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四狼

|

  果然,看到陆刚听着录音笔里的声音脸色开始发生了变化,江小雅脸上也露出胜利的微笑:“怎么样,现在该招了吧,如果不招的话呢,你的这个小弟恐怕会受到比这更悲惨十倍的待遇。”

  “你这个卑鄙无耻的恶女人!”陆刚气急了,真心的气急了。

  无论江小雅怎么对待自己,陆刚也能忍受过去,但是现在江小雅竟然去惩罚刘松来威胁自己,陆刚只能服软了。

  “没错,对付你这种色狼就应该卑鄙无耻,最好比你更无耻,更卑鄙!”看到陆刚脸上悲痛的样子,江小雅就知道自己这步棋子是走对了。

  把一份空白的招供表放在陆刚面前,又扔过来一只笔:“好了,把你的罪行全部交待吧,不然的话,哼哼。”

  说着又把录音笔在陆刚面前晃了晃。

  陆刚忍着愤怒,现在自己真的没办法了,刘松被江小雅控制了,如果自己不“坦白”,刘松一定没有好果子吃的。

  说实话,编罪行也是挺困难的一件事,陆刚在审讯室里搞了两三个小时,才把自己的“罪行”给编了出来。

  当然了,编写的时候有江小雅在旁边“指导”,一切都按照江小雅的意思去办。

  写好了之后被江小雅一把抢过去。

  江小雅得意的笑起来:“哼,有了你的这份亲笔罪证,这一次你这个色狼终于会受到法律的惩罚了。”

  说完,狠狠的把陆刚推出审讯室:“跟我来吧,色狼,我要把你拘留起来!”

  此时的陆刚非常无奈,自己其实是为了刘松才“认罪”的,只能说这个恶女警手段恶劣,简直是坑害自己。

  江小雅把陆刚铐上,刚带出审讯室。

  就看到警局里一片忙乱,混乱不堪。

  “怎么了,局长?”江小雅看到警局如此混乱,找到警察局长黄自强,好奇的问道。

  黄自强郁闷的叹了口气:“是小江啊,你还记得北戴河最近的几个贩毒大案子吗,我们已经抓到了一个贩毒集团的重要人物,诨号四狼,但是这家伙不但狡猾多端,而且手段毒辣功夫高强,不但不认罪,而且打伤了我们好几个警员。最关键的是这人死不认罪,我们也没办法。”

  说着,黄自强指着警局的角落里,一个戴着铁头盔的恶汉,正被四个警察团团包围看守着,虽然戴着头盔看不清样子,但是从头盔里透出的凶恶目光,仍然能感觉到恶汉的凶残。

  就连一向蛮横,天不怕地不怕的江小雅竟然也感觉到身边冷飕飕的。

  那四个警察全神贯注的紧张的盯着那个诨号四浪的恶汉,精神高度紧张。

  “好了,既然他还不肯说,那就先把他带到拘留所里,等审讯专家到了再集中审问吧。”黄自强挥了挥手,示意四个警察把四狼带走。

  此时他脸上充满了无奈。

  这倒也是,最近频发的贩毒事件弄的上面的领导都知道了,省公安厅也是下了死命令让警局尽快破案抓到贩毒集团的核心人物。

  现在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终于抓到了这个四狼,但是这个四狼狡猾凶残,誓死不招,黄自强一时也是踌躇满面啊。

  看着四个荷枪实弹的警察押着四狼向拘留所走去,江小雅突然眉头一皱,又一个点子出现了。

  “局长,我今天也抓到一个参与买卖妇女的色狼,就和那个四狼关到一起去吧。”江小雅说道。

  “这,行吗?”黄自强看了看陆刚,“这小子清清瘦瘦的,能和四狼关在一起?我怕四狼会打死他。”

  “最近拘留所地方太少了,牢房很紧张啊。”江小雅说道。

  “那好吧,但是一旦有新的牢房,就把这小子和那个四狼分开,虽说这些家伙都是罪有应得之人,但是闹出人命这事就不好了。”黄自强说道。

  “是,长官!”

  江小雅高兴坏了。

  瞟了陆刚一眼,哼,你这个色狼,这次正好让四狼那个家伙治治你。

  很快,江小雅开着车把陆刚押到了拘留所。

  然后押着陆刚来到关押四狼的牢房前面:“进去吧,色狼!”

  刚要把陆刚推进去,拘留所的一个狱警急忙跑过来阻止道:“江队长,千万不要,这里关押的是重犯,不但狡猾而且功夫高强,喜怒无常,为人更是暴躁易怒,你把这家伙送进去,估计会被弄死的。”

  “哼,这正是我的目的。”说着,江小雅就把陆刚给推了进去,“色狼,好好享受吧!”

  陆刚一进去,就看到一个面色如同青铜一样的男子坐在床沿上,桌子上放着那个头盔,看来就是四狼了。

  四狼正吃着鸡腿,苦吃苦吃的,甚至连骨头也直接咬碎吃了下去,模样十分吓人。

  从刚才江小雅和黄自强的谈话里,陆刚已经知道了这个家伙的可怕。

  当然,陆刚也知道这个家伙是贩毒的,想到毒品害了那么多人,陆刚不禁想狠狠揍这个家伙一顿为那些被毒品害的家破人亡的人出一口气。

  但是陆刚知道现在不是惹事的时候,现在正是关键时刻,江小雅已经不断的主动找自己麻烦了,假如知道自己主动打架的话,那自己估计说不定会被判个有期徒刑就糟了。

  所以,陆刚虽然心里对四狼很不爽,但是也没说什么,到上铺躺了下来,就准备睡觉,熬过这个晚上。

  “下来。”四狼冷冷的说了一声,声音冷的让人浑身难受。

  “我说大哥,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我只是被人陷害了住在这里一个晚上,明天天亮就走,大家相安无事最好。”陆刚息事宁人。

  “老子睡觉的时候不许别人睡老子头上,你懂吗,小兔崽子?”四狼站了起来,瞪着陆刚。

  “那好,我睡下铺,你来睡上铺吧。”陆刚还是不想多事,说着就下了床。

  “去你大爷的,老子不喜欢睡上铺,你给我睡地上吧。”四狼瞪了陆刚一眼,显得非常的不爽,可能是一向牛逼惯了。

  陆刚心里就不爽了,这家伙果然够嚣张:“兄弟,做人别把事情做的太绝了。”

  “你知道老子是谁吗?”四狼看到陆刚竟然还敢顶嘴,顿时腾起了怒火,从脸上燃烧就可以看出要准备教训陆刚了。

  陆刚才不怕他。

  又想到这家伙坑了不少人家,心里本来就对这个家伙不爽,现在更甚了:“呵呵,你就是个贩毒的,看你的样子也吸了不少毒品吧,我听说男人吸毒有一个原因,就算是那方面不行,没法获得性快 感才会去吸毒的,我想你也是那方面不行,所以才去吸毒贩毒的吧,而且贩毒赚了那么多昧着良心的钱,准备买棺材用吗?”

  四狼被陆刚说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顿时大怒:“臭小子,道上都叫老子四狼,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老子的手段!”

  说着,四狼突然亮出左手!

  陆刚一看到他左手,也是吃了一惊,原来四狼的左手竟然是个假的!

  看来他的左手之前是断了,然后接了一个假手,接的这个假手竟然是生铁做的,而且做出了五个铁爪子!

  每个爪子都是非常的锋利,如同五把刀子一样。

  四狼直接左手向陆刚脸上抓去!要是被这样的爪子抓到了,非皮开肉绽不行。

  陆刚此时咏春拳在手,当然是艺高人胆大。

  而四狼虽然在道上功夫也很强,但说到底不过是个普通的练家子。

  陆刚看准时机,侧头一偏,躲过了四狼的铁爪子一击。

  砰!

  铁爪子撞击在上铺的床沿上,顿时床铺的木头横飞出来,破裂完全。

  四狼见到陆刚竟然能躲开自己的铁爪子,也是一惊,他可能做梦都没想到陆刚竟然能轻易躲过自己的最拿手的一击。

  “既然你这么狠毒,也别怪我为民除害了。”陆刚躲过去之后,搓着手慢慢的摇了摇头,看着四狼,叹了口气,这家伙也真是太霸道了。

  直接一个猛虎下山,一脚踢去!

  咚!

  这一脚正中四狼腰间,四狼哀嚎一声,身体立刻急矮了下去。

  陆刚紧接着上前,五指拿捏成一个凤眼的手势,在四狼腰间的窑门穴处猛的一击,顿时,四狼又是一声凄厉的哀嚎。

  陆刚嘿嘿一笑,反手控制住四狼,然后手点在四狼的窑门穴上。

  这个穴道属于人体的三条疼痛经脉之上,虽然难找,但是只要找到之后轻轻用力,一般人都会疼的受不了。

  “啊,求求你放过我,刚才的事真的对不起。”四狼此时疼的是泪流满面,狼狈不堪了。

  “放你可以,把你做过的贩毒这样的昧着良心的事情都交代了!”陆刚知道这家伙自从被抓来之后,所有做的事情都没有交代。

  现在自己既然已经制服了这个家伙,索性做点好事,让他把所有的事情都交待了吧。

  “这……”四狼顿时踌躇起来,他知道交待了之后自己肯定会被定罪了,对自己可是大大的不利啊。

  “不交代是吧?”陆刚的手在四狼的腰间又是轻轻一抵。

  牢房里又是响彻一声哀嚎。

  四狼再也不敢反抗,忙不迭的答应下来,正好陆刚身上带着被江小雅审讯时候的纸和笔。当下也不多说,四狼只得接过来纸和笔之后把自己的罪行老老实实的写了下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