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沙叶新的身世(五)

|

  罗成的推理和分析有点像“尼罗河上的惨案”里面的大侦探波洛,开始是郝建军叙述,他倾听;现在是他假设,他推理,郝建军倾听,这一老一少似乎没有丝毫的代沟可言。

  罗成继续用推理的口吻说道:

  “应该说,后面的这一段叙述具有一定的真实性,第一,沙叶新亮出了自己确实拥有一定杀人的功力;第二,他把自己需要检验宝物的价值的过程阐述了,但是,这里面有一个破绽,他把自己定位为是在无意中被陌生汉子发现了佛珠,他并没有说是自己故意所为,其实这就是他的故意所为!”

  “罗成,你说了这么多,其真正想表达的意思究竟是什么?”

  “表达的意思我们先放一放,现在有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是,在沙叶新以后的十二年中,他是否真的都在做珠宝生意?我猜想他除了得到一定数量的宝物,很有可能还从墓穴中得到了什么类似武功秘籍的宝典,或者,是后来遇到了高人的栽培,否则,以他在训练营的功底,绝没有现在这样的深不可测。”

  “就算他确实有相当的功力,他能够在你之上?”

  “不错,沙叶新的内力和功力决不在我之下,应该远在我之上,但就神功的全面性而言,也许我比他多了些许的路数。”

  “那他为什么要隐瞒自己?其目的又何在?”

  “沙总在这十二年的时间里,很有可能加入了什么帮派,如果不是,他很有可能自己创立了什么帮派,他的野心很大,他的最终目的是要建立起他独立的王国。”

  “罗成,你小小年纪,拥有师父的神功这点不用怀疑,但你对沙总的这些分析和判断,简直让我无法想象,你是凭什么把这么多的构想联系在一起的?”

  “董事长,我除了恩重如山的师父,我还有众多的老师,这些恩师都是功成名就的高人,平时稍加点拨,都是受益匪浅的境界,所以你千万不要把我的话当成空穴来风,更不可以认为是天方夜谭,因为就目前而言,我说的某些方面,已经开始在慢慢的验证了。”

  “唉——”郝建军长长的舒了口气,但他还是有点感慨地说道:“可是,你知道,在这十二年的时间里,沙叶新不仅已经结了婚,而且还生了孩子一个女儿,沙萌萌,这个你是知道的。”

  “这个没有什么矛盾的,黑帮老大的教父还妻妾成群呢,这是人性的本能,所有人一切的努力乃至铤而走险,都是为了这个人性的本能而作出的。”

  “那你认为我现在应该如何应对?”郝建军被罗成说得真的有点被动起来。

  “首先,我们今天的谈话内容必须严格的保密,无论是欧阳小姐还是郝佳芝,都绝对不可透露半句;其次,从现在开始,你要处处提防有可能出现的陷阱,凡是必须多问为什么?这是董事长自我保护的有效措施;第三,沙总和你之间的事要么不爆发,一旦爆发,定然是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大爆发,所以董事长千万不可轻视。”

  正在这时,欧阳诗诗回来了。

  “怎么样?公安方面怎么说?”郝建军急切地问道。

  “公安方面的意思,明知道是敲诈,就暂缓汇款,因为款项的事要牵涉到银行之间的许多转账环节,他们的意思让我们提出付现金,然后他们开始布控。”欧阳诗诗坐下后说。

  “真是异想天开!这帮畜生有这么傻吗?等着你张开网,然后自己往网里面钻?”郝建军觉得刑侦队的这种说法是一种不负责任、敷衍了事的态度。

  罗成问道:“董事长,欧阳小姐,这件事副市长知道了没有?”

  “目前还没有,这些人只是通过快递把照片寄给了我,赵正本人并没有收到同样的敲诈,不知他们的下一步会不会走这步棋。”欧阳诗诗说话的时候,巨无霸在不停的颤抖。

  “郝叔叔,”罗成突然由董事长改口说郝叔叔,“有些话欧阳小姐在我说说没问题吧?”

  “诗诗是自己人,这个世界上除了佳芝就是诗诗是我最亲近的人了,当然现在还有你罗成,所以,有什么想法但说无妨。”罗成改口叫郝叔叔,郝建军马上把他列入自己人的行列,可谓是一拍即合。

  其实罗成叫一声郝叔叔,其目的就是要让郝建军相信自己说的话绝非是危言耸听,他已经从郝建军的神态上看出,郝建军对自己说的话将信将疑。

  “董事长,”罗成又改口这样称呼,“这一次沙总的生意是不是比以往要大?你是不是提出过要参与这件生意的交易过程?”

  “是啊,我确实说过,我是担心他不要搞得动作太大,万一有什么触电的地方,会给我们企业带来负面影响,咦——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是我个人的分析和推断,沙总绝对不希望你参与他的这次交易过程,是因为在看似有点擦边球的生意里面,有着更大的擦边球,这个更大的擦边球一旦被你发觉,你一定会断然拒绝,甚至会为证明自己的清白,举报沙总的行为。”

作者有话说:“由于工作的原因,必须要到国外去打拼几个月;我这个乌龟慢本来就慢,现在又不得不停更了!无奈,生存是第一的。感谢一路走来支持我的亲们,倘若我们有缘,几个月后再见吧!真的是非常惭愧和抱歉......”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