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出岛

|

  林一兵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写“遗嘱”了,每次有重大行动时,他和战友们都要先写一份“遗嘱”安排后事,这是猎豹海军陆战队的优良传统,有破釜沉舟之意。

  不过这次不同,不是他和战友们写,而是他一个人写,并且他还不知道具体的任务是什么,只知道此次行动责任重大,非同小可,否则大队长不会是那种表情,国防部安全局的老首长也不会亲自在临省的西海市等候他,为他下达任务指令,他的心情比以往多了几分凝重。

  一个小时后,好像回家探亲一样,林一兵提着一个军用旅行包,深情地看看在这生活了八年半的军营,偷偷地向战友们挥了挥手,然后一咬牙上了一架武装直升机。

  迷彩色的直升机呼啸着飞行了两个多个小时,最后以天鹅下蛋的方式把他投到了大陆的一片茂林之中,来送他的几个战友们包括教导员肖龙和他拥抱过后,相互行了标准的军礼,然后直升机呼啸而去。

  这是一片绵延近百公里的原始森林,穿过森林后就是临省的林莽市(县级市),过了林莽就是他的目的地——西海市。这种垂直距离大大缩短了他的行程,这样算来近四天的时间仅有400多公里的路程,时间上就显得宽松多了,这是林一兵仔细看过地图向上级汇报过后自己选定的路线,当然,林一兵心里清楚,选这条路线也增加了此次行动的危险系数。

  一身迷彩服,包里一身便服,腰里一把军刺,这是他唯一的防身武器,还有一个打火机,一枚指南针,外加两包他最爱抽的阿诗玛,这就是他目前的全部家当。

  林一兵机警看了看四外,然后打开军用旅行包,以最快的速度换上便服,把军刺藏在裹腿里,带好指南针,然后把迷彩服叠成豆腐块,深情地吻了一口后,把军装装进了包里,找了个隐密的地方藏了起来,然后疾步如飞在林中穿行。

  林一兵知道,这片森林他必须靠两条腿量完,出了森林,他就可能借助交通工具了。

  半个多小时后,林一兵出了一身的汗,脚步也慢了下来,此时天已傍晚,红霞满天,林一兵无心观赏风景,继续往前跑。

  眼前闪出一片沼泽地,林一兵跑得太快了,等林一兵看清楚是沼泽地后,脚下一软好像踩到了烂泥潭,双腿膝盖以下没入其中,身子也失去重心,林一兵在摔倒的瞬间喊了一声,“不好!”

  话音未落,林一兵已经没入沼泽中,也不知道下面有多深,林一兵觉得身子往下直沉,眼前漆黑一片,仿佛世界末日来临一样。

  他赶紧闭气挥动胳膊想游泳上去,但这不是在水里,全是半稀不稠的泥浆,这里也太深了,阻力也太大了,他手脚并用折腾了半天身子上去没多少,仍然睁不开眼睛,此时胳膊酸痛乏力,有种筋疲力尽的感觉,他心里一凉,完了,看来我要葬身沼泽地!

  妈的,老子也太亏了,刚出军营这才几个小时就一命呜呼了?我怎么这么不小心,真是愧对“兵王”二字!我死不足惜,我还不知道自己的任务是什么,也不知道对手是谁就完了?我真是混蛋加五级……瞬间,林一兵悔得肠子都青了。

  此时,林一兵感到身子还在下沉,很快一阵的胸闷气短袭击了他,心口像压了千斤巨石一般,喘不上气来,他知道自己在水下憋气最长时间是四分三十八秒,这已经是队里的最好的成绩了。

  但现在是沼泽地,就算自己充分准备好也只能在下面憋上三分钟,何况自己又连续奔跑了半个多小时,在心促气短的情况下突然跌入沼泽,恐怕出不两分钟就要了老子的小命了!

  难道老子就这么死了吗?我的使命,我的领导,我的战友,我的亲人……不行!林一兵脑子一闪用尽全力又挣扎了二十几秒,身子不知道上去多少,完全筋疲力尽的他稍一松劲儿,身子又迅速沉了下去……

  就在林一兵彻底绝望的时候,突然脚下感觉一垫好像踩到底了,不对,到底了怎么还会动?而且动得很剧烈,似乎有一种浪里冲锋的感觉。

  林一兵刚有这种感觉,身子就从稀泥里面被弹射出来,到了空中四五尺高处,然后重重地落到好几丈远的水塘中。

  “嘣——”“哗啦!”溅起一人多高的水花。

  尽管这里的水不太清,但比在稀泥糊涂里舒服多了,林一兵这样感觉着。而且,刚才自己被弹出沼泽的飞向空中的瞬间,快速深呼吸了好几口新鲜空气,种种迹象表明,林一兵又获得了新生。

  这正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呀,林一兵在水里有些感慨,像鱼一样踩水扒水,但只得瑟了一半便打住了。刚才怎么回事?自己陷进那么深的泥沼地,把吃奶的力气全使上了也没挣扎出来,怎么突然会被弹射出去?不好,有鳄鱼!

  野外生存经验丰富的林一兵立即想到了危险,他在水里警觉地刚一回头,就见一条大鳄鱼正在悄无声息地向自己逼近,离自己不超过一米五,这鳄鱼头似麦头,眼赛铜铃,头和上半身微露在水面上,水下的部分看不清楚还有多长,浑身的鳞皮疙里疙瘩,看着瘆人。

  原来林一兵坠下去的是这片沼泽地的最深处,深度超过十米,下面有一条沉沉欲睡的大鳄鱼,这畜牲长约两丈,重有千斤,这家伙有点慵懒,今天它只吃了个半饱就不想动了,在这里昏睡,林一兵在上面折腾刚好把它惊醒,鳄鱼还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林一兵的迅速下沉的一只脚正踩它的左眼上,这畜牲一疼,一尾巴把林一兵给扫飞了。

  等林一兵落水后,鳄鱼也看清楚了,原来这天上会掉馅饼呀,这怪物心里得瑟着向猎物逼近。

  等林一兵看清后,吓得他魂飞魄散,格老子的,老子死到沼泽地里也就算了,怎么又招惹了这家伙,临死还得变成它的粪便,妈的老子也太倒霉了!跑吧!

  他强行使自己镇定下来,一边拼命地踩水趴水逃跑,一边从腿部抽出那把随身带三棱军刺准备搏杀,但他也清楚,在水里自己跟他单挑,结果只有九死,没有一生。

  大鳄鱼一看到口的猎物要逃跑,也有些没耐性了,这畜牲大尾巴一摇,身子像箭打的一样往前冲去,几秒钟后就追到林一兵的身后,对准林一兵的后半身,张开血盆大口咬去……

作者有话说:“兄弟们,点开下一章,精彩继续。”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