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天才!(求收藏!)

|

  张狂此时手中握着他期待了已久的‘方天画戟’!心中极为振奋,不由得暗自点头:“这方天画戟真如师傅所说,功能强大而且还很实用!”张狂不由得再次一声感叹。

  “这方天画戟足够八尺长,而且还有一百五十八斤的重量,张狂,你用的起来吗?”张狂的师傅不由得疑问道,因为虽说一百多斤对于修者来说并不是很重,可是要想对将这足有一百五十八斤重的方天画戟施展,并且能够用它起来战斗,施展者的双臂至少也要千斤之力才可,想到这里张狂的师尊不由得疑问像张狂。

  “师傅,放心吧,这一百五十八斤的方天画戟对于弟子来说,舞动起来并不是什么难处。”张狂自然也知道,想要舞动这足有一百五十八斤的方天画戟,双臂没有千斤之力是舞动不起来的,可是这些对于双臂拥有着万斤之力,的张狂的这个怪物来说,这一百五十八斤的方天画戟简直就是小儿科罢了。

  “好吧,老七,为师就让你试试,你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啊,等下你舞动方天画戟的时候你就死心了。”张狂的师傅一看张狂自信的表情,他不由得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对着张狂说道。

  “呵呵,师傅你就看着就好了,你退开一些。要不徒弟有些施展不开。”张狂颇为自信的微微的一笑,看了看周围的空间,便对着旁边的师尊说道。

  听到弟子的话语,张狂的师尊也不好站在那里,立即的闪到了一旁,不过在张狂的师尊的嘴角之上却挂着一丝浓浓的笑意存在,很明显,张狂的师尊并不怎么看好张狂能够舞动好这杆足有一百五十八斤的方天画戟,并且能够很好的操作起来。

  “呼!”张狂微微的提了一口气,接着右手猛地朝旁边一抓,电光火石之间便一个手抓住了方天画戟的戟杆,之后右手向上一扬,便将那足有一百五十八斤之重的方天画戟猛地横在了胸口的正前方,而且在张狂猛的一用力之下,方天画戟的戟杆更是发出了“嗡嗡”的响声,不断的在张狂的手中均匀的颤动着。

  “小子,好大的力气!”刚才还在旁边冷笑,并没怎么看好张狂的师尊,被这张狂猛地一个动作惊得立马收起了轻视的心态,而且张狂的师尊的双眼之中更是流露出了浓浓的惊讶的光芒,更是发自内心的真心赞叹道。

  要将一百五十斤的方天画戟,单手没有弯曲抓到胸前,而且更是用力将方天画戟弄出嗡嗡震动的声响,这看是简单,可是却需要远超正常人的力量才能一气呵成的做到。

  “这小子,看来老夫还是有些没有真正了解他,没有想到这小子在如此大的年纪,居然就有如此之强的巨力。”张狂的师尊又是暗自的赞叹了一声,他没想到自己的弟子居然拥有着如此巨力。

  单手将方天画戟笔直的放在了胸前,张狂微微的听着戟杆之上传出的“嗡嗡”的震动的声响,他很是享受这种声音。

  接着,张狂略一沉吟,便是左手猛地向上一伸,便抓在了方天画戟的戟杆末端,然后张狂将方天画戟指向了正前方,最后张狂双手的手腕快速转动,使得方天画戟在他的手中也是一阵极速的旋转,这旋转起来的方天画戟在张狂的手中好像有了灵性,宛如狂龙出海。

  张狂使手中的方天画戟旋转着的同时,自己的动作也是没有一丝的停顿,接着便一个踏步猛地向,那完全由比石头还要坚硬的兵器库房的地边向下刺去。

  “扑哧”一声,张狂舞动着的方天画戟并没有在,和花岗岩的地面的碰撞之中发出巨大的声响,反而就是想刺豆腐一般,没有丝毫的停留,便将方天画戟的戟头和旁边的月牙刃整个一同的刺入到了花岗岩的地面之中,更是没有发出巨大的噪声。

  张狂盯着那被自己的方天画戟插入的地面的位置,不由得显露出一丝满意的神色,接着他便是收起了满意的神情,然后双目紧紧的盯着方天画戟的戟杆,然后使出全身所有的力气注入道双手之上,然后猛地转动插在花岗岩重的方天画戟的戟杆。

  “咔吧!”一声!在张狂大力的转动之中,由于方天画戟插在花岗岩之中还包括着月牙刃,,所以在这狂的这一大力扭动之下,原本只是一个窟窿的花岗岩铺成的地面,这一刻也是忽然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师傅,你看弟子适合用方天画戟吗?这俩下弟子舞动方天画戟还可以吗?”张狂收起了力气,看着那被自己全力一击之下造成的坑洞,不由得信心十足,很是得意的问向了在一旁观看的师尊。

  张狂的师尊看着张狂舞动方天画戟的时候,造成的那个巨大的坑洞,一时间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眼神更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张狂舞动方天画戟造成的那个大坑直勾勾的看着。

  张狂刚才舞动方天画戟的时候,动作没有一丝的停顿,直接一气呵成,这些看起来很是简单。可是张狂毕竟之前一次都没有使用过方天画戟,此时第一次使用方天画戟就能使出这种强大的威力,怎能不让张狂的师尊吃惊?!

  单单就谈张狂抓住方天画戟的那一转,便是没有三五年的功夫,那是用不到像张狂施展的那么行云流水,那么完美的,而且无论那将方天画戟笔直的横在胸口使其发出”嗡嗡“的声音和那充满霸气的旋转,和那狂猛的一刺,都是极为彰显了足够的霸道和技术。

  “师傅,弟子刚才练得怎么样啊?”张狂提着方天画戟大步的走向了师尊的身前,摇了摇师尊的身子问道。

  “天才!天才啊!方天画戟好像根本就是为你量身打做出来的一样!”张狂的师尊被张狂摇动了身体一下,此时才从惊讶之中清醒过来,只不过张狂的师尊还是没有恢复彻底,接着便由是连续三声的大声赞叹着自己的弟子。

  这力气可以分体质,不过这使用方天画戟却是主要需要对技巧掌控,张狂初练方天画戟便能耍到如此地步,已然很是不容易。

  “老七,你跟我说实话,以前你没来黑龙宗之前有没有学过使用方天画戟的招式?”

  张狂的师尊虽说赞叹张狂刚才使用方天画戟的招式,可是这也使得他对自己的徒儿产生了浓浓的怀疑,他很是怀疑张狂肯定以前学过方天画戟的招式,要不然他根本不可能达到这种使用方天画戟行云流水的境界。

  “师傅,我并没有跟别人学过啊,刚才我连方天画戟的样子都没有看到过啊,之前怎么可能学过方天画戟的使用招式呢?”

  张狂听着师傅对自己的怀疑,张狂也不由得很是无奈,他本来就不知道有方天画戟这种兵器的存在,这看到过方天画戟也就现在是第一次,更别说以前和别人学过使用方天画戟的招式了,张狂很是郁闷的回答向自己的师尊。

  “哈哈!没想到我北域这苦罚之地居然还能孕育出这种奇才出来,看来是我多虑了啊。”

  张狂的师尊在张狂的回答时,便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张狂的双眼看去,因为他知道只要人一说谎或者受到惊吓,瞳孔就会一瞬间的忽然缩小。

  可是在他的仔细的观察下,自己徒儿的瞳孔并没有一丝的变化,这也就说明了自己的徒儿并没有对自己说谎话,只是自己想多了。

  有了这一证实的消息,他不由得更是赞叹起来,张狂的师尊更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能拥有这么好的运气,收了一个简直可以称作为奇迹般的弟子,所以他发自内心的一声大笑之后,便是真心的赞叹着张狂这个总能给自己创造奇迹的弟子。

  “师傅,弟子这回可以使用方天画戟了吧?”

  张狂一听师傅现在此时心情很好,更是好像对自己刚才耍的那俩下子的方天画戟的招式,极为满意,有了这些保证,张狂急忙趁热打铁,快速的向着自己的师尊问道。

  “嗯,你这小子咋这么多废话呢?这还用问为师吗?你小子方天画戟没有人叫就能使的像模像样,更是可以施展出一丝气势,须知使用兵器并不是摆出一些花架子,而是要能使出气势融入到兵器之中,你小子要是不用方天画戟你想用什么啊?!”

  张狂的师尊一听张狂的问话,不由得很是生气,心想‘我这小弟子,修炼天赋,为人处事什么的各个方面都好,怎么就是这脑子有些笨啊。’于是,他便对张狂大声的教训道。

  “靠,这也能怨我,不是师傅您老人家一直说我不适合用方天画戟做兵器吗,怎么这一会儿,又埋怨到我头上来了呢。”

  张狂听着师傅的话语,不由得一阵无语,原本就是自己的师傅不让自己使用方天画戟做兵器,现在居然埋怨起了自己,可是对于师傅经常性的喜怒无常,经过和他这些天的接触张狂也是了解了自己师尊的怪脾气,于是,张狂的这些话也是在心中想了想便也是没有说出口。

作者有话说:“喜欢《武神天下》的朋友!请收藏!火票!你们的支持是我更新最大的动力!”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