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最后的任务

|

  唐林觉得很郁闷,有史以来最郁闷的一次。

  自己在六小时之前还在飞州战场上面临枪林弹雨,可家里老爷子的一个电话便让他回来了。电话里只是说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该死的糟老头便匆匆的挂断了电话。

  在唐林看来,老头那所谓的重要事情莫过于家里的小黑又跑去哪家撒尿去了,要么就是家里的马桶坏了等等一些无聊透顶的事情。

  想到小黑时,唐林也是难得微微扬起嘴角一笑。若是让他的对手看到他笑了,恐怕会疯掉的,东方世界的一号杀手竟然笑了,想想都会毛骨悚然!

  “老头子,我回来了”,下了飞机后唐林一小时狂奔了一百三十公里,才抵达了这座大山深处。

  屋子里并没有人,鬼知道那老家伙去了哪里,当唐林回来后,一道黑色的影子飞快了疾奔而来,沉重的撞击在了唐林的胸口处,他知道这是多日不见的小黑。

  小黑是一条很懂事的狗,因为它能听懂人话,在唐林小时候训练的时候曾经被小黑救过一命,从此一人一狗便感情越来越深。而且小黑还有一项特殊能力,那就是杀人!这非常符合唐林的口味,只是老头子不愿意让自己带着小黑去执行任务罢了。

  “呜呜…”,小黑的脑袋不停的戳着唐林的胸口,显然很享受这种感觉,也只有它能够感受出唐林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冰冷如黑暗深渊的杀气。

  “嘿嘿,小黑别闹了…”,唐林见到小黑的大舌头正要往自己脸上舔的时候,连忙将手挪开它的脑袋。

  “哟小家伙回来了啊?”一个冷不丁的声音从唐林背后传来,后者已经习惯了,这老家伙太可怕了,什么时候站在自己身后的完全不知道,要是他是自己的敌人那就惨了,唐林心里暗自叹道。

  “说吧什么事?我可是很忙的,等解决完你的破事我还得敢去飞州”,唐林见到这浑身散发着酒气的老头,显然他又去喝酒了,看他的造型估计十天半个月没洗头了,可能更久。但老头子从来不在意这些。

  “有新任务!做完你就可以退休了”,老头看也不看唐林,直接一屁股坐在那破旧的老爷椅上。

  “组织的名字?资料给我”,唐林瞬间眯起眼睛,看来老头子这次是要玩大的了,自己干完这票就能退休?那是什么概念?自己只知道肯定能得不少佣金,下半辈子就不用愁了。

  “额…”,老头无语的看了唐林一眼,然后淡淡的摇了摇头。

  “不是?那是要干掉哪一国的首领?”唐林越说越激动。自己曾经干掉过某一小国的首领,但那也就是一个小小的弹丸之地而已,比平时做任务简单多了,此时能再次遇上这样的事情,岂会不兴奋?

  “都不是,这次是让你去保护一个人”,老头子眼神怪异的憋了唐林一眼,连唐林都感觉怪怪的,保镖?让自己做保镖?如果眼前此人不是老头子,恐怕唐林早就一巴掌拍死他了。让杀手去做保镖?真有你的!唐林心里一次又一次的暗骂着老头…

  “咳咳,我知道这是为难你了,但我也没办法,我就你这么个徒弟,而且你又聪明,不然的话我都让二胖去了”,老头子无奈的耸了耸肩膀。二胖,唐林的小伙伴,也是这个村子的人,只是这家伙傻不拉几的,从小就被唐林忽悠惯了,尽管他的身手不错,但是当保镖绝对没人敢要。

  “而且我欠那个人一个人情,算是还给他的吧,我不喜欢欠着别人的,所以…”,老头忽然一脸猥琐的笑着。

  “次奥”,唐林只能骂街了,每次都要自己去给他擦屁屁。

  “行,但我要带小黑一起去”,唐林随即说出了条件。

  “可以,必要的时候村里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让你调动”,老头子嘿嘿的笑了起来。

  唐林没想到老头子会这么好说话,虽然笑得很阴险,但自己也没办法反驳,自己从小就跟着这老家伙一起长大,连自己的父母是谁都不知道,加上老头子对他还是不错的,所以就把他当做自己的亲爷爷一样对待。

  “什么时候走?”唐林蹲下来摸着小黑的狗毛问道。

  “择日不如撞日,就明天吧”,老头子捋了捋胡须说道。留下一脸茫然的唐林,他喵的什么叫择日不如撞日?还就明天了?撞日不是指今天么?而且这词用得也不对啊,这句话不是用来形容订亲的俗语么?

  夜深人静,唐林却睡不着了,明天自己就要去做那保镖,这东西自己从来没做过,而且老头更没说做多久。无奈之下只能出来找老头,他的房间此时还点着蜡烛,里面传来一首老头哼的小曲,时不时还传来一阵阵猥琐的笑声…

  “还不睡?”唐林还未靠近屋子的十米之内,老头的声音便传了出来。对此唐林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默默的转身离开了。

  “小家伙,接下去就靠你自己的了,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昏暗的屋子内老头子低头沉吟着。然后不停的说着“命运”这两个字眼…只是还未一盏茶的时间,猥琐的笑声再次传了出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