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进入内门

|

  “我真的怀疑,他到底是不是男人,长着一张让女子都为之动人的脸蛋。”唐川微微一叹,脑海中对于梁月的长相顿时浮现出来,如此俊逸的长相,让世间女子都自惭形秽。

  “他应是没有恶意,也算的上是帮了我一个大忙,这就回去准备一下,既然便进入内门之中。”唐川站在铁索桥上,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微风,吹在身上,很是舒服,能让人全身心的放松下来。

  大罗剑宗的山下则有着饭店茶馆,唐川走向山后,买了一大堆酒肉,他身上还有一万两的银票,在外门呆了这么长时间,唐川还没有动过分毫。

  这些酒肉值不了多少银子,唐川也没有太过在意,托人将东西用小车送回了外门弟子的住所,等到众人都忙完的时候,回到住处,便被堆积成小山的酒肉吓了一跳。

  “唐川,你不会是把饭馆给抢劫了吧,这么多的酒肉,够我们几天吃了。”王杰扯下一块鸡腿,塞进口中,右手端起一个酒缸爽朗的往自己口中送去,看这样子,好像有很长时间没有接触过酒肉了。

  这也不怪他们,在这外门之中,伙食连点荤腥都见不到,更别提喝酒了,如今有着美酒,大肉陪伴,谁还能忍受的住,再说今日又都忙碌了一天,外门弟子们这便开始痛快的吃喝起来。

  “唐川,这些东西可得不少银子,像你们大户人家,是体验不到我们这些穷苦百姓的痛苦,哎呀真好吃。”说话的是一个长相瘦弱的少年,他正津津有味的啃着鸡腿,吃的满嘴流油。

  “你们想多了,我虽然是南越城唐家子弟,但是却和你们一样,没有享受过繁华的生活。”唐川轻声喃喃,那些年,他所经历的生活,若是让他们也经历一遍,他们就不会这样说了。

  每每想到那些年所遭遇的痛苦,唐川都会莫名的哀叹,那种经历,任谁都不想再经受第二次。

  “不说那些烦心事了,大家尽情喝酒吃肉,我已经给山下的酒楼打好招呼,等会还会再送上一些。”唐川端起酒缸猛灌了几口,好爽道。

  “好,好”

  往往令人最为怀念的便是这种感觉,和他们在一起没有勾心斗角,很开心,很快乐,就算唐川到了内门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也不会忘记。

  渐渐的众人吃了许多,酒也喝了不少,如若不是唐川尽力的克制酒量,估计也要醉倒在床上了。

  望着纷纷酒醉的众人,唐川流露出抹开怀的笑容,不时便躺在尚有些发霉的床卧上,静静的望着屋顶。

  “这就要去内门了,好不真实,不知道内门是什么情况。”唐川的心脏砰砰乱跳,就在刚才他想起了苏月,她的两道清泪,唐川直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只要到了内门,凭着我对你的感觉,定能找到你的身影,苏月,我来了。”唐川淡淡一笑,对于明天充满了期待,不时,便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

  早晨,阳光沐浴般的洒落,唐川睁开双目,却发现周围的其他人已经尽数离去,只留下自己一人。

  今日便是前往内门的日子,唐川没有经历过,也不知道需要进行什么仪式,呆呆愣愣的站起身子,简单洗漱后便打开了房门。

  外门还是以前的模样,多了唐川一人不多,少了唐川一人不少,众人各自忙碌着各自的生活。

  “谁是唐川?”突然间从一侧响起了一声很是温和的声音,听入耳中很是舒服。

  “我就是唐川,有什么事情么?”唐川眉头一皱,眼前之人唐川并不认识,莫不成就是内门派来接自己的?

  “梁月长老派我来接你,这边请。”那声音温和是一个长相普通的青年男子,在看到唐川后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向唐川表明来图。

  “唐川,若是有空,常来外门转转,我们会想你的。”王杰放下手中的杂活朗声喊道。

  “会的。”唐川没有回头,内心却是一动,朝着众人摆了摆手,这边随着那青年男子离开了外门,笔直的身影迎合着阳光,只是却有一股落寞味道。

  大罗剑宗的内门便在外门的一侧,虽然相隔不远,但是两者却是天差地别,内门弟子可以随意出入内门外门,但是外门弟子却不可随意进入内门之中。

  并且内门中景色宜人,内门弟子待遇极为丰厚,住所也是专门提供,不像外门那样大通铺,几十个人挤在一间房子内。

  随着这青年男子踏入了内门之中,便有一股充沛的元力迎面而来,唐川深吸口鼻,便觉得神清气爽,体内的元力仿佛受到了感染,沸腾不止。

  感受到这奇异的变化,唐川不由内心一叹,内门果然与外门有着天壤之别,光是空气中蕴含的元力程度,都远非外门可以相比,简直要比其浓郁了数倍不止。

  “玉师兄,你身旁的不会就是梁月长老的弟子吧,长的好帅,给我介绍一下。”沿途之中,便遇到了一个有着不俗相貌的女弟子,双目愣愣的望着唐川。

  “青莲,你又想打什么鬼主意,这可是梁月长老唯一的弟子,去一边去儿。”玉师兄眉头一皱,故作生气道。

  “小气,你不我介绍,我还不会自己问啊,小帅哥,你叫什么名字。”青莲的发型很可爱,头上扎着两个辫子,与唐川对话之时,大眼睛一眨一眨的。

  唐川感觉到青莲没有什么恶意,嘴角流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回应道。

  “我叫唐川。”

  “看到了没有,玉师兄真小气,唐师弟,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到三清阁来找我,虽然我只是一介女流,但你可不要小看我昂。”青莲开怀一笑,还朝着玉师兄吐了吐舌头,这便告别离去,背影是那样的可爱动人。

  “三清阁?是什么地方!”唐川忽然想到,有些诧异的询问道。

  “你刚来不知道也在情理之中,咱们大罗剑宗总共有三阁三殿,三清阁,琉璃阁,玉清为三阁,冰云殿,南离殿与朝阳殿为三殿。”玉师兄随即解释道。

  “梁月长老便在朝阳殿,因为他是客卿长老,故所以其没有收弟子的权利,但是他与宗主关系不错,才破例将你收为弟子。”玉师兄淡淡道,但是他的神情中却对唐川很是羡慕,仿佛梁月收唐川为弟子,是让人很羡慕的事情。

  “我也很是奇怪,为什么梁月长老会费这么大的劲收你为弟子,难不成你与梁月长老认识?”玉师兄很是怪异的询问道。

  “有过一面之缘。”唐川叹了口气,对于梁月长老的做法,就更有些想不通了,难不成其真是有着某种目的。

  “梁月长老是大罗剑宗出了名的美男子,而且修为极为高深,据说与宗主一样都是神通秘境的强者,若是他要收我为弟子,那该有多好。”两人行走的速度很慢,唐川也是借着机会欣赏着沿途的风景,各种装饰华丽的楼阁,从小到大,唐川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宏伟华丽的建筑。

  渐渐的,唐川走进了一处阁楼之中,朝阳殿三个大字顿时映入自己的眼帘。

  朝阳殿是三殿之中最大的一个,其上皆是由琉璃瓦搭建,殿中央则有一根巨大的石柱,石柱上雕刻着精美的浮雕,四处则是一处精美的花池,其内则是各种不知名的花草,淡淡的清香弥漫四处,唐川深吸了口气,便感觉神清气爽。

  “梁月长老就在其内,我就不打扰了。”玉师兄朝着唐川拱了拱手,这便转身离去。

  唐川淡淡一笑,这便独自一人走进了朝阳殿内,初来此处,唐川并不是很熟悉,便径直的朝着前方走去。

  不知是何原因,朝阳殿内却空无一人,唐川四处闲逛了片刻,顿时心生怪异之感,难不成这朝阳殿只有梁月一人不成?

  应该不是吧,这么大的朝阳殿,若是只有梁月一人存在,他的身份可就有些莫测了,要知道在这大罗剑宗除了那神秘的宗主之外,是没有人可以享受这般待遇的。

  “你来了。”

  就在唐川一脸迷茫之际,身后却突然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传入耳中很是舒服。

  唐川顿时一惊,急忙转过身子,梁月长老俊逸的相貌便映入眼帘。

  今日的梁月与前两次相见给予唐川不同的感觉,没有那种强烈的气场,此刻也不在深夜,并没有影响星辰变动,总的来说要平常了许多。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随后我便会给你解释。”梁月莞尔一笑,这笑容比女人还要动人,唐川内心微微一动,直至片刻后才愣过神来,自己什么时候对男人也有反应了。

  “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我会收你为弟子。”梁月轻抚额头的发丝,有意无意的说道。

  “晚辈确实有些好奇。”唐川朝着梁月拱了拱手,恭敬道。

  “你不用好奇,因为我与你的父亲曾是旧识。”

  “你认识我父亲?”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