果然名不虚传,很高兴和你成为同事。”

  萧辰一脸淡然的笑容说道:“谬赞了。”

  看到萧辰脸上欠揍的笑容,花诗雨和沈曼文气的牙根痒痒,本想把萧辰弄过来羞辱一番。没想到反而成全了他,不但占了便宜,还让他成了医术高明的神医?

  沈曼文豁出去了,就算是被这个坏蛋占了便宜,也得让他出丑!沈曼文笑盈盈的说道:“萧辰,既然你的医术高明,那你能不能看出我和诗雨有什么问题?”

  萧辰淡淡的扫了两女一眼,其实他早就发现了问题。萧辰笃定的说道:“你们俩的身体都有问题!花诗雨的问题很严重,曼文你的问题就小多了,只不过生理反应比较强烈而已。”

  沈曼文问完之后就后悔了!她记起了昨天的事,萧辰昨天就知道她来了亲戚。既然已经被点出,沈曼文索性放开了,笑眯眯的问道:“萧辰,能看出来不算本事,你能帮我解决困扰吗?”

  看到萧辰脸上露出的奇怪表情,沈曼文赶紧说道:“咱们先说好了,可不准用抓丶奶龙爪手!”

  萧辰心道,刚才万玲没病才能用抓丶奶龙爪手治好,你这有病的,抓奶龙爪手有啥用?萧辰点点头说道:“放心好了,我刚才看到办公桌上有一盒银针,看到方怡对针灸有所研究。恰好我对针灸也有所涉猎,我给你扎两针,立刻就会见效!”

  一听这话,沈曼文的脸都绿了,萧辰不会是要公报私仇吧?他怎么知道我最怕打针了?针头那么小我都害怕,别说这么长的银针了!可是刚才大话都说出去了,沈曼文又不好意思反悔,这可咋办?

  方怡一脸狐疑的说道:“你会针灸?针灸确实可以缓解一些疼痛,不过也没你说的那么夸张吧?怎么可能立刻见效?而且治疗痛经必须用毫针!我这套器具都是长针!”

  萧辰点点头说道:“看来方怡对针灸确实有所研究,你说的不错,对一般人来说,治疗痛经只能用毫针,但是我可以把长针用出毫针的效果。曼文,相信我,一次见效!你是想痛一次还是想痛一辈子?”

  沈曼文看向方怡,方怡赶紧摇摇头说道:“通常来说,要治疗妇女的痛经,我爷爷是可以行针的,不过即使我爷爷也只能用毫针。不过……”方怡突然沉默了下来,仿佛想到了一些什么东西。

  “怎么,有例外?”花诗雨像个好奇宝宝似的问道。

  方怡思索了一会说道:“爷爷曾说过,【黄帝内经】【灵枢篇】有记载,古有大医者施展无上针法,能用几根长针施展出所有针法!不过,这只是记载罢了。”

  三女都用奇怪的目光看向萧辰,尤其花诗雨的眼中更是闪烁着炫目的光彩,她想起了冰谷花族中的一个古老的预言!难道说,这个男人……先别激动,且看看他的针法如何!

  花诗雨拉住沈曼文的胳膊,无比严肃的说道:“曼文,忍忍吧!让他行针!”

  沈曼文从没见过花诗雨这么凝重的表情,她下意识的点点头。疼就疼吧!沈曼文用一种慷慨赴死的表情对萧辰说道:“来吧!我沈曼文不怕死,二十年后又是一个美女!”

  萧辰点点头然后走向浴室,沈曼文和花诗雨奇怪的问道:“萧辰去浴室干嘛?”

  方怡答道:“看来萧辰还是懂一些针灸的,针灸之前要先净手,以示对针具的尊重。”方怡话音刚落,突然想起了什么,然后大喊道:“萧辰,停下!”

  但是她的话明显说的慢了,萧辰一头钻进了浴室,然后浴室传来了一声比万玲更加高亢的尖叫声!萧辰呆呆的看着面前的美景,大约过了半秒,回过味来的萧辰赶紧退出浴室,然后略略有些无辜的说道:“怎么不早说?”

  浴室中正在洗澡的女人是华晓璐,她是蒂娜的模特培训教练。她的身材完美无瑕,几乎可以和苏梦琪比拟,不过长相上比苏梦琪稍逊一筹。饶是如此,也是个不可多得的美女。

  华晓璐经过短暂的震惊很快就镇定下来,她胡乱的擦了擦,然后穿着浴袍冲出浴室,一边跑一边喊道:“抓色丶狼!别让色丶狼跑了!”看到萧辰的刹那,华晓璐长大了小嘴,她看看萧辰,又看看众女,脑子有点短路。

  方怡不好意思的说道:“晓璐,这位是新来的萧医生,他不是有意要进去的……”听到方怡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华晓璐只好将这口气咽下。

  萧辰耸耸肩,一脸无辜的说道:“晓璐,下次洗澡的时候记得锁门。幸亏今天看到的人是我,作为一个医生,我只会用纯粹的欣赏来观看。如果是别的男人,就不一定了。”

  看到华晓璐要抓狂,花诗雨赶紧说道:“萧医生,你快去净手吧!曼文还等着你行针。”

  萧辰净完手之后走向办公桌,打开针盒一看,萧辰略略的愣了一下。看来方怡说的不错,针盒中的针全是长针。看到萧辰发愣,方怡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爷爷让我先研究好长针再研究毫针。”

  萧辰点点头说道:“方老爷子做的对,毫针比较细微,需要对穴位和手法掌握都很纯熟。而长针却略略粗糙一些。所以,长针可以作为初学者的基础。”

  萧辰随手抽出三根银针,慢悠悠的向沈曼文走去。沈曼文看着二十多厘米长的银针,脸色变的煞白。方怡皱了皱眉头奇怪的问道:“萧医生,你不烧针也不消毒?太儿戏了吧?”

  萧辰淡淡的说道:“长针一般用作深刺,多用于治疗风湿和坐骨神经痛。我现在要治疗的是曼文的痛经,痛经一般用毫针浅刺治疗。难道你以为我要深刺?要把长针用出毫针的效果,那就不能直接刺,你看着就行。”

  “可是 ……”方怡的话没说完就停了下来,她看到萧辰的目光变的专注无比!这种目光,方怡只有在她爷爷行针的时候才看到过。

  “曼文,我要来了,放松。”

  萧辰的声音仿佛有魔力一般,沈曼文感觉内心的紧张缓解了很多。她的内心突然滋生了一种很奇怪的想法,什么事情都难不住这个男人!

  方怡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她喃喃的问道:“难道不用给曼文脱衣服?隔着衣服能刺准穴位?”

  萧辰没有答话,他在默默调息,体内轩辕正气不停的运转。他手中的银针发出铮铮的响动,萧辰轻轻一抖手,三根银针成品字形向沈曼文射去。

  嗖!嗖!嗖!

  感受到银针的去势,方怡沈曼文和华晓璐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花诗雨却脸色大变!她居然从银针中感受到了让她心颤的力量!花诗雨下意识的凝聚真气,抬手拍出一掌,想要将银针击飞,从而救下沈曼文。

  萧辰看出花诗雨的动作,他轻轻的吹了一口气,花诗雨的掌风居然被轻飘飘的吹散。花诗雨亡魂皆冒!但是她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因为银针距离沈曼文还有十厘米左右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

  三根银针的尖端分别射出一道轩辕正气!三道轩辕正气射入气海、元关、三阴交三穴!沈曼文感觉三个穴位一麻,一股子温和的气流在她体内流转,小腹处的疼痛迅速缓解!

  看到沈曼文脸上恢复红润,萧辰抬手一招,三枚银针嗖的一声回到了他的掌中。方怡讷讷的说道:“以气御针!真的是以气御针!是爷爷嘴中针法的最高境界!”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