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巷战

|

  “你好啊。”少妇发现了陆刚,轻轻略了略旁边的头发,对陆刚笑了笑。

  好漂亮的少妇,尤其是那撩头发的动作,简直性感极了,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我看这家面馆应该是你开的吧?”陆刚指着上面的匾额问道。

  少妇点了点头,眼神里又是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无奈和难过,勉强笑道:“是啊,不过我们已经不开了,那条巷子里有一家面馆,你要想吃面可以去那里。”

  少妇指的方向正是刚才陆刚去的那家混混们开的面馆。

  现在为止,陆刚基本全部明白了。这家面馆应该也是被那些混混给逼的停业了,看来王狗雇佣的这群人还真是黑心啊,连孤儿寡母都不放过。

  面馆没法开了,这对母女所以没有了经济来源,导致现在小女孩只能每天早晨喝粥,连肉都吃不起了。

  “我就想尝尝你的手艺,你给我煮一碗吧!”陆刚盯着少妇的手看了看,“这么漂亮的手,煮出来的面一定很好吃。”

  少妇的脸上闪过一丝红晕,同时眼睛也闪闪发光,毕竟被别人夸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

  不过似乎想到了什么,少妇还是回到现实,说道:“我们真的不做面了。”

  “就一碗嘛,一碗应该不会被发现的。”陆刚知道少妇担心什么,但是他也没告诉少妇自己刚才大闹了那家黑店,而且那些混混的老大王狗都已经被抓了。

  只是继续要求着,看少妇的反应。

  少妇想了想:“好吧。”

  少妇进去煮面,陆刚就在外面逗那个叫贝贝的小女孩玩。

  没多久,一阵扑鼻的香味就传到了陆刚的鼻息里,少妇端着面出来了。

  面是素面,因为少妇家里没有任何的卤味和荤菜,但就是这素面香味如此浓厚了,那如果是卤面的话,又得多好吃啊!

  “好香,你的手艺可很好。”陆刚笑着夸道。

  少妇有点羞涩的笑了,不过不时向巷子那头看去,似乎在观察什么。

  突然,少妇脸上羞涩的笑容凝固了,随即变得害怕起来,一把抓着陆刚对说道:“小弟你快走吧!”

  不出所料,肯定是黑店那些人找过来了。

  陆刚也看到了巷子口出现了十几个人影,为首是一个四十多岁,扎着小辫子的男子。

  这些人都拿着劈刀和铁棍。

  少妇知道这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连忙把女儿抱在怀里。

  “龙哥,就是这小子,不但打伤了我们好几个兄弟,还让客人不付钱!”人群里,一个捂着眼睛,满头绷带的青年指着陆刚,正是刚才在黑店里给陆刚端面的那个。

  龙哥带着十几个人声势浩大的向陆刚走来,十几个人立刻几乎把这个小巷子给站满了。

  陆刚稳稳的坐着,连看都没看这些人,慢慢的品尝手里的面,根本没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一边吃,一边慢慢的说道:“唉,跟这碗面一比,刚才那家黑店的面简直就是垃圾啊。”

  “小子,你还敢说!”那青年大叫一声,仗着人多,拿着铁棍就向陆刚冲来。

  却被龙哥制止住。

  龙哥戴着金项链,膀子粗壮,一看就是混迹于社会多年的社会人员。

  龙哥向陆刚一拱手:“兄弟,那条道上的?”

  “为什么每个不良社会都会这句台词呢?”陆刚一副淡淡若无其事的模样,“为什么我要是道上呢?我没有哪条道上,我就一个人混。”

  龙哥眼神一收缩,表情也变得谨慎起来,他混迹社会多年,当然知道有一些人喜欢独来独往,从来不属于任何帮派,但这种人一般都是实力特别强的,而且还有可能和一些大帮派的老大们是好朋友。

  一般这种人,甚至比一个帮派还难惹。

  “好,兄弟够牛,我赵龙敬你一碗酒!”赵龙拿起旁边的碗,旁边一个手下捧上酒,“但是兄弟你可知道,我们都是什么人,我相信你在金陵市,一定听说过狗哥的名头吧。”

  这个龙哥,正是王狗的手下,以王狗的名头在这里欺压良善,很是嚣张。

  王狗的名头非常好使,所以龙哥在这里还从来没遇到过硬茬,这回拿出王狗的名头,心想这小子一定会吓得不行。

  “王狗?就是那个只会用女人挡枪的软蛋?”陆刚嘴角轻扬,眯着眼睛,“另外,你和我喝酒?你不配。”

  周围一下子躁动起来,赵龙的手下躁动起来,这些人当然也听说了王狗被警察抓走的事情,但是第一谁都不知道是陆刚让王狗被抓走的,第二,当时王狗被抓的时候这些人都不在现场,所以谁也不知道王狗是用燕子姐当人质来挡枪这件事的。

  说实话,这些人并不担心王狗被抓,毕竟在他们的心里,狗哥是手眼通天的人物,去个警局只不过是走走样子,过不了几天就会出来的。

  但是这小子竟然有人敢这么跟赵龙说话,而且还侮辱王狗,这下必然死无全尸了。

  赵龙脸色也是骤变,不甘心在众多手下面前被一个青年羞辱。但他老于世故,发现陆刚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并没有那种刻意虚张声势的感觉,反而是一种淡淡的忠告。

  心里也不禁有些惊异,这青年到底什么来头,竟然如此古井不波!

  “为什么?”赵龙强压着心里的怒气。

  陆刚微微一抬头,两道凌厉的目光如同闪电一般!

  赵龙心里在这炎炎夏日,竟然有了微微寒意!

  这道寒意甚至比自己在王狗面前感觉到的压力更大!

  “就因为你的碗不配!”陆刚说完,把手里的面碗轻轻放下,放在了桌子上。

  面碗的四周碗边赫然多了几道手指的印子!

  赵龙大骇,一个人能用手指在瓷碗边上印出手指印,这得多大的力量!

  这力量自然来自于六脉神剑,此时陆刚已经具备了基本的六脉神剑的功法,在瓷碗上印出手指印说实话对他来说只是儿戏而已。

  “现在你说说还配不配?”陆刚问道。

  赵龙头上冷汗涔涔,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他也不相信人类可以有这么大的力量,自己的帮派里面也有一些力量很大的人,但跟陆刚一比,简直是儿童比成年人。

  “不配,的确不配。”赵龙不但心里胆寒了,气势上也立刻输了一着。他知道今天失策了,即使带了十几个人也不可能再眼前这个青年身上讨到任何便宜。

  一挥手,带人就准备灰溜溜的离开。

  “慢着。”陆刚声音不大。

  但是赵龙立刻就停住了,他不敢不停住,此时这个青年的声音里有着不可抗拒的力量。

  赵龙也奇怪自己一向甚至是把死放在外的,没想到今天竟然对着青年产生了一种畏惧。

  “从明天开始,阿珍面馆正式开张,你懂吗?”陆刚淡淡的说道。

  虽然是问句,但赵龙听起来里面隐隐含着一种命令的口吻,看起来像是在商量,但其实一种毫无疑问的决定!

  “懂,我懂!我到时候会派人送花篮。”赵龙连忙说道,好像恐怕自己说的慢一点,陆刚就会发火了一样。

  就在赵龙带着十几个人准备走出巷子的时候。

  那个被陆刚打过的青年突然一声大喝:“妈的,我们十几个人还怕他一个啊,这家伙把我打得这么惨,兄弟们跟我上啊!”

  那十几个人被这青年一搅合,都是一愣,他们本来都是穷凶极恶之徒,再加上刚才离得远也没看清楚陆刚手指捏碗的功夫,跟着青年就挥着砍刀向陆刚冲了过去。

  啊!杀!

  一条窄窄的巷子里,十几个纹身壮汉挥着砍刀,疯狂的砍向陆刚!

  来的好!

  陆刚嘴角微微笑着,突然手一扬起,面前那张起码有十几公斤的榆木桌子顿时被扔起来飞向十几个壮汉。

  桌子在空中的时候似乎被什么猛力击中一样,立刻解体!

  变成四分五散的木棍飞向那十几个壮汉!

  漫天飞羽一般的木棍!

  刷刷!哧哧!沉重的木棍高速砸在这些壮汉身上,有的立刻就骨折倒下,有的木棍甚至如同箭雨一般射进了壮汉的身体上,当场这些人就疼的大叫起来。

  几乎就是几秒钟的时间,十几个壮汉就横七竖八的倒在了巷子里,即使冲在最前面的壮汉,距离陆刚也有五六米远!

  可见他们根本都没有冲到陆刚身边,就全军覆没了。

  赵龙看着眼前的一幕,全身冷汗,双腿不停的打着哆嗦。他也不是没经历过不良社会的群架,但从来没见过这么凶狠厉害的功夫。

  太霸道了!

  “明天派人送一张新的榆木桌子到这里来。”陆刚看着赵龙说道,目光简单,没有一丝凌厉。

  但赵龙却觉得那目光简直如电如刀,连忙低下头:“一定照办。”

  赵龙带着那些人踉跄离开巷子。

  陆刚这才转过来,微笑着看着面前的抱成一团的母女。

  “明天你的面馆就可以重新开张了,今天你可以去准备一下了啊。”陆刚笑着说道,目光里充满了让人安心的眼神。

  一刹那,少妇眼里盛满了激动和感动的泪水,差点就跪了下来:“谢谢你,小弟。”

  陆刚急忙伸手拦着她,却一不小心碰到了少妇胸前。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姐姐。”陆刚急忙道歉。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