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暗影楼主去而复返

|

  易折听到敖娇娇呼唤起玉卿的名字,他此刻才知道眼前这个看似娇蛮的蛇族千金,在坚强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柔软而又平易近人的心,此刻敖娇娇在他心里的重量又加重了几份。

  敖娇娇看着易折呆呆的站在原地,她便喊道:“易折,你怎么了,快走啊。”

  “哦,来了。”易折应了一声就向敖娇娇跑去。突然,他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劲,便问道:“娇娇啊,,我怎么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东西似的。”

  敖娇娇摇晃着脑袋,略一思量,大叫道:“对了,我们真是太大意了,怎么不见蝶彩衣啊?”

  易折听到敖娇娇这么一说也是恍然大悟道:“对啊,这个小妮子跑哪去了。”

  敖娇娇道:“一定是被刚才自爆的余波冲到什么地方去了吧。”

  “哎!”易折轻叹一声道:“真他娘的点背,一个大活人都能在自己的眼皮子地下给弄丢了,真是人生一大耻辱啊。”

  敖娇娇听到易折心里的不甘心,便戏谑的问道:“怎么舍不得。”

  易折听到敖娇娇的酸酸的口气,便解释道:“好了,娇娇你就不要满嘴的醋意了,不管怎么说她也和我们一起并肩作战过啊,你说对么?”

  敖娇娇一脸的无奈说道:“好了,好了,和你开玩笑的,看你那个紧张的样子。”

  易折笑道:“我哪有紧张啊。”语毕就大声喊道:“蝶彩衣你在哪里啊?”

  就这样易折和敖娇娇一起呼喊着蝶彩衣的名字。

  “哈哈。”一阵阴测测的笑声传来,一个白袍老者凭空出现他们面前,手里还紧紧的攥着已经昏迷多时的蝶彩衣。

  易折和敖娇娇看到来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原来是你,你们暗影楼不是说不再夺取‘‘噬魂魔珠’了,你去而复返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哈哈。”白袍老者笑道:“如果我不这么说的话,交易塔和邪蝠妖宫的那两个废物怎么会自相残杀,最后弄的是自爆内丹,这股子狠劲,老夫是自愧不如啊。”

  易折怒道:“堂堂一楼之主却言而无信,卑鄙无耻,我实在想不出来,这么卑鄙的你,怎么会生出来一个光明磊落的儿子。”

  “哈哈。”白袍老者笑道:“弱肉强食这是不变的法则,任何人都能例外,至于我儿么,那是他傻,如果不是他天赋异禀是百年难得的修行奇才,我早都对他放任不管了。”

  易折道:“是我看走眼了,姜还是老的辣,在下佩服,请问你怎么能放过我们。”

  白袍老者阴测测的笑道:“简单,只要你交出‘噬魂魔珠’,我就放了你们,我志在‘噬魂魔珠’,你们的生死本楼主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易折轻叹道:“好,我答应你,希望你这次不要在食言了。”语毕,就从怀里摸出‘噬魂魔珠’递给他。

  “慢着。”一旁的敖娇娇迅速地从易折手里,抢过‘噬魂魔珠’。

  易折不解的问道:“娇娇,你为什么要抢‘噬魂魔珠’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敖娇娇道:“你傻呀你,就算我们给了他‘噬魂魔珠’,他为了保住自己的声誉还是会杀了我们的。”

  “桀桀!”白袍老子怪笑道:“你这个女娃娃倒是有些见识。”

  易折实在不想相信敖娇娇说的都是实话,便道:“娇娇,你不要胡说,我相信楼主不会把我们赶尽杀绝的,对么,楼主?”

  白袍老者道:“不错。”

  易折听到白袍老者这么说,轻轻地拍打着自己的胸口,提起的心总算放到肚子里了,他重重的出了一口气,。

  随即白袍老者又道:“那个女娃娃说的不错,今天不管‘噬魂魔珠’交与不交,你们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

  易折想不到自己一再的退让,却换来眼前的老者的步步紧逼,他大喝一声道:“你这个卑鄙无耻的老匹夫,老子他妈跟你拼了。”

  “烈焰引龙术!”

  此刻的易折已经被眼前这个白袍老者彻底的激怒了,他运转体内为数不多的灵力,聚集出了冰火双龙向白袍老者击去。

  白袍老者看到两条数丈长短的冰火二龙,夹杂着破风之气向自己猛烈的击来,他脸上挂着戏谑的笑,好似根本就没有把易折发自全力的一击放在心上,待到双龙要击中他面门的时候,他轻轻的挥动衣衫,一股很小的旋风从他的衣袖中刮出,慢慢的旋转着,突然白袍老者喝道:“去。”

  只见这股旋风快速的旋转起来,慢慢的一条高耸入云的巨型旋风渐渐形成,带起地上的土浪迅速的向着冰火二龙击去。

  “吼!”冰龙二龙看到巨型旋风向他们席卷而来,他们怒吼一声,狠狠的冲向巨型旋风。

  一时间阵阵龙吟之声传来,冰火二龙在巨型旋风里来回的窜缩,一会进一会出,颇有谁也奈何不了谁之意。

  只见易折控制冰火二龙渐渐的出现了疲惫之色,然而另一旁的白袍老者,却一副云淡风轻之意,一脸的戏谑的表情,好像有种把易折玩弄在股掌之中的意味。

  突然,白袍老者脸上略过一丝诡异的笑,连忙猛挥衣袖,只见巨型旋风又增大了几分,速度旋转的也越来越快,大有不把冰火二龙绞杀就誓不罢休的意味。

  易折眼看老者又增加了攻势,他怕在这样下去的话,冰火二龙会承受不了这样的猛攻而消散,如果真的那样的话,易折的灵力就会马上枯竭陷入深深的沉睡之中。

  易折当机立断喝道:“回来。”

  “吼!”冰火二龙怒吼一声,迅速的从巨型旋风里抽身而出,在天际盘旋一圈之后,冰龙二龙互相缠绕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易折快速的飞奔而来。

  易折目视着巨龙向自己狂冲而来,脸上没有任何惧色,反而有一点点喜色在波动,待冰火二龙就要撞向易折的时候,易折五指成爪狠狠地抓向巨龙,刹那间冰火二龙化作一柄六尺长的冰蓝色长枪,枪身之上缠绕着一条红色的火龙,红龙栩栩如生。

  白袍老者惊道:“灵气凝兵,不可能啊,这是妖帅级别的高手才能做到的,难道情报有误,他是妖帅高手。不管了就算他是妖帅,此刻他也伤痕累累,只要不逼得他自爆,一切都尽在我掌控之中。”

  只见易折手握长枪,潇洒的挽了几个枪花,举起长枪向白袍老者狂奔而去。

  白袍老者看见易折满脸杀意的向自己杀来,老者也不敢托大,他想在第一次出手就将易折斩杀,所以他也没有任何的忧郁,连忙施展出自己的护身光幕,只见一个红色的圆形光幕笼罩在白袍老者的身上,四道银色的闪电来回的在光幕上游走。

  易折见状,没有丝毫惧色,脸上的寒意更胜了,他身形一闪,瞬间就来到了白袍老者的身边,他迅速的舞动着长枪,突然向白袍老者突刺,枪尖点在白袍老者的护身光幕上,就向天上的雨掉进了水里,只溅起了点点涟漪,对白袍老者没有造成丝毫的伤害。

  白袍老者不解道:“这是怎么回事啊,灵气凝兵虽然对我造成不了多大伤害,但也不能是这个样子啊,毫无一点作用啊。”

  易折眼看一击没有任何效果,他又大喝一声道:“杀杀杀。”语毕,举起长枪迅速的向前连刺数十下,每刺一下都有一冰一火两个龙头,悬浮在空中。待易折刺完,数十个龙头齐刷刷的向白袍老者的护身光幕上刺去。

  “砰”的一声巨响,数十个龙头齐齐的撞向了白袍老者的护身光幕,护身光幕不堪重负,“叮”的一声四分五裂,白袍老者狂喷了一口鲜血,向后‘噔噔噔’的连退几步,才稳住了身形。

  易折也遭到了反噬之力,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身体就向断了了线的风筝一样,重重的向后摔去,双眼一闭昏死了过去。

  白袍老者看到易折昏死过去,毫不战斗力,他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跌坐在地上,调息着。

  “不。”敖娇娇看到易折重重的摔在地上,他连忙的跑到易折身边,轻轻地摇晃着,哽咽道:“易折你怎么了,你赶快醒醒啊,你不要吓我了好么,以后我再也不欺负你了,只要你能醒过来,我什么都答应你,快啊,你别睡啊,醒醒啊你。”

  不管敖娇娇如何摇晃易折,而易折就想熟睡的婴儿一样,没有任何知觉,敖娇娇也就只好把易折紧紧的抱在怀里,眼睛死死的盯着坐在一旁恢复灵力白袍老者,仿佛要将眼前的老者生吞活剥一般。

  突然,白袍老者嘴角略过一丝冷笑,瞬间睁开眼前,吓的敖娇娇浑身哆嗦。

  白袍老者慢慢的站起来,盯着易折和敖娇娇,脸上挂着玩味的笑意,仿佛眼前的两人已经是自己的盘中餐。

  敖娇娇看着白袍老者,满脸都是玩味的笑意,她的心中早有计较,只要白袍老者敢靠近自己,她就会让白袍老者知道自己的厉害。

  白袍老者才不管敖娇娇心里的想法,他只是慢慢的走到敖娇娇身边,举起右手狠狠的向敖娇娇的天灵盖抓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