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倒霉日?幸运日?

|

  欧云觉得自己真是把前面十八年的霉运都集中到今天了,先是坐的长途车在路上堵了将近十个小时,进了天海市都十点多了,然后更悲催的是,车开到一半的时候,竟然抛锚了。

  这里的路段比较偏远,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路上虽然是不时有车开过去,可就是没有遇到一辆出租车。一车的乘客,本地人开始打电话呼朋唤友,实在没办法的就在马路上拦车,期望能拦到一辆车来。

  这还不算,现在天空还时不时的响过惊雷,看样子马上就要下雨了。

  “不能吧,我怎么这么倒霉,在路上堵了将近十个小时,现在好不容易快到站了,又给我抛锚。这也就算了,你个贼老天还欺负我。”

  欧云左手拉着一个深蓝色行李箱,背着一个挎包,右手提着一个布袋,仰头三十度,忍不住想要骂娘。

  或许他的骂娘惹怒了老天,一道亮光从天上由远而近,最后径直的砸到了他的头上。

  “哎呦。”

  欧云痛呼一声,心中的怒火那是止不住的往外冒啊,他现在都有杀人的冲动了。

  他低着头找到底是什么东西暗算他,竟然让他找到了一枚银戒指。他抬头看看,后面是一栋栋高楼,说不定就是哪一户人家仍出来的。

  “这就当我的补偿了。”

  暗器是银戒指,这让欧云心里好受一点,揉揉被砸的脑袋,就把戒指给戴在了无名指上。

  ‘叮,运气开始增值……’

  一道微不可闻的声音从戒指上传来,欧云是没有听到,但他却感觉到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你们谁去嘉定区啊?”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来,欧云看过去,就看到一部黑色桑塔纳停在乘客跟前,司机探出头来喊。

  “没人去嘉定区吗,别的地方我不带,就去嘉定区。”

  师傅又开口了,一些乘客想要去个司机商量,但师傅很坚决,别的地方就是不带。

  欧云摸摸脑袋,突然听到嘉定区好像挺熟悉的,然后猛地一拍脑袋,拉着行李箱就往黑色桑塔纳冲去,边冲边叫,“师傅师傅,我去嘉定,我去嘉定。”

  司机师傅看着欧云,“你去嘉定区?嘉定区什么地方啊?”

  欧云答道,“天海市师范大学上华学院,师傅知道这地方吗?”

  “嘿,巧了,我正好路过那学校,小伙子,上来吧。”

  欧云大喜,行李也不往后备箱放了,拉开后门往里面一扔,自己坐在了副驾驶座上。

  旁边的有乘客急了,“师傅师傅,带我一程吧,我给你双倍的钱。”

  师傅摇着头,“不行不行,我要赶着回去,没空去其他地方。没有去嘉定区的了吧?那走了。”说着,司机师傅放上了车窗,然后启动汽车,走了。

  后面一群人看着黑色桑泰纳羡慕嫉妒恨,但是他们也没办法,谁让他们不顺路呢。坐在车里的欧云感觉爽歪歪,看来他是时来运转啊。

  黑色桑塔纳平稳的开在在路上,司机师傅问道,“你们是怎么回事,怎么停在这里?这里的车可不好叫,一般也没出租车往这边开。”

  “咳,别提了,本来这车是中午到的,可是在高速上堵了快十个小时,然后开到那里,车又抛锚了,人都差点疯掉了。”

  师傅呵呵一笑,“那还真是挺倒霉的,你是学生吧?现在去学校,学校也关门了,也不知道门卫让不让你进。”

  这师傅看起来还挺健谈的。

  “是啊,是今年的新生,不管能不能进,先过去再说吧,学校旁边应该有宾馆。”

  “大学吗,别的不说,宾馆肯定有的,而且便宜,几十块钱一个晚上。”

  “要是进不去,也只能将就着在宾馆住一晚了。”

  欧云轻轻一叹,心情很不好,还没报名就这么倒霉,他来之前的那一股子兴奋剂也早就烟消云散了。

  “小伙子哪里人啊?”

  “暖州,江浙省暖州市。”

  “暖州啊,那可是个好地方。”师傅看了一眼欧云,眼神有些复杂,“暖州市的炒房团,可把天海市的房价抄的老高老高的,我们这些外地打工仔,这辈子都别想在天海市买上一套房子。”

  这话听的别扭,欧云也只是笑笑,没有答话。

  师傅的技术很好,加上大晚上车辆很少,一路上除了遇到红灯停一下,十几分钟后,就四平八稳的停在了天海市师范大学上华学院的大门口。

  “要是门卫不让你进,对面的村子就有宾馆。”

  师傅很热心,帮欧云拿下行李箱后,就给他指了下宾馆的大概位置。

  欧云接过行李箱,道,“谢了师傅。”然后就掏钱付了,因为是顺路,这师傅也挺好,没收多。

  师傅接过钱,一笑,“没事。”然后上车,就开走了。

  ‘轰隆隆’

  黑色桑塔纳前面刚走,下一刻天空又响过一道惊雷,瞬间大雨倾盆而下,在冲散着燥热空气的同时,把欧云淋了个正着。

  “卧槽。”

  欧云拉着行李箱,低着头就冲到了学校大门下面,朝着门卫室探了探头,想看看里面有没有人。

  或许是还没正式开学的原因,门卫室虽然点着灯,可是里面一个人也没有。欧云叫了几句,也没人应。

  他的霉运好像还没有消散,现在不是门卫让不让他进去的问题了,人都没有,他算是彻底没辙了。

  “槽。”

  欧云生气的一脚踢在大门栏杆上。

  “算了,先去对面开个宾馆再说,站在这也不是个事。”

  警卫室没人,他也没有办法,想着先找个地方住下来,不能这么耗着。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影在大雨中往他这边跑来,那是一个女孩子,身子都已经打湿披头散发,身穿一件黑色短裙,双手抱着脑袋。

  夜深人静的,突然一个女孩子这么跑过来,让欧云心里有些毛毛的。

  ‘叮,运气开始增值……’

  就在欧云看向女孩子的时候,他左手上的戒指发出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声音,没有让他听到。

  女孩子跑到了欧云的身边,他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当女孩子抬头的时候,欧云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个女孩子还挺漂亮的。

  中分的头发披挂而下,头发上已经全部湿透,一双眼睛很大,睫毛之上有着点点雨滴,皮肤白皙,双颊呈锥形往下,但是顶端却异常圆润。

  女孩子看起来年龄跟欧云差不多大,应该也是上华学院的学生。

  “那个,同学。”

  欧云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干吗。”

  女孩子回了他一句,声音竟是明显带着哭腔。

  “啊哦,没什么,我只是想问,你能进去?”

  “进不去,”说了这三个字,她就不说话了,朝门卫室看了看,没看到人,就抱着双臂,低着头,双肩微微耸动。

  欧云是最看不得女孩子哭了,他无奈的说道,“那个同学,我是新生,因为汽车晚点现在才到,现在要去对面开个宾馆。那什么,你要是进不去,要不要一起过去?”

  欧云说完就看着女孩子,女孩子半会也不说话,一直低着头偷偷的哭。他也没辙,想着对方虽然是美女,但他们非亲非故的,也不能在这傻等着,拿起行李箱,就准备朝对面冲。

  “我没钱。”

  “啥?”

  欧云停了下了脚步。

  女孩子抬起头看着他,大眼睛红红的,梗咽的说道,“我,我没钱,钱包落KTV里了。”

  “没钱,哦哦,没事,我先借你,走吧,我们去开房,啊不,去睡觉。”

  开房只是比较露骨,而睡觉比较含蓄,其实意思听起来都差不多。

  女孩子看着欧云,没说话。

  这是担心我占你便宜吗?靠,我欧云怎么是这样的人。

  虽然这个美女挺让他心动的。

  欧云翻了个白眼,“开两间房。”

  女孩子听欧云这么说,也感觉有些不好意思,脸红了一下,但也没说什么,点点头。

  外面依然在下着大雨,就这么让一个女孩子撒呀子跑出去有些不雅观,他想了想,好像在他过来的时候,老妈在他行李箱里塞了把雨伞来着?

  他找了找,果然在行李箱的侧边找到了。

  “走吧。”

  欧云撑起了雨伞,女孩子站了进来,冰冷的肌肤贴在了他的手臂,淡淡的清香钻进了他的鼻腔,让他忍不住吸了一口气。

  女孩子脸又红了,欧云有些尴尬,想要解释什么,但想想还是算了,说道,“走。”

  雨太大,两个人走的很快,女孩子一开始还想跟欧云隔开点距离,但是这么大的雨,而且雨伞也不大,慢慢的也就贴了过来。

  肌肤之间的摩擦没有让欧云有什么特别想法,因为他的心思不在这上面,他右手提着行李箱放前面,可不能被雨淋湿了,不然里面的衣服可就完蛋了。

  “什么宾馆好一点?”

  这地方欧云不熟,只能问女孩子。

  可没想到女孩子也摇摇头,“我也是今天刚来的。”现在她到不梗咽了,声音软软催催的,挺好听。

  “那找吧。”

  欧云也不多问,抬头朝村子两边看来看去,很快就看到一个霓虹灯挂起来的宾馆在前方不远处。

  一头冲进宾馆,把门一打开,还吓了宾馆老板大爷一大跳。

  欧云拍拍身上的雨水,走到柜台前面,“大爷,还有房吗?”

  大爷年龄也挺大的了,被从梦中惊醒也有些迷糊,他也没说话,拿出一个牌子跟一串钥匙,往柜台上一放,就又躺下去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