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黑店

|

  “小陆,你可真是厉害啊,这一次啊,幸亏有你!现在王狗被抓住了,他是杜松的狗腿子,杜松失去了这么一个重要的狗腿子,估计暂时不会打我们医院的主意了。”郑伟民高兴的握着陆刚的手,像个失而复得的孩子一样兴奋。

  安小花看到郑伟民如此感谢夸奖陆刚,她的心里不知为何,也隐隐的为陆刚而高兴。

  悄悄对江依瑶耳边说道:“陆刚还是很棒的啊。”

  江依瑶哼了一声,没说话。

  郑伟民高兴了一会,似乎又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脸上又堆起了一丝忧愁:“虽然王狗被抓了,但是在医院的周围还留下了他的很多余党,唉。”

  陆刚知道郑伟民好像还有难言的苦衷,于是追问。

  追问之下,终于知道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因为人民医院的存在,给周边带来了许多的人流量,所以以人民医院为中心,开了好多餐馆和各种小吃以及商店啊等各种服务性质的店铺。

  而王狗为了逼迫郑伟民答应进驻科室的要求,为了扩大影响力和施压,雇佣了一大批当地混混,这些混混对周边的商铺进行了各种打砸和骚扰,导致很多商铺纷纷的关门。

  王狗这一手非常的狠毒,因为他的真实目的,是让这些商铺的小老板们没有生意做,从而让这些小老板们给郑伟民施压,从而达到逼迫郑伟民要求成功的目的。

  毕竟周围商铺是小老板们的生活来源,这一不能的正常营业了,他们肯定急,一急就会向郑伟民闹啊。

  陆刚听到这里,只能感慨这王狗,不愧是杜松手下一个重要的人物,这个手段果然阴狠毒辣。

  郑伟民说完之后,摇了摇头:“唉,希望王狗被抓的消息传出去之后,那些小混混们早点从周围撤走吧。”

  虽然王狗被抓,医院里自然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郑伟民就先回去了。

  本来安小花还想邀请陆刚跟她和江依瑶一起去逛街,但似乎江依瑶有点不愿意,也只得作罢。

  陆刚和她们告别之后,此时心里最想见的就是陈晓梅了,其次就是曹清莹。

  而因为医院这几天放假,陈晓梅肯定不会去医院了,但是陆刚虽说和陈晓梅很熟,而且关系暧昧,但是却并不知道陈晓梅的家庭住址,所以即使心里很想找陈晓梅,那也是不可能的了。

  那就去找曹清莹吧,毕竟自从去了北戴河的休养院之后,自己和曹清莹的关系,在陆刚的角度来看的话呢,已经是更上了一层。

  想着,陆刚跳上了一辆公交车往曹清莹的唐朝小区开去,公交车经过了医院的时候,陆刚突然想起了郑伟民说的铺面的事情。

  到底这些小混混是怎么样在这里为难那些店铺的老板们的呢,陆刚心里一动,就想查看各究竟。

  想着,陆刚也就下了车。

  下了车之后,陆刚就绕着人民医院的围墙转了一圈,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人民医院旁边的一条街道上,果然,好多店铺都关了门,卷帘门上贴着告示“因为种种原因,本店暂停营业”的字迹。

  陆刚心里一动,这种种原因,恐怕就是郑院长说的当地的混混对这些店家进行骚扰和欺压,导致这些店铺都开不下去了吧。

  突然,陆刚发现在这所有的关门的店铺之间,竟然开着一家面馆,里面人还蛮多的,想到自己饭也没吃,再加上陆刚很想知道这家面馆为什么能开着,陆刚信步走了进去。

  叫了一碗牛肉面,一个纹着龙的青年走过来,穿着松垮的牛仔裤,把牛肉面往桌子上一扔。

  陆刚立即有些不爽,抬头看了青年一眼,青年竟然两眼一瞪:“怎么!活的不耐烦了,敢盯着老子!”

  陆刚很不爽啊,但是突然想到自己是来调查的额,不是来惹事的,就不跟这家伙计较了,算他命大,陆刚心想。

  再一看这牛肉面,我靠,这也叫牛肉面?清汤寡水的,只有两三块和指甲差不多大的牛肉。

  看来人多的店也坑人啊。

  三口两口吃完,那个青年拽拽的过来收钱了:“二十!”

  “他妈的这种猪都不吃的面也卖二十?你他妈的是来抢的吧!”本来吃这种面陆刚就胃口不好,这漫天要价,陆刚一下火了。

  “没错,老子就是抢!”青年轻蔑的看着陆刚,而同时身后已经围了几个同样纹着身光着膀子的壮汉。

  行,陆刚按捺心中不断涌动的怒气值,心里不断默念,不能惹事生非,不然这些人知道我是人民医院的医生的话,肯定会影响医院的声誉,而郑院长知道了也不好。

  “算我倒霉,二十就二十。”陆刚正准备掏钱。

  “刚才是二十,现在是五十!”青年依旧轻蔑的看着陆刚,以一种命令的口吻说道。

  妈的,见过欺负人的,也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

  陆刚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这家面馆的装修很新,桌椅和碗筷都是新的,一看就是最近开业的。

  再加上别的店铺都关门了,独独这家店竟然可以开着,难道那些混混大发善心,放过了这家店面?

  而这家店的服务态度这么恶劣,尤其是这青年,简直是典型的混混作风。

  这一切迹象都说明什么,说明这家店就是那些混混开的!

  他们把原来的店铺老板赶走,正好自己可以做生意了,这也怪不得这家店的服务态度这么恶劣,但是客人还是蛮多的,因为没有竞争嘛!

  想到这一层,陆刚心里突然嘿嘿一声冷笑,妈的,遇到我今天算你们倒霉了。

  “好,五十就五十,算我倒霉,来,给你。”陆刚晃着手里的钱。

  青年作出一副得意的样子,伸手去拿钱。

  因为陆刚的钱在手里放的位置很低,青年弯着身体去拿钱。

  砰!陆刚突然一提膝盖,猛的击打在青年面部,青年顿时捂着脸哀嚎着在地上打滚,鲜血从双手缝隙中渗透出来。

  “还没有有人想拿这五十块钱?”陆刚举着手里的五十,冷冷扫过那几个纹身的壮汉。

  “阿强被打了!妈的,上!”几个壮汉操起板凳椅子,就向陆刚冲来。

  “好,今天老子就废了你们这黑店!”见到对方不但不反思自己恶劣的行为,反而向自己冲来,陆刚一瞬间怒气冲到头顶,周身燃烧着一股风暴!

  今天老子就替天行道!

  和你们这些混混们战一战!

  直接跃起!直接踢中冲在最前面那壮汉的胸口!

  这一招,正是咏春拳。

  那壮汉哼都没哼,整个人就直接飞出了十几米远,跌落在面馆后面。

  接着,陆刚身体一旋,又来到第二个壮汉身前。

  壮汉狂叫着把手里的板凳向陆刚身上砸去。

  陆刚右臂出拳,迎着板凳出拳!

  砰!整个板凳竟然被陆刚的拳头直接击中两半,拳头正中大汉的鼻子,大汉整个人就倒了下去。

  旋风腿!

  陆刚腾空!

  砰砰砰!剩下的几个全都直接飞了出去,几乎几秒钟的时间,陆刚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了。

  这么打斗,面馆里当然一个吃面的都没有了,都跑出去站在旁边围观了,此时见到陆刚把这些大汉打得落花流水的,一些人脸上暗暗露出喜悦的表情。

  看到没有人再上,陆刚大声宣布道:“这家是个黑店,今天吃早饭的,不要付钱!”

  围观的群众争相鼓掌,看来也是受到这家黑店欺压的了。

  一个年长的大伯走到陆刚身边:“孩子,你是做了好事,但还是小心点啊,这家店是这里的混混们开的,这些混混们把其他的店铺都赶跑了,还打人,而且据说还是王狗的手下,我看你还是赶紧走吧,这些都是小喽罗,一会儿那些当大哥的就来了。”

  陆刚点了点头,看来自己果然没有弄错,这个店果然是那些混混们开的,只不过王狗,嘿嘿,这时候恐怕正在警局接受周猛他们的审讯吧!

  “孩子,你快点走吧,别让他们来找到你了。他们的手段真的很黑。你放心,我会叫街坊邻居不会透露你的行踪的。”大伯看陆刚还不走,有点着急了。

  陆刚当然不怕,不过他也没有向大伯说明王狗已经给自己制服了,这些话不必要向大伯说,点头谢了谢大伯,然后陆刚向医院后面的另一个巷子走去。

  没走几步,就看到一个关着的门面,上面写着“阿珍面馆”。

  不过这几个字还有匾额都显得有几分破旧,显然这家面馆也是关张很久了。面馆门口是一对母女,大约三十来岁的模样,模样身为俊俏,风韵动人,但衣着简朴,穿着简单朴素的衣服,但是仍然遮掩不住身体里那丰腴性感的曲线。

  女儿五六岁的模样,长得极为可爱动人,俏生生的面貌多变的表情,看来得到了少妇的很好遗传基因。

  此时,少妇端着一碗粥,正给女儿喂饭。

  “妈咪,我不想吃天天吃粥啊,我想吃肉肉。”女儿撅着嘴说道。

  少妇叹了口气,脸上掠过一丝难过,摸了摸女儿的脑袋:“贝贝乖啊,妈妈过几天就给你买肉吃。”说完,抬头看了看上面的“阿珍面馆”几个字,又是叹了口气,眼神里隐藏着无奈。

  陆刚心里一动,似乎明白了什么。

  走上去:“姐姐你好。”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