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钓鱼老人

|

  熊豹大喜,他没想到陆刚不但身手了得,而且做人也非常的大度,不由更多了几分敬佩之心:“陆刚兄弟,你真是让我佩服,要是能认识你,那也是我熊豹的福气了。”

  虽然刚才熊豹看不起自己,但是陆刚知道那并不是熊豹的本意,而是一种教学手段而已,看熊豹的模样气质,应该原来是军队里的人。

  要是能认识军队里的人,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想着,陆刚说道:“这不好办,等有机会,咱们一起去喝酒,我刚来这里,也不认识几个人,正好你也可以带我到处逛逛,哈哈。”

  “好,一言为定。”熊豹更是喜悦,“我今年24岁,应该你陆刚兄弟你的年龄要大,斗胆叫你一声刚弟吧。”

  “我今年17岁,那肯定是小弟啦,哈哈,豹子头大哥,哈哈。”

  看到熊豹为人豪爽,正符合陆刚的心意,多交个朋友多条道路嘛。

  “哎哎哎,我说你们男人啊,怎么都这样呢,聊起来聊的投机了其他什么的都不问了是吧,你还是教官呢,不是要教我们射箭吗,还有你,陆刚小弟,平时跟我们话都不多,怎么跟一个男的也这么好聊呢。”

  陈晓梅在旁边看到两人一时半会说不定都不会停下来,急忙说道。

  熊豹这才意识到自己不是来交朋友的,而是来上课当教官的,嘿嘿一笑,润了润嗓子,又开始上课了。

  这一堂课外活动课上完之后已经是中午12点多,一下课大家都去吃饭了。

  陆刚也和陈晓梅和曹清莹来到了食堂。

  食堂里的饭菜相当豪华,毕竟来这里度假休养的都是有钱人,当然了,价格也是很贵,不过陆刚他们在这里的基本开销回去之后可以报销,所以价钱倒并不重要了。

  吃完饭,陈晓梅和曹清莹都回去睡午觉了,女人嘛,中午都要睡个美容觉。

  而陆刚精力旺盛啊,本来想去找熊豹聊聊天,但是突然又意识到自己并不知道教官在哪,而且刚才也忘了互留电话。

  索性就随便在休养基地里转悠起来。

  不知不觉来到一个池塘的旁边。

  这个池塘在基地的一角,位置比较偏僻,所以并没有多少人来这里。

  不过这里的绿化环境那绝对是一流的,一棵大榕树在池塘边上,榕树下面绿树茵茵的,再加上池塘水质清澈,鱼儿游来游去,不时还有几只水鸟在池塘边来回飞舞,如同是画中一样。

  不过这里却已经有人了,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人正在垂钓。

  关于钓鱼,陆刚还是很拿手的,毕竟自己出生在一个小山村里,从小第一就会爬树掏鸟蛋,第二就是会下河摸鱼虾了。

  看到老人钓鱼,陆刚不由就凑过去看了一会。

  老人穿着普通,但精神看起来很是不错。不远处放着鱼饵和其他一些渔具。

  过了一会儿,浮标动了动,老人急忙拉了拉鱼线,但是却落了空,并没有鱼儿上钩,老人不禁摇了摇头,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

  “大爷,钓鱼不是这么钓的。”陆刚终于忍不住了,说实话,自从离开老家到金陵市上了中专之后,陆刚就几乎很少钓鱼了。

  在农村里,钓鱼是普遍的行为,没有什么门槛。

  但是到了城市里面,钓鱼似乎就是有钱有闲人的爱好了,动不动好几百的渔具对于陆刚来说,那是吃不消的。

  而今天正好看到老人钓鱼,陆刚以前的爱好又被拨动了。

  “小伙子,你会钓鱼?”这里平时都很安静,少有人来,看到有个年轻的小伙子,老人脸上浮现出几分惊喜,毕竟这个年代,年轻人很少喜欢这种闲情雅致的爱好了,大多数的年轻人都更喜欢都市娱乐。

  嘿嘿,陆刚一笑,伸手接过老人手里的鱼竿,一边甩杆子一边说道:“钓鱼呢,要选好位置,你现在的位置在风口,鱼儿是不会来的,要选择波纹少水流平缓的地方,比如这里。”

  说着陆刚找了个位置,甩过去。

  没多一会儿,水面上的浮标开始动了。

  “哎呀,上钩了上钩了,小伙子快拉杆子啊。”老人一脸的兴奋,像个孩子似的。

  陆刚一阵汗颜,怪不得老人一直没钓到鱼的,原来根本不懂钓鱼啊。

  “大爷,这时候不能拉杆,因为鱼儿刚咬钩,还是很敏感的,必须要像泡妞一样,松一松然后紧一紧,对她好一会,再对她差一会,不知不觉的呢,鱼就可以上钩了。”陆刚一边作着比喻,一边示范着。

  然后轻轻一提鱼竿,一条活蹦乱跳的新鲜鱼儿就被带出了水面!

  “哈哈,没想到钓鱼里面还有这么多学问,小伙子你的比喻真逗啊。”老人被陆刚给逗乐了。

  然后接下来,陆刚也是兴致大发,兴致勃勃的给老人讲了如何钓鱼,而老人呢,兴致更高,听得是津津有味的。

  到最后,老人运用陆刚所说的办法,果然连续掉了好几条鱼儿上来,乐的老人跟个小孩子似的。要不是坐着轮椅,说不定老人就会跳起来了。

  “小伙子,你的办法真管用,我该叫你一声师父了,哈哈。”老人看来是个很平易近人的人,说话很豪爽丝毫不忸怩,也没有那种长辈的架子。

  陆刚急忙说道:“不敢。”

  “不管怎么说,就钓鱼这方面来说,你的确可以做我师父。”老人说着上下看了看陆刚,“小伙子,从来没见过你啊,你是刚来这里的?”

  陆刚点了点头:“我是刚来的,从金陵来的。”

  老人一听到金陵,脸上闪过一丝神色:“金陵是个好地方啊,我好多战友都是那里的,唉,想一想很久没有去那里了,金陵依壁雕凿的城市,美的很啊。”

  陆刚听到老人说了战友,心里一动,难道老人是个老兵,像老人这个年龄的老兵一般肯定参加过对越反击战之类的战争,陆刚心里不由又对老人多了几分敬重。

  “大爷,你是哪里人呢?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

  说实话,陆刚真的挺奇怪的,要知道这个老人可是坐着轮椅呢,行动如此不便的老人怎么会一个人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钓鱼?至少也得有个人照顾一下吧。

  又或者老人没有子女子嗣家人?想到这一层,陆刚不由又对老人多了几分同情。

  “你一定是以为我没有家人,对吧?呵呵。”老人突然说道。

  陆刚心里一惊,这老人没想到观察力这么强悍,一下子就看透了自己的心思,一看就是社会经验丰富啊。

  不过即使被老人猜中了心思,陆刚也没有脸红,索性承认了自己的确认为老人没有家人。

  “我有家人。”老人说话之间,脸上露出几分苦涩的笑容,“只是我自从下肢瘫痪了之后,不愿意让家人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也不愿意被人照顾,所以我经常一个人推着轮椅出来。”

  老人的话让陆刚肃然起敬。

  看来老人是一个很自尊的人,应该在瘫痪之前非常的要强,不想让家人看到自己瘫痪之后脆弱的一面。

  说着,老人看了看腿部,脸上露出几许无奈。

  陆刚心里一动,他知道人体瘫痪分为很多种原因,而自己在医术方面得到过天机老人的指点,《皇帝真经》和《素天问》这两本已经失传的医学宝典,世界上虽然不存在了,但是天机老人都在陆刚的脑海里展示过。

  所以陆刚对于这两本书上的医术都比较的了解了。

  虽然不能说多么精通,但是一般的都已经掌握了。

  “大爷,我帮你看看腿。”说着,陆刚蹲下去,用手托起老人的双腿,开始沿着腿进行脉络的检查。

  很快,陆刚就摸出了老人的腿部脉络。

  脉络一摸清楚,陆刚心里就放了心,老人的瘫痪只是交叉神经的问题,属于可以治疗的情况。

  “对了大爷,你身边有没有银针。”陆刚不是小说里那种所谓的神医,虽然会针灸术,走哪里身上都带着银针。

  “小伙子你还会针灸?可惜我没带着。”老人有点遗憾说道。

  “没事,这好办。”陆刚眼睛一转,突然脑海里有了个主意,拿起鱼钩,然后再池塘旁边找了块石头,用石头把鱼钩给砸直了。

  这样,虽然没有银针那么好,但是毕竟也可以用来给人做针灸了。

  “小子你真是天才。哈哈。”老人被陆刚的机智给逗笑了。

  既然银针有了,接下来陆刚也没耽误,拿起银针就扎进了老人腿部的谷底穴。

  然后陆刚一只手抵着银针,同时把天机老人教授自己的真气运行,悉数沿着银针运行到老人的腿部穴道里面。

  没多一会儿,老人脸上显出几分惊奇:“小伙子,我的腿竟然有一种发麻的感觉了!”

  再过一会,老人脸上更加的兴奋了:“小伙子,这次不是发麻了,我竟然感觉到热乎乎的!”

  也不怪老人如此兴奋,因为瘫痪的人都知道,下肢是没有任何知觉的,别说普通的跑跳了,就是被人砍了一刀在大腿上也没有知觉的。

  而现在老人竟然感觉到腿部的发麻和发热,那说明神经正在一点点的恢复,也难怪这么高兴了 。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