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酒吧协议!

|

  吴天看着面前喋喋不休的吴语嫣,一脸的苦笑。

  吴语嫣在看到项链之后的反应在他的意料之中,无论是谁,当他知道那是自己失踪十几年的哥哥之后,都会不可置信,甚至难以接受,然而,当自己肯定的说出自己的名字,表明那条项链是自己的之后,这丫头竟满脸的怀疑。

  一个个问题不断抛出,有他们二人之间的秘密,有一家人曾经拥有的回忆,若不是吴天的记忆还算是不错,说不定如今早已被当作骗子来对待了,而随着吴天丝毫不差的回答出来,吴语嫣的面容终于真正的露出了激动的神色,最后更是猛地扑进了吴天的怀中。

  “哥,你终于回来了,这么多年你究竟去哪里了,也从不回家看看,我们想死你了,呜呜…”

  这一瞬间,吴天心中有着莫名的幸福,还有满足,不过吴天拍了拍吴语嫣的后背,终究问出了疑惑很久的问题:“语嫣,为什么家里只有你一个人,爸爸妈妈呢?!”

  哪里知道,吴语嫣听后却是哭的愈发厉害:“哥,爸…爸在你失踪之后的第三年就出车祸死了,妈现在重病,还在医院里面治疗,不过,你放心,妈现在已经脱离了危险期,医生说修养一段时间就回康复的。”

  吴天瞬间如遭雷击,刹那之间双眼变得空洞,有着不信,以及不甘。

  十几年过去,如今自己回到家中,本也只是想要和自己家人过完平凡的后辈子,哪里会想到父亲早已死去多年,母亲病重躺在医院。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和我仔细说说家里的情况。”强行压抑住心中的躁动,吴天又是低沉的问道。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妈妈说,当年你突然之间失踪,爸爸妈妈几乎将家中所有的财产都变卖了去找你,可是依旧杳无音讯,最后是家里太穷,实在没有办法了,爸爸妈妈才暂时停止了去寻你的念头,不过爸妈这个念头却从未停止过,为了挣钱,爸妈尽可能的多接活,后来爸爸是因为太过劳累,没有休息好,才出了车祸。”

  “家中只留下我和妈妈,家里的情况变得更加糟糕,后来妈妈又要供我上学,所以直到现在也没有出去寻你,却没想到,妈妈前段时间被查出了胃癌,一度神志不清,那段时间,妈妈嘴中还不停的念叨你的名字,说是…说是对不起你。”想起昔日不堪的生活,吴语嫣顿时又是变得哽咽起来。

  如今的她说起昔日,也只是一笔代过而已,可是只有亲身经历过才知道那究竟是怎样的一段岁月。一个女人拉扯着一个孩子,没有家里支援,没有正宗的工作,那种生活根本无法相像,而且如今的吴语嫣更是上了大学,里面的辛苦可想而知。

  饶是冰冷的吴天,此时也是鼻尖酸楚,一度陷入无言。

  “不过现在好了,哥哥你回来了,妈妈的病情也已经得以控制,以后我们三个人就能够在一起好好生活了,如果妈妈看到你回来了,一定会非常非常开心。”

  想到母亲看到哥哥那时会出现的表情,吴语嫣又是笑了起来。

  吴天重重吐出一口浊气,勉强的将自己心中的躁动压了下去,如今事已成为事实,他怎样也是于事无补,只要母亲无碍,他以后好好拟补就是。

  不过,猛然吴天像是想起了什么,又是问道:“刚刚在进来之前,我似乎听到那个王魁说什么卖身到酒吧陪酒,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听到吴天问起此事,吴语嫣顿时慌乱起来,这是她无路可走做的决定,若是被母亲知道那引起的风波不可想象,可不如此又能够如何?!难道让她亲眼看到自己的妈妈死去?!

  吴天看着慌乱的吴语嫣,眉头蹙起,暗道果然有这件事情。

  “语嫣,如今哥哥回来了,一切自然有哥哥帮你,你一定要和我说实话,那究竟是什么回事?!”

  吴语嫣紧咬贝齿,眼中充斥着纠结,却始终没有说出话语。

  吴天面色一沉,说话的语气也是加重了许多:“语嫣,莫非你不相信哥哥?!还是希望妈妈来问你!”

  “别,哥,不能让妈妈知道,妈现在还没完全康复,若是她知道了那就完了,我…我求求你了!”听闻吴天要告诉妈妈,吴语嫣面色大变,连忙制止。

  “那你就老老实实的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好…好吧。”

  原来,前一个月吴语嫣的妈妈秦云突然晕倒,在医院之中竟检查出患了胃癌,要想活命只能尽快安排手术,可是单单手术费就要数万,还有后期的康复治疗,那吴家如何能够支付的起。

  吴家也从那时候陷入混乱,秦云顽强坚持回家修养,可吴语嫣岂能看到自己的母亲活活病死,但是那时候的她只是学校的一名学生,哪里能够有那么多钱。

  一次偶然的机会,吴语嫣听说大学校园之中也有一些女生在外面兼职,却挣钱很多,有的一夜数万,甚至数十万,吴语嫣顿时起了心思。

  只是,在一番了解之下吴语嫣得知那些女人皆是被一些有钱人包养着,虽然想救自己母亲,吴语嫣也是陷入了纠结,最终是在一个酒吧的会客之中,她意外的结识了东方雪莲。

  东方雪莲,定海著名酒吧摩天的掌舵人,三大黑帮之一的血玫瑰老大,在整个定海都是响当当的人物。

  当然,这一切吴语嫣并不知晓。

  为了挣钱,吴语嫣虽然排斥被人包养,但是因为吴语嫣是学校的校花之一,平时追求她,约他的富家子弟根本不在少数,平时吴语嫣都是想方设法拒绝,那一天,她却是咬牙答应了。

  只是那一次在摩天聚会,她被那些所谓的朋友故意灌酒,吴语嫣心中明白对方的图谋,也就执意推迟了几次,结果却是惹得那些公子哥暴怒,在摩天酒吧引起了一阵骚动,甚至惊动了东方雪莲。

  最终,是东方雪莲将吴语嫣保住,或许是吴语嫣与那酒吧女子太不搭调,东方雪莲竟询问了吴语嫣的情况,而吴语嫣逃出狼爪,心中对东方雪莲感恩,便将所有的事情告诉了东方雪莲。

  也是在东方雪莲的建议下,二人签下了一份协议,那就是东方雪莲支付吴语嫣十万现金,而吴语嫣必须在摩天酒吧工作一年,虽然开始的时候吴语嫣抗拒,可最终却还是咬牙答应。

  吴天听完之后面色阴沉,这个世界太复杂了,人心更是难测,他可不相信那个所谓的东方雪莲会那么好心,让吴语嫣在摩天酒吧工作,必有所图。

  “她可提出了其他的什么要求?!”吴天又是郑重的问道。

  “哥,你…你可千万不要误会,东方姐姐对我很好的,我虽然在酒吧工作,但是东方姐姐根本没有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平时也只是负责酒水服务,根本不是什么陪酒,更不是…不是卖身,你千万别听那个王魁胡说八道。要不是东方姐姐预支的十万现金,妈妈也根本不能做好手术,我说的都是真的,哥,你一定要相信我。”

  吴天一时无语,看到如今吴语嫣的模样,他也确信吴语嫣并没有被什么人欺负,不管那个东方雪莲的目的是什么,如今他吴天已经回来,想要打吴语嫣的主意,不过痴人说梦。

  若是对方有胆,他也不介意让他们看看冥狱冥王的手段。

  “那如今那张协议在何处?!”想起那张协议,吴天心中依旧觉得是个隐患。

  “协议一式两份,一份在我这里,一份在东方姐姐那里,哥,你等会,我去拿给你看看。”话语一落,吴语嫣便起身离开,不到一分钟却又走了回来,而此时她手中拿着一张薄薄的纸张。

  吴天接过协议,一看之下却是面容变得铁青,协议仅仅一页,在那中间却是写到:“只要在工作期间,必须随叫随到,若是违反规定,后果自负!”

  一句简单的话语,其中的猫腻却多不可数。

  若真是一个普通的酒水服务员,平时工作期间自己本就在岗位上,还能被叫去哪里?!

  后果自负,一个普通的酒水服务员就算是迟到些,能够有什么后果?!仅仅后果自负,却没有具体的惩罚方式,这所谓的后果,或许一般人根本无法猜测。

  若是对方趁工作期间把自己叫到一些特殊场合,去是不去?!去,很显然让对方得偿所愿,不去,便是违反规定,或许那所谓的后果便是他人设下的陷阱。

  在吴天看来,这就是一句模棱两可的话语,那东方雪莲完全可以钻这句话的空子,若是对方真的这么做了,那所谓的十万不过区区小数,以如今吴语嫣的情况,甚至会被对方死死把握在手中。

  “哼,果然没安好心!语嫣,这摩天酒吧在什么地方,哥哥去把那份所谓的协议拿回来。”吴天冷哼一声,话语冰冷。

  吴语嫣大惊失色,那摩天是什么地方?!以前她不明白,但是如今已经在那里工作了一段时间,她如何能够不清楚,那里,说是定海卧虎藏龙的地方也不为过,或许在自己身旁,坐着的就是定海鼎鼎大名的某个人物,像王魁这种绝色在那里更是只能勾着尾巴走路。

  如今,吴天竟然说要去那里拿回协议,若是在那里闹起来,这简直就是找死的节奏啊!

  况且,协议本就是双方你情我愿,东方雪莲也对她一直不薄,更是没有违反协议规定,既然已经将协议签订,他们有什么资格去将它拿回来?!退钱么?!吴家已是家穷四壁。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