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警花审讯

|

  警车上,陆刚和刘松被压在一辆防备最好的车上,陆刚浑身虚弱,警车飞快的向警局开去。

  警车上押送陆刚和刘松的是两个看起来还蛮年轻的警员。

  看到陆刚脸色苍白,两人也不免多了些同情。

  “我说兄弟,你千不该得罪,万不该得罪,不该得罪江队长啊。”

  “是啊,江队长是我们警局的警花,平生最恨拈花惹草的男人,对那些因为犯了桃/色罪行的罪犯绝对是零容忍。”

  “而且我刚才看到江队长上车的身后一直黑着脸,估计你那句话真的得罪到她了。”

  “兄弟,你那句话是调笑她啊,得罪江队长的后果,唉。”最后这个警员说完这句话,不由摇摇头,脸上显然是害怕至极。

  “这种女人,难道就没人管一管吗?如果我女朋友是这样,我一定好好管教!”陆刚说道,此时自己的大腿和自己的重要部分竟然没有一点知觉了,妈的,难道真的废了!

  江小雅,如果我一辈子的幸福被你毁了的话,我一定跟你没完!

  “江队长还没有男朋友,听说她以前谈过一个分手了之后就再也没谈过男友了,不过追求她的人很多。”

  “但是江队长没有一个看上的。”

  两个警员说道。

  陆刚也不再多问什么了。

  很快,警车就到了警局。

  车门突然被拉开,江小雅似笑非笑的把陆刚给拽了出来:“跟我来,我单独审讯你。”

  陆刚因为被点击过身体极度虚弱,而且还带着手铐,当然没法反抗,只能任由着江小雅拖着自己走。

  一路上,陆刚遇到不少警员,见到江小雅,都会打着招呼“江队长好。”

  有的年龄大一点的则会说“小江审问犯人啊。”

  江小雅就甜甜一笑:“是啊。”

  看起来这个恶女警心情还不错?陆刚只能祈祷她心情好一点。

  不多一会儿,江小雅把陆刚推进了一间审讯室里。

  砰的关上审讯室的门!

  然后江小雅粗暴的把陆刚推到一个位置上,接着也不知道在哪里按了一下,顿时一道雪亮的光芒就从上到下打在陆刚的身上。

  光芒非常的明亮,这样陆刚的几乎每个动作都会被看得一清二楚,而且这么亮的光,让人感觉到没有一丝隐私,非常的难受。

  接着,江小雅走到摄像头那里,轻轻的把摄像头给推到了一边!

  陆刚看到这里,顿时大吃一惊,这恶女警要干嘛,看样子不像是在干好事啊!

  “喂,你干嘛?!”

  “怎么,你怕了?”江小雅灿烂的一笑,看到陆刚害怕她心情竟然大好,说实话,她笑起来非常的好看,只可惜现在在陆刚看来,这笑容很邪恶。

  “没想到你也会害怕,我还记得你刚才似乎很大胆啊,竟然对我出言不逊。”江小雅笑眯眯的坐到陆刚的对面。

  陆刚心里暗叫不好,这个女人,不但记仇,而且看来报复心极强,自己刚才得罪了她,那现在肯定不会有好日过了。

  但是要自己在这个女人面前服软,那也绝对不可能!

  “好,审讯开始!姓名!”

  江小雅打开卷宗,面色顿时变得非常的严肃。

  “陆刚。”

  “年龄!”

  “十七。”

  “才17岁就这么色了?17岁就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要是再多长几岁那还得了?”江小雅皱了皱眉,自言自语道,“17岁按照我国的法律还是未成年,判刑的时候还得轻判,真是郁闷,干脆给他写个18岁。”

  说着,江小雅在卷宗上一勾,年龄一栏里写了18。

  陆刚郁闷至极,这个女警察真黑啊,本来假如自己17岁的话,还有未成年人保护法罩着自己,但是现在自己18岁了,就不行了啊。

  “好,基本资料统计完毕,现在请你交代罪行。”江小雅说着打开了录音笔放在桌子上,似笑非笑的看着陆刚。

  陆刚当然强烈抗议了,说实话,自己本来就没有买卖女性嘛。

  “不招是吧,别小瞧我们警察,我有的是办法。”江小雅说着又拿出一个更大号的电击器,在陆刚面前晃了晃。

  “呵呵,这点小把戏我已经领教过了,你觉得我会怕吗?”陆刚虽然心里咒骂着江小雅,但是在这个女人面前,自己绝不能露怯了!

  “好,那就再试一试。”

  江小雅说着猛地用电击器攻击陆刚的肩膀和胳膊。

  顿时,一阵阵又麻又疼的电流从肩膀和胳膊传到全身,陆刚咬着牙坚持着,心里打定主意绝不像这个恶女警低头了。

  疼,那是真的疼。但是陆刚不哼一声。

  “只要你乖乖的把罪行交代了,我就停手的。”江小雅一边用电击器慢慢的在陆刚身上游走,一边慢慢的把电压逐渐开大。

  “呵呵,一点都不疼,在我看来只不过是女人给男人按摩的感觉。”陆刚忍着疼痛,故作轻松的样子。

  江小雅冷哼一声,看到陆刚这么轻松的样子,她心情极为不爽。

  气得直接把电击器扔在了垃圾桶里。

  接下来无论江小雅怎么折磨陆刚,陆刚始终面露微笑。

  当然这只是不愿意在江小雅的面前屈服罢了,其实陆刚自然疼痛不已,如果是换其他一个人来折磨陆刚,陆刚说不定什么都招了,别说买卖女人了,说不定就是指控他爆菊男人他都招了。

  “没想到你骨头还挺硬。”江小雅狠狠的看了陆刚一眼。

  随即眉头皱了皱,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然后江小雅突然脸上狡黠一笑,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好点子一样:“嘿嘿,我想到一个好办法,就不信你能硬到什么时候。”

  “硬到你服软为止。”陆刚作出一个暧昧的表情。

  江小雅愣了一下,随即立刻明白又被陆刚调/戏了,气得她抬起警靴就向陆刚踢去。

  但是踢出去的时候,江小雅也明白肉体的折磨对眼前这个比自己年龄还小的臭小子完全没用,索性也不踢了。

  狠狠瞪了陆刚一眼之后,江小雅离开了审讯室。

  江小雅去了哪里?答案是去了另一个审讯室,那个审讯室正在审讯的是刘松。

  审问刘松的是一个新警员,看起来还很稚嫩,此时刘松学着陆刚的样子,无论这个新警察问什么问题,刘松都是保持沉默。

  新警员一筹莫展的时候,江小雅这个时候走了进来。

  “江队长!”新警员急忙站起来,恭敬的给江小雅打招呼,脸色激动。

  江小雅是警局的警花,这些新来的警察自然早有耳闻,凡是新来的男警察,只要不是性取向异常,基本都会认定江小雅是自己心目中的女神。

  所以这个新警员看到女神来到,自然非常的激动了。

  “好了,你出去先,我来审问这个人。”面对男警察们的激动,江小雅早已习以为常,此时淡淡的说道。

  “是!”新警员虽然很想和江小雅多呆一会,但是对于江小雅的话,肯定是乖乖的听得。

  新警员离开,屋子里就只剩下江小雅和刘松两个人了。

  “你把刚哥怎么样了?!”刘松知道江小雅是负责审问陆刚的,而且刘松知道陆刚在江小雅的手下肯定没有好日子过,这从一开始就看出来了。

  “切,你年龄比他大了十多岁了,还叫他刚哥,你羞不羞啊!”江小雅虽然嘲笑了几句,但内心里对陆刚倒是多了几分好奇。

  那个家伙到底是则么样一个人,何德何能,让刘松这个人对他如此忠心心悦诚服。

  “我愿意!我告诉你,如果你敢对刚哥怎么样的话,我就算赔上所有家产,都会把你告上法庭的,我老爸有十几个亿,你小心点!”刘松警告道。

  “哼,还是顾好你自己吧。”江小雅看到陆刚有一个如此甘愿为他付出一切的小弟,心里更气愤了。

  说着,江小雅就掏出了电击器和录音笔。

  过了一会儿,刘松的审讯室里就传出鬼哭狼嚎了。

  十分钟以后,江小雅满怀笑容的离开了刘松的审讯室。

  很好,一切都很顺利,这个刘松,也就是只能说说大话而已,自己用电击器随便电了他两三下,他就受不了了。

  握着手里的录音笔,江小雅带着胜利的微笑,回到了陆刚的审讯室。

  看到江小雅带着笑容回来,陆刚心里忍不住嘀咕,这恶妮子又想了什么新招数来对付我?

  说实话,江小雅长得好看,笑起来也是美丽动人。

  但是陆刚知道那只是她的表面,一想到江小雅对自己那么残忍的电击,陆刚心里还有些不寒而栗。

  不过自己可绝不能再这个恶妮子面前露出半点胆怯。

  “怎么,还不准备交待是吧?”江小雅在陆刚对面坐下来,笑眯眯的说道。

  “呵呵,我没犯罪,干嘛交待。”陆刚此时心里对江小雅不断的腹诽着,只能怪自己倒霉了,碰到这个月经不调的恶女警。

  “那你听听这个吧。”江小雅不慌不忙的掏出录音笔,轻轻按了开始键。

  一开始很平静的声音,但只过了一会儿,录音笔里突然传来刘松的声音:“啊,刚哥救命啊!”

  接着传来刘松鬼哭狼嚎的声音,和不断哀求的声音。

  看起来好像被什么弄的十分凄惨。

  陆刚突然明白了过来,原来江小雅是用刘松来威胁自己!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