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墓主

|

  “我要去找我大伯。”大伯不见踪影,我根本没心思去想断龙石的事。

  钱金银急忙把我拦下,说:“这地方处处透着古怪,我可不能让你乱跑。”“难道就不管我大伯了?”我急了。

  钱金银说:“你大伯不会有事的。就算真的遇到什么事,你也帮不上忙。再说了,我们都不知道彼此是在什么地方分开的。你要去哪找?如果你往回走的时候,他正好找到这里呢?还不如就在这等。”

  我一想,倒也有道理。

  钱金银接着说:“这个墓太复杂。哪儿哪儿都不合逻辑。有人进来才放下断龙石这点我们就还没想明白。还有设计墓室的人为什么要在头顶设一处假墓室?为什么把通往地下的墓道设在棺材里?”

  我说:“这不都是防盗墓贼的招数吗?”

  钱金银说:“这些招数看起来确实都是对付盗墓贼的。但是仔细想想,就会发现不大对。”

  “不大对?”我低头沉思,忽然注意一事,顿时觉得头皮发麻,“这是陷阱!”

  “没错,就是陷阱!是墓室主人留下的陷阱!”钱金银道。

  “老大,你们说什么呢?”“墓主人知道我们要来?”瘦猴和肥超显然不知道我们所指何事。

  钱金银瞪眼道:“不说话没人把你们当哑巴!墓主人所设陷阱的目标当然不会是我们!依我看也不会是后世人。很有可能就是针对他活着的时候结怨的仇人而设的。”

  钱金银分析道:“先说山腰入口吧。这里是主墓室,是墓主人真正埋骨的地方,而我们并没有在这里看见断龙石。从那个入口进入墓室的人并不能进入墓主人真正的墓室,侵扰墓主人遗骨,却会被灌入断魂障的断龙石禁锢。墓主人想的真周到。”

  我感觉身上寒气阵阵,说:“头顶那个假墓室也很周到。如果是仇敌进墓室,肯定会开馆毁尸。仇敌看到石棺是假的,底下有路多半会选择下去。墓主人早就在出口为其备好‘考场阵’等人家自投罗网。”

  “没错。”钱金银表示赞同。

  瘦猴仍然没明白,说:“这些怎么能说明机关针对的墓主仇敌?要说这是为了防盗墓贼也是说得通的啊。”

  “如果只是单纯针对盗墓贼,墓主大可直接在墓室入口摆下各种阵法,从源头从开口就断绝外人进来的可能。但是他并没有选择这样做。他先敞开大门把人迎进来,等对方放松戒备才下杀手。这不是针对敌人的陷阱是什么?”

  综合考虑,确实只是这个可能性比较高。

  这个墓也太热闹了。墓主处心积虑留下陷阱害仇家,如今又有人撒百家灰,背后盖棺盖害人。也不知墓主是谁。

  钱金银跟我还真是默契,我正这么想着,他便给出了答案:“如果墓主真的在自己墓里设陷阱引仇敌的话,我就知道墓主是什么人了。”

  “当初乾坤工作室还在那会儿,我跟你爸在另外一个古墓起出过一份帛书。”

  我猛地一惊,钱金银说得正起劲,也没发现我的变化。我生怕他就此打住不说,当即一言不发,静静听着。

  “那份帛书记载的是古梁国最后一个皇帝和他堂哥的故事。据帛书上记载,那个皇帝后世称哀帝,他堂哥是霖王。哀帝之前的皇帝是霖王他爸,霖王是唯一的王子,也是太子。按理说,皇位应该就是霖王的。但是不知为什么,霖王他爸死的那年,他突然失踪了。国不可一日无君,皇族怕引起骚动,不敢把消息散出去。只得秘密寻找。但是霖王就像从世上蒸发了一样,他们派了无数探子出去都找不到。”

  “最后皇族没有办法,只能告诉满朝文武和子民太子死了。尔后推举太子的堂弟即位。古梁国是个弹丸小国,抵不过时局变迁,哀帝上位没几年,古梁国就被外敌灭了。但是哀帝却没有被人杀死。他虽是亡国之君,却是善终的。”

  “后来哀帝病死,还下令让身边随侍的一众男女亲信陪葬。”

  听到这里我明白了:“你是说这个墓是古梁国哀帝的墓室?”

  钱金银点头:“没错。据帛书记载,这个哀帝临终请了一位高人为他布守陵阵。其中就包括针对仇敌的陷阱。后人猜测太子霖王是被哀帝不知用什么方法逼走的。哀帝担心他死后,霖王辱尸报复,所以有此一举。但是这些机关都没有被启动,这至少说明哀帝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我发现这话说完瘦猴肥超和钱金银本人都变得很沮丧。

  瘦猴自言自语地说:“那皇帝是亡国之君,墓里肯定没有什么好东西……”肥超勉强安慰:“烂船还有三斤钉,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几块随身玉石什么的总是有的吧?”

  钱金银虽然一路都是利益为上,这时却表现得很冷静:“如果这里真是哀帝的墓,天知道他为了防仇敌辱尸会不会在自己棺材里留下最后一道防线?出现好东西的几率太小,危险系数太大。隔行如隔山,咱们还是别觊觎盗墓贼的饭碗了。赶紧把人找齐出去吧。”

  瘦猴正要发表意见,一直没出声的大川忽然喝道:“什么人?”

  我吃了一惊,环顾四周却什么都没发现。大川拔腿就往我们过来的墓道方向跑,边跑边说:“我看见有人从那边过去了,你们都在这里呆着别动。”

  “这里有别人?会不会是我大伯找来了?”我想要追上,但是他的速度太快,一晃就没了影。我正茫然,猛地闻到一股古怪的味道。

  “是百家灰!”我慌忙用手掩住口鼻,大声警醒其他人。

  之前有“考场阵”隔绝,我虽闻到百家灰还不至于出事,如今“考场阵”已经破了,我们几个要是中招那可不知会发生什么!

  “把这个放在鼻子底下!”

  我正忧心之际,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大伯?”我喜出望外,同时又有些害怕——幻觉已经开始了?

  当时情形不容我作太多思考。我接过他递来的东西猛地吸了一大口,才发现我手里拿的是一块湿漉漉的布,上边的味道又臊又臭。

  “这是什么东西!”我下意识就把东西丢了出去。大伯冷静地回答:“尿。”

  钱金银几个显然也闻了尿味,纷纷发出干呕声表示抗议。大伯说:“只有秽物能解百家灰。我给你们的只是液体,不是固体,你们就庆幸吧。”

  “你刚才去哪了?”我问。

  大伯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上去再说。”

  “现在就上去?可是大川刚才追一个人影出去了……”我还没说完,大伯突然转过头用一种耐人寻味的眼神看着我:“人影?你们看见了吗?”

  大伯显然意有所指,我正要问,大伯却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示意我们跟他走。

  大伯带着我们爬上那面布满悬棺的石壁,然而进的却不是钱金银他们出来的那个洞穴。爬出去之后,眼前赫然出现一个小型石室。石室内横七竖八地倒着十来具尸体。看他们倒下的方向,似乎互相都看不见别人似的。

  其中四个身材结实,体型高大,与另外几人完全不同。

  “这就是张白条带进来的古董买家和大川的四名战友吧?”钱金银说。大伯点点头,往旁边一指,正是我们在山腰见到的那面石壁。“断龙石!原来在这里!”莫名的兴奋过后,我又有些不解,“大伯,你带我们来这里做什么?不是说要上去吗?”

  “这里出去直接就是山腰。”大伯说。

  我一下没转过弯,说:“不是说断龙石打不开吗?”不然我们不用绕这么远的路从山上进来了。

  大伯说:“我是说断龙石、断龙障不能从外部打开。我们现在不是在墓里吗?姓钱的,过来帮忙!”

  他们快速跑到断龙石两侧,默契地开始搜寻着什么。

  “找到了。”钱金银忽然做了个按下的动作,只听“轰”的一声,整面石壁发出巨响缓缓往上移动,现出一个半米高的出口。

  “走!”大伯和钱金银率先出去。从出口钻出去就是一个笔直的盗洞。洞壁还残留着那几个特种兵下来时所用的登山绳。我们一个接着一个攀援而上,有惊无险地回到地面。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迫不及待地问大伯,“我们真的就不管大川了?”

  大伯道:“对!还有个大川。张白条有危险!”

  大伯拔腿就往山上跑。我们几个急忙追上。“到底怎么回事?你倒是跟我们说呀!”钱金银也受不了大伯了。

  大伯边跑边说:“关于这个叫大川的,你们知道多少?”

  钱金银一愣,说:“就只知道他是侦探社的,来这是为了找他战友兼同事。怎么了?”

  大伯没好气地瞪着钱金银,骂道:“怎么了?你这人做事怎么永远都这么毛糙?他说他是侦探社成员你们考证过了吗?你们确定那个侦探社真的有他这号人物?”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