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遇洛熙

|

  杨晓三感觉自己的身体可能出现了一些问题,连忙跑出了测试房间,向着肖罗的房间跑去。

  杨晓三刚刚跨进肖罗房间的时候,看见肖罗在椅子上面闭目养神,而本则躺在床上,表情有些痛苦,呼吸也有些急促。

  杨晓三看着这一幕,满脑疑惑的看着肖罗,但是自己并没有张嘴问是怎么回事,因为自己知道,现在不应该打扰他们,就这样,杨晓三也忍着小腹,原地打坐似的一动不动。

  过了许久,杨晓三感觉有人在拍着自己的肩膀,缓缓的睁开眼睛,发现是自己的父亲,想要开心叫的时候,小腹处却愈加疼痛了起来。

  肖罗看着杨晓三捂着肚子,额头出着冷汗,身上却散发着热气,便知道了这是封印留下的不良反应,看着杨晓三如此痛苦的样子,肖罗连忙打坐在杨晓三的背后,双手手掌按在杨晓三的背后,杨晓三原本想要转身看看肖罗。

  肖罗连忙厉声说道:“别动!否则你会死!”

  被肖罗这么一吼,杨晓三便忍着腹痛,静静地坐着一动不动,甚至连呼吸声都是极其的微弱,像是停止了呼吸一样,杨晓三似乎就是一个死物一样,无一点生机。

  肖罗此时也忍着消耗大量的灵力的疼痛给杨晓三治疗,十分担心杨晓三承受不住压力而导致身体那股能量压制不住爆体而亡,因为这个封印之术,对于肖罗和本来说本来就是一个极大的挑战,现在又要抑制住杨晓三体内的那股能量,实在是很吃力。

  肖罗一边注意杨晓三身体的变化情况,一边正在输入灵力修复杨晓三的身体的筋脉。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着,肖罗也有些撑不住了,嘴角已经溢出血丝了,但是他不能放开,因为杨晓三一旦离开肖罗的灵气修复,身体就会立即因为身体筋脉破损导致体内溢血不止而亡。

  所以现在是关键时刻,无论如何肖罗都不能放弃输入灵气的想法。

  杨晓三现在此时也疼痛难忍,筋脉断裂的感觉正在杨晓三的身体之内蔓延,因为肖罗的身体也损坏的七八成了,自身现在都难保了,却还在坚持着给杨晓三输入灵力疗伤。

  杨晓三使出所有力量,微微的睁开了一只眼睛,看着肖罗额头上的汗水一直不断的往下滴,想要大声喊叫却无法吼出任何声音,想要使出双手推开肖罗,停止治疗,却无法抬起双手,微微睁开的右眼,晶莹的泪珠润湿了眼睛周围,深邃的黑眼珠充满了感动。

  这是杨晓三存在的世界,第一件撼动他内心的事情。

  在杨晓三的前世,孤儿带给他无尽的寂寞和人性,让他养成了小而成熟的个性。

  在一些机缘巧合之下,杨晓三加入了绝门,经过了许多年,终于成为了绝门的内部弟子,可惜天妒英才,一件绝命的事情让杨晓三彻底跌入低谷。

  或许是因为老天不想让杨晓三就这样陨落了,才会安排这一出,让杨晓三重生在这个世界,而且还保留着那个世界的记忆,包括绝门的武技和绝门独一无二的那一份绝门令。

  不知道该说杨晓三前世的时候是好命还是什么,在陨落之前,居然能目睹了绝门令里面的精髓。

  这些记忆也成就了杨晓三今后的未来,必然是人中之龙!

  杨晓三看着肖罗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杨晓三突然灵眸一动,眉头紧皱,右眼散发着微弱的一丝黄光,紧接着黄光混入了肖罗的灵气之中,逆时针方向流入了肖罗的体内。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肖罗快要倒下的那一刻,并且只差最后一点治愈杨晓三断裂的那一根经脉的时候。奇迹突然出现了,一股微弱的能量流入自己的体内,虽然这一能量微弱,却让肖罗支持到了最后。

  渐渐的……肖罗放下了双手,这也证明了肖罗成功的治愈了杨晓三体内断裂的那根筋脉,汗水早已侵湿了肖罗的全身,肖罗吃力的睁着眼睛,紧接着便昏了过去。

  而这时,杨晓三却没有昏过去,只是闭着双眼,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突然杨晓三双眼睁开,右眼散发出强烈的黄光,左眼却散发着微弱的白光。嘴里还欣喜若狂的暗道:“没有想到,我杨晓三因祸得福,绝门秘法双戾眸因此突破了一级,只是左眼还差了一点。”

  杨晓三转过身看着昏过去的肖罗,嘴角上扬,暗道:“谢谢你,让我有了家的感觉,让我觉得我在这个世界还是有家人的。”说完便起身帮肖罗盖好了被子,悄声的走出了房间。

  就在此时,一个黑影走来出来,喃喃道:“看来你和老本的决定是没有错的,他值得你们信任,是吧,老肖?”

  紧接着躺在床上的肖罗,慢慢的坐了起来,眼里尽是温柔,拉着眼前的人,笑道:“嗯,他是我们三人的未来,不是吗?”

  被肖罗拉着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问世酒宗铁三角的第三人唐纱。

  当初的肖罗、本、以及唐纱三人可谓是轰动一时的铁三角,那时三人带领着新一代的青年走向新的时代,直到那一刻,出现了三个人,被人称颂为金三角,他们的出现,完全打破了肖罗三人不可破掉的传说。

  而在铁三角三人中的肖罗是本命灵根,能力被局限。

  唐纱对着肖罗温柔的笑道:“肖罗,我得回去了,况且你们问世酒宗,我也不能呆久了,必须离开了。”

  肖罗拉着唐纱的手,不舍的看着唐纱,坚定的眼神告诉着唐纱:“我们一定能脱离的。”说着便昏了过去。

  ……

  “怎么这一次测试过后,我感觉怎么和以前不一样了。”杨晓三走出了房间之后,不断的扭动着身体,感觉着自己的身体的变化。

  “你是什么人,怎么在我的花园出现。”就在杨晓三感受着自己的身体变化的时候,一阵铜铃般的声音传入杨晓三的耳中。

  杨晓三顺着声音望去,却发现是一个小女孩,甚至都要比现在的自己要小。

  杨晓三对着小女孩笑了一下道:“我刚来这里不久,我也不知道是你的地盘,对不起。”说着便带着歉意的笑了笑。

  小女孩嘟嚷着小嘴从假山上跳了下来,仍然是不满的说道:“那你还不走。”杨晓三愣了一下,淡然的说道:“我这就走。”说完便想转身离开。

  就在杨晓三即将转身离开的那一刻,小女孩连忙道:“嘿!谁让你现在走了?给本小姐留下来,我还有事情要问你呢。”

  杨晓三有些疑惑的转过身,看着小女孩正叉着腰,嘟嚷的红润小嘴,似乎一脸不满的盯着杨晓三的全身看着。

  杨晓三被小女孩有些看毛了,无奈的说道:“大小姐,你到底要干嘛,我知道这是你的地盘,我这不也要马上走了。”

  却不知小女孩一下子抓住杨晓三的右手,有些傲慢的说道:“既然是新来的,就必须陪我玩,不然你休想走。”

  杨晓三知道此时自己是走不掉了,无奈的对着小女孩点了点头。

  得知杨晓三同意陪自己玩耍,小女孩高兴的跃雀起来,拉着杨晓三往着假山里面走去。

  杨晓三有些疑惑的问到:“额……大小姐,你带我去假山那里干嘛?”小女孩的反应却让杨晓三汗毛树立,小女孩悠悠道:“嘻嘻,这个假山后面有我的秘密哦,这个秘密可是很少人才知道的。”

  “不过,这个秘密你不准告诉其他人,否则本小姐饶不了你,明白了吗?”

  杨晓三对着小女孩笑了一下,举着手道:“我一定不会把这个秘密说出去的,大小姐就放心吧。”

  杨晓三嘴里说着,心里却暗笑着“这个小女孩还真单纯……”

  小女孩高兴的拉着杨晓三走进了假山里。

  ……

  进入的那一刻,杨晓三有些呆滞了,这假山之内居然如此之美,居然还有桃树和梨树,有一个小瀑布,桃树和梨树之间拉着一个秋千,一晃一晃的,一晃之后便是凋落的黄叶。

  一张石床上面铺着暖和的棉被和四处洒落着的玫瑰花瓣。

  小女孩蹦着在杨晓三的面前,接着拉着杨晓三走到秋千面前,指着说道:“你推我。”说着便坐了上去。

  此时杨晓三有些恍惚,看着小女孩慢慢的坐到千秋上,仿佛想起自己的前身,那时自己也只有十多岁,站在一个秋千后面,秋千上坐着一个小女孩啊?慢慢的推着前面的女孩,那是杨晓三那是唯一的一块美好记忆。

  小女孩坐在秋千上,却发现后面的杨晓三根本没有推,便转过身看着发呆的杨晓三说:“嘿,新来的,想什么呢,快推。”

  杨晓三被小女孩唤回神,愣了愣,笑着推着小女孩。

  小女孩享受着被人推动的时候,背后却传来一阵声音。

  “喂!你是谁!谁让你推洛熙小姐的!把你的脏手给我拉开!”杨晓三被这一声叫喊愣住了,慢慢的回头看着叫喊住自己的人:“这个……是洛熙小姐她叫我陪她玩的。”

  叫喊住杨晓三的少年,越来越恼怒:“叫你把你的脏手给拉开!你没有听见是吧!”说着便上前推开杨晓三。

  杨晓三背后的洛熙有些坐不住了,起身指着少年说道:“你给住手!这里是你撒野的地方吗?是不是当我不存在!”

  少年被洛熙这么一吼,有些愣住了,恶狠狠的看着杨晓三细声道:“今天有洛熙小姐在,以后你给我小心点!”说着便转身离去,留给杨晓三一个危险的背影。

作者有话说:“萝卜努力码字中……”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