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医学博士

|

  黄多多被众人簇拥着,坐在赵青衣的床头,俨然,是众人的焦点。

  黄多多和陆刚一样,第一步都是抓握赵青衣的手腕,仔细的辨听脉搏的跳动,因为从脉相里可以看出很多身体内部的其他病灶。

  陆刚知道抓着赵青衣的手腕的感觉,那种柔软对于男人来说,那充满了幸福感,看到黄多多抓握赵青衣,陆刚不由有几分嫉妒起来。

  只见黄多多眉头紧皱,听了一会儿赵青衣的脉搏。

  倒也像模像样的。

  毕竟顾长江称呼他为黄博士,无论如何,能做到博士的学问,自然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陆刚心里还是很希望黄多多具有真材实料,能治好赵青衣的。

  说实话,他一点都不嫉妒黄多多,不像某些身怀绝技的人总是希望对手不行,然后自己扮猪吃虎装逼。

  陆刚一点都不想扮猪吃虎。

  他只希望赵青衣能快点好起来。

  毕竟第一赵青衣是顾晓琪的妈妈,如果赵青衣出了事情,晓琪肯定也不好过。

  至于第二点,陆刚心里是隐隐竟然似乎对赵青衣产生了某种感觉,当然不能就肯定说陆刚产生的是感情,也不能肯定的说是陆刚爱上了赵青衣。

  那只是一个少年见到一位美丽的成熟女士,自然而然产生的感觉。

  所以,陆刚宁愿自己不扮猪吃虎,也希望黄多多能治疗好赵青衣。

  当然,如果让自己来治疗那肯定更好,不过按照眼前的形势,看来那是不可能的了,因为顾长江从中作梗,肯定不会让自己碰他的妻子的。

  “黄博士,怎么样?”黄多多一番检查之后,顾长江急忙问道。

  黄多多脸上露出自信的表情:“放心吧,顾总,这病我可以治疗,过不了多久,尊夫人就可以醒过来的。”

  此话一出,顾长江和顾晓琪脸上露出放松的表情。

  刚才那份紧张也随着黄多多的这番话而消逝了。

  只有陆刚还有所怀疑,他当然希望黄多多的自信是有资本的,但是病情不同儿戏,尤其是赵青衣这突然昏迷,如果黄多多错误诊察的话,那后果不堪设想。

  “黄博士你好,可以说一说赵女士的病情吗?具体一点的。”陆刚突然说道,他可以不治疗,但是必须要听一听黄多多是否真的做到了精准的诊疗了赵青衣的病情。

  黄多多突然见到一个少年向自己问话,皱了皱眉,轻蔑的看了陆刚一眼。

  而顾长江见到陆刚惹得黄多多不爽了,顿时对陆刚更是火爆三丈,立刻上前推搡陆刚:“喂,臭小子你怎么还再这里,再不走我就报警了!”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顾长江这样推搡自己,陆刚也就给他个面子,主动出去了,但是现在关系到赵青衣的生命,即使顾长江是顾晓琪的爸爸,陆刚这时候也顾不得了他的面子了。

  所以这一次顾长江推搡陆刚,陆刚就站定了不动。

  顾长江这一推,陆刚竟然纹丝不动!

  顾长江顿时吃了一惊,急忙手下加大了力道,但是陆刚却仍然是纹丝不动就如同脚下扎根一样。

  这不合常理啊。

  顾长江四十多岁,正是年富力强的年龄,看上去力气应该比陆刚大许多。

  而且陆刚是站着的,这样就更应该好推一些,即使顾长江没有陆刚的力气大,也应该把陆刚推一个趔趄的,但是现在顾长江用尽了全力,甚至脸都涨的通红了,陆刚却依然一丝不动,这简直让顾长江下不了台了。

  “黄博士,我想你不会说不出来吧!”陆刚不走的目的就是继续询问黄多多,为了赵青衣,他不得不得罪顾长江,他留下来的目的就是继续逼问黄多多。

  第一次陆刚逼问黄多多的时候,黄多多轻蔑的不回答,这就表明了态度,一般情况下,对方应该就尴尬不会继续追问下去了。

  但是黄多多恐怕做梦都没想到陆刚竟然还继续追问。

  这真是脸皮够厚的了。

  被陆刚一而再再而三的追问,再加上病人的家属都在周围,都这个时候了,也不好意思不说了。

  “哼,我黄多多美国医科大学毕业,从医数十年,对于中医的诊疗一直颇有心得,怎么可能会诊断不出,这位小朋友,既然你固执的请教,我就说给你听!希望你能听懂我言语里的专业用语。”

  黄多多先是来了一段对陆刚表示轻视和讽刺的开头词,然后就继续说道。

  “赵女士刚才的脉搏虽然很稳定,但是跳动不足,脉相微弱,我把她的脉相进行了二项式的三次因分解之后,单独过滤了出她的心经脉,发现她的心经脉有问题,心经脉跳动衰弱,和常规的正态分布不同,所以必须从心经脉上进行调理入手。”

  黄多多一副侃侃而谈的样子,显得非常自信。

  他声音沉稳,用胸腹发音,显得特别的让人有亲近感,一看就是专门练过喉结发音的,而且这一番话里面用到了很多专业的用词,给人一种很专业的感觉。

  所以顾长江和亲戚们都听得不断的点头,目光里透露出惊喜。

  陆刚点点头,这黄多多看来还是有两把刷子的,至少居然会懂得三次分解脉搏,要知道普通的中医只懂得从脉搏里看病情,很少有人会把脉搏分解之后进行疾病诊察的。

  不过接下来黄多多的诊疗结果陆刚却并不认同。

  因为脉搏过滤之后如果是心经脉有问题,自然是很有可能是心经脉的原因,不过因为心经脉是很特殊的一条经脉,它除了自身有问题之外,还很有可能是因为肠胃脉络的影响,也就是说肠胃脉络也有可能影响心经脉,并不一定是心经脉的问题。

  换句话说,假如真的是因为肠胃脉络影响了心经脉,这一次黄多多把心经脉的情况给抑制下去了,但是这就是所谓的治标不要治本,以后还有可能会复发的。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心经脉有问题的话,很有可能是肠胃脉导致的呢?”陆刚提醒道。

  黄多多陡然从陆刚的嘴里听到肠胃脉,就知道陆刚也很懂这些,不由吃了一惊,要知道心经脉和肠胃脉这些知识,普通人根本接触不到。

  别说普通人了,就是普通的中医,也是根本听都没听过!

  而黄多多之所以懂得这些,是因为他是博士的原因,一个偶然的机会,在英国留学的时候在皇家图书馆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一本书。

  这是一本来自中国的古书。

  是当年八国联军从圆明园里抢劫走的一本古书。

  古书上记载了脉络方面的知识,这些知识在清朝的时候就已经失传了。

  黄多多掌握了这些之后,找了一个机会悄悄的把古书从图书馆里偷了出来,从来没有告诉任何其他人,一直以为这整个世界只有自己掌握这种脉络知识。

  但是没想到今天眼前这个年轻的少年竟然也懂!

  不过说实话,那本古书晦涩难懂,黄多多只看了十来页就再也理解不下去了,但是仅仅这十来页已经让他迅速跻身于中医界的高地位了。

  而前十来页也没有说到肠胃脉和心经脉之间的联系,所以陆刚说的,黄多多自然是不认同。

  “这两种脉络各自独立,彼此之间没有任何联系,心经脉产生的疾病就必须通过调节心经脉来治疗,和肠胃脉没有关系!”

  黄多多恼怒陆刚竟然敢质疑自己。

  “但是……”陆刚皱了皱眉,本来以为黄多多颇有能力的,但是现在看起来,这家伙也是个半桶水啊。

  “没有什么但是了。”黄多多似乎不愿意再和陆刚对话了,转头对顾长江说道,“顾总,这人是谁?也是你请来的医生吗,看他似乎很懂的样子,在下不才,如果他要给尊夫人治病的话,那在下就告辞了。”

  说着,黄多多一拱手,似乎就要走了一样。

  这一下,顾长江是急忙拦住他,转头更是愤怒的盯着陆刚:“臭小子,快走!”

  黄多多这一招真的很毒。

  那就是用他自己来逼迫顾长江赶走陆刚。

  言下之意就是要么是陆刚来治疗,要么是他来治疗,给顾长江出了这个选择题,而顾长江自然是选择他了。

  陆刚虽然很郁闷,但也没办法,毕竟顾长江是一家之主,是赵青衣的家属,他不给自己留下来,自己就没有权力也没有资格留下来的。

  没办法,陆刚只得离开急救室。

  刚走到外面,身后突然被一个温暖的身躯抱住了,回头一看,正是顾晓琪:“陆刚,你别介意,也别生气啊。”

  陆刚摸摸顾晓琪的头发:“琪琪,叔叔对我成见太深,我也没办法继续留下去了,我先回去,如果阿姨有什么任何反常的情况,你一定要及时通知我。”

  想了想又说道:“还有,要注意那个黄博士,他有些本事,但是这人却技艺不精,本事不高而且人又骄傲。他给阿姨治病的时候,你一定要留意,如果你觉得你怀疑的地方,也一定要及时告诉我。”

  “嗯!”顾晓琪重重的点了点头。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