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不过是垃圾而已

|

  呼呼寒风已经逼近灵界大陆东部的一个布洛城镇,基本上镇上的居民都已经穿上了过冬的毛绒绒的大衣了。

  但是在布洛小镇上的一个角落站着一个小孩,大约七八岁左右的样子,这个小孩居然穿着与这个寒冷的冬天相反的着装,两件极其单薄的衣服,身体也因寒风吹袭瑟瑟发抖,嘴角居然还挂着丝丝鲜红的血液。

  周围路过的人们没有一个在乎这个小孩的存在,反而投来的却是厌恶的眼神。

  但是小孩似乎丝毫不在乎这一切,而是缓缓的抬着头看着下着纷纷小雪的天空,细声喃喃道“人生最悲哀的就是在人生最辉煌的时候穿越到这么一个鬼地方,而且还是穿越到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小孩身上,难道这个是上天对我的天赋做出的惩罚吗?真是天妒英才啊!”说完便淡淡的笑了笑。

  整张小脸,似乎都被污垢填满了一般,毫无其他的颜色,唯有小孩的那一双黑色的大眼睛,小孩少有的深邃和神秘感,个头也只有一米一多的样子,显得有些弱不禁风,仿若一阵风便可吹倒。

  小孩脸上的笑容仿佛就像是在嘲笑自己和不公的老天一般。

  这个小孩叫做杨晓三,来自另一个次元,在那个次元他,杨晓三这个名字曾轰动一时,凭借自己过人的天赋,他成为了绝门的黄金一角,并且被誉为下一代的绝门药神!

  绝门,是一个以研究药草,并且生产药草的世代药宗。

  杨晓三在绝门被誉为新一代的药神之外,开始学习调酒,认识了一位酒仙,每日饮酒论天下事,说不出的惬意。

  那时是杨晓三人生中最辉煌的时刻。

  但是现在,原本实际年龄已经二十八岁的杨晓三,却因为名气逐步的提升,却引来了杀身之祸!

  被逼迫的杨晓三只好吃下自己在那个次元世界制造的唯一一粒未完成的暴鳞次丹,无法调整内息,引发了毒药发作,直接死亡,从而穿越到了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一个破破烂烂,身无分文的小孩身上。

  “这个世界的金币比列还是挺协调的,一个紫晶币相当于十个金币,一个金币相当于是个银币,而一个银币相当于是个铜币……是个金币就是一户普通家人的一年的生活费,我来到这个世界快……十天了,几乎没有人会要我这个脏兮兮的小孩,恐怕我还真的饿死在这个地方,哎……”

  杨晓三叹息了一下,摇了摇头,继续漫无目的的走在一条较繁华的大街上,就在杨晓三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的时候,一股香味,一股醇香的味道飘到杨晓三的鼻子里,杨晓三就像是吃了药一样,两眼猛地一睁开,两个黑黑的大眼睛十分的有神。

  杨晓三不用看旁边是什么店子就已经知道了……那是一家出名的酒吧。

  杨晓三两眼十分有神的转过身去,盯着那家店子的牌子“问世酒宗”,喃喃道“呵呵……酒宗?在我的那个世界还没有谁敢把自己的酒液称为酒宗的,我今天倒要会会这个所谓的酒宗。”

  杨晓三说着便大步的向着问世酒宗走了进去。

  就在杨晓三快要接近门口的时候,一只粗臂便挡在了杨晓三的面前,随之而后的是一阵傲慢的叫骂“小小乞丐,还想进问世酒宗里面?真是天下笑话,小子!该滚就滚吧!这里可不是你一个乞丐可以来的地方。”

  杨晓三停住了脚步,慢慢的抬起头,盯着那名叫嚣的大汉冷哼一声“哼,问世酒宗……我觉得也不过如此,最底层的就这样傲气凌人,那么你们的上面这些人岂不是个个都尾巴翘上天了?呵……对于这样的酒店我杨晓三还不屑进去。”说着便想要转身离开。

  那名大汉听见一个小小乞丐居然这样在‘问世酒宗’面前叫骂,如此的傲气,怒火中烧,面容极其狰狞的怒吼道“可恶!小小乞丐居然敢如此评价我们问世酒宗,看来你是不想活了!”大汉说着就对着杨晓三的背部一脚踹去。

  杨晓三此时的身体根本躲不过大汉的一脚,被稳稳的一脚踹了出去,足足五米之远。

  大汉看着杨晓三被自己结结实实的踹到在地上,哈哈大笑了起来。

  指着地上的杨晓三道“哈哈!小子,这就是侮辱我们问世酒宗的后果,要不是今天老子心情好,否则老子今天我一定踹死你!哈哈!”

  杨晓三慢慢的用右手撑起了自己的身体,对着地面吐了一口黑血,接着舔了一下嘴唇,语气之中十分不屑的说道“哼!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在问世酒宗面前,你不过就是一只狗,一只看门狗!一只死了都没有人怀念的看门狗!”

  大汉没有想到杨晓三这个全身脏兮兮的乞丐居然还这么硬气,心中原本消了一点的怒火再一次燃烧了起来,对着地上的杨晓三冲了过去,嘴中还不忘怒骂着“你已经给了我杀你的理由了!去死吧!”话语之后,大汉已经到了杨晓三的面前,准备给杨晓三最后一脚的时候。

  “住手!一个大男人居然这样对待一个身受重伤的小孩,难道不知道羞耻吗?真是人渣!”一串似铜铃般的声音传入了众人的耳朵里面,大汉停住了脚步,慢慢的转过身,准备给阻止他、叫骂他的人来一点教训的。

  就在大汉转过身,看着叫骂自己的人,突然怔住了,眼睛睁大老大,表情十分的狰狞,颤颤的开口道“莫……莫……馨儿小姐,您怎么在这里?什么风把您给吹过来了?”

  站在大汉不远处的一个打扮十分漂亮的小女孩,雪白的貂绒毛,风一吹可弹出水来的小脸,现在就是一副惹人喜爱的小女孩的样子,以后必定就是一个美人胚子!绝对的美女!

  杨晓三看着救自己的人,居然是一个小美女,差不多和现在的自己一样大,心中难免有些不爽,便吃力的撑着自己的身体,缓缓的站了起来,对着小美女莫馨儿恭敬的说道“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不过我还是实话实说,对于这样一个烂到家的酒业,我只能评价一句,真是不敢恭维的垃圾酒宗。”

  大汉听见杨晓三还这样叫骂‘问世酒宗’,原本还想给杨晓三来一顿揍的,但是面前还站着那个令自己害怕的小美女莫馨儿,没敢有什么动作,只好现在咬牙切齿的想着“等TMD的那个臭娘们走了,老子不收拾死你!”

  莫馨儿听见杨晓三说出这样傲慢的语气,不禁有些惊讶的看着浑身脏兮兮的杨晓三说道“就算那个看门狗这样对待你是不对,但是你这样说话,我觉得也很不好的。”

  杨晓三没有因为莫馨儿刚刚救了自己而感激她,而是硬气的回应道“我说的话是事实,我还是第一次听见把自己的酒业称之为酒宗的,真是天下的笑话,我随便调出一杯酒就可以盖过这里的酒液,莫馨儿小姐,难道你不觉得吗?”说着便转身想要离开了。

  看着杨晓三矮小,浑身脏兮兮的身体,那污垢布满了他小手,真的没有一个人会相信这个小家伙会调酒。

  就在杨晓三转身离开的那一刻,莫馨儿忍不住了,上前拉住杨晓三脏兮兮的小手柔声说道“哎!谁叫你走了,这件事情我还没有给你解决完呢。”

  说着靠近脏兮兮的杨晓三附耳细声说道“嘻嘻……其实我也很讨厌这个问世酒宗的,听你刚刚的语气,看来你会调酒哦?而且好像很厉害哦?要不,你给我出出气,把那个这家分酒业给搞垮了,就算你不能搞垮,我也保证你能好好的,行不行?”

  杨晓三慢慢的转过头,近距离的看着那洁白的小脸,雪白似有红润,长而密林的弯弯睫毛,令人看了不禁怜爱十分,毕竟杨晓三是穿越过来的人,年级也一大把了,在原本的世界,却因为自己是绝门内部弟子,每天除了修炼几乎无事,所以很少看到女人,更别说是这么可爱的小姑娘,不禁感叹了一下。

  莫馨儿咂巴着大眼睛,看着杨晓三这样死死的盯着自己的脸,不禁小脸一红,原本想要拉拉自己的衣袖的,却发现自己的小手被杨晓三稳稳的拉着,慌忙的扯着自己的手。

  杨晓三完全没有感觉到,而是呆呆拉着莫馨儿的小手回答着“这个……做好了有什么好处?哎?莫馨儿小姐,你是不是发烧了?小脸怎么这么红?”说着便更加仔细的端详着莫馨儿美丽的小脸庞。

  被杨晓三这么一问,并且还是这么仔细的盯着自己的脸看,莫馨儿的小脸更加的发烫了,红的简直就是一个熟透了的小苹果,莫馨儿埋着头支支吾吾的回答道“那个……可不可以先放开我的手,我的手还被你拉着呢……可以放开吗……”

  被莫馨儿这么一提醒,杨晓三才发现自己的脏手还紧紧的抓着小美女莫馨儿稚嫩的小手。

  瞬间自己脏兮兮的小脸红透了,赶忙松开莫馨儿的小手,尴尬的假笑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莫馨儿缓了一个劲,脸色不是那么红了,恢复了该有的脸色红润,笑嘻嘻的看着和自己差不多个头的杨晓三说道“我不管哦,反正我都被你拉过手了,你必须要负责,必须进去耍耍调酒技术。”

  ‘阴险’的表情在莫馨儿的脸上表现的淋漓尽致,但是表现在莫馨儿的脸上,绝对没有一个人会责怪她,而是会有一些静心的接受。

  杨晓三刚刚想要答应莫馨儿的无赖理由的时候,突然脑袋中发现到一条线索,微皱眉头,吸了一口冷气说道“嘶……不对啊……好像是你拉的我的手啊……我好像没有理由答应你的条件似的……”说着便细眯着双眼看着莫馨儿。

  莫馨儿发现自己的计划败落了,脑袋瓜瞬间转了一圈似的,接着又拉着杨晓三的小手臂笑嘻嘻的说道“哎哎,我不管啦,你碰了我的手,你就必须要进去!”

  杨晓三看着死拉着自己撒娇的莫馨儿,无奈的对着莫馨儿点了点头。

  看着莫馨儿开心跃雀的样子,杨晓三也是心里笑了起来“很乖巧的一个小女生。”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