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斩杀玄无花

|

  “啊。”一声痛苦的喊声传来,只见玄无花的左臂,此刻已经燃起熊熊烈火,他迅速的松开易折的手,连忙的后退,一边扑打着左臂上的火焰,一边怒吼道:“这不可能,你怎么能修炼到了这样的层次,这是真正的火龙,告诉我你是怎么修炼成的。”

  易折笑笑,冷冷的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这是我机缘巧合之下得到的一种冰火妖莲,被我炼化之后,体内就蕴含了冰火两气,你现在明白了么?”

  “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真的那么厉害,修炼到了灵气成形的境界了。”玄无花释然的说道。

  易折冷冷的笑道:“既然你已近知道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那你就准备受死吧。”语毕,易折就迅速的向玄无花快速的击去两拳。

  只见两条十数丈长的冰火双龙,向玄无花猛然击去,刚才玄无花一时大意之下,被冰火二龙狠狠地重伤了。此时他看到两龙向自己快速的冲来,他不敢有丝毫的大意,顶着护身光幕狠狠的撞向冰火二龙,“轰”的一声巨响传来,冰火双龙重重和玄无花撞在一起,透明的气流以两人为中心迅速的向四周扩散而去,一时间狂风大作,四周尘土飞扬,待尘土散去,只见玄无花的护身光幕已经被冰火二龙给撞碎了,他浑身的衣服已经尽数破烂掉,他跌得撞撞的站起来,仰天长啸,而刚才威猛无比的冰火双龙已经不见踪影。

  易折也受到了反噬之力一口鲜血狂喷而出,他强行的稳住身形,不让自己倒去,他脸色惨淡的对玄无花说道:“想不到你还真是有两把刷子,我凝聚出来的冰火双龙,都没有夺取你的性命,看来你还真是幸运啊,但是接下来的一招,不知道你能不能接下来。”

  玄无花怒吼道:“来啊,让本公子再看看你还有什么绝招。”

  易折暗道:“这次真的有些托大,险些重伤了自己,接下来为了防止玄无花狗急跳墙,自爆内丹,我只好阴他一把。看来以后对敌必须万分小心,狮子搏兔尚需全力,何况是等级相差不远的玄无花。”

  玄无花看到易折迟迟没有动作,就挖苦嘲笑道:“姓易的,是不是到了黔驴技穷的时候了,还是你自己感觉到已经不可能战胜本公子了。”

  易折知道玄无花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断定玄无花也不敢贸然出手,所以玄无花才使用一些下三滥的激将法,使自己乱了阵脚率先出手,此刻谁先出手,谁就露出了破绽,所以俩人都在等,看谁坚持不住率先出手,其实易折是在等待玄无花松懈之时,他在率先出手,杀玄无花一个措手不及。

  一时间两人静静地站在原地,死死的盯着对方,都在观察对方的破绽,天地之间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

  良久。两人都陷入到了深深的疲惫之中,易折知道在这样等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他深深的明白一个道理,也就是舍不得孩子套不出狼,所以他率先向玄无花冲去。

  玄无花看到前来的易折,脸上挂着一丝坏笑,他知道易折已经坚持不住在向自己发起进攻,待到易折来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快速的移动起来,身子化作一道道的残影,围绕着易折的四周乱转,一会来到易折的面前,易折刚举起拳头向他击打而去,他又迅速的后退,每次都让易折扑了个空。

  易折大怒道:“玄无花,你要是个男人的话,就不要躲躲藏藏的,赶快现身和我痛痛快快的打一场。”

  “我一直都在你后面啊,怎么你还没有发现啊,真是悲哀啊。”一声阴测测的声音从易折的身后传来。

  易折连忙回头却看见玄无花站在自己面前,脸上带着一丝嘲弄的笑,盯着易折。

  易折此刻终于等到机会,连忙一拳击向敖玄衣,却发现自己击打在衣服上,根本就没有伤到玄无花分毫,他连忙大惊准备向后退去。

  地上突然快速的颤抖起来,“砰”的一声巨响,易折身后的土地迅速的龟裂,一个一丈大小的蛇头猛然的从地下钻出,迅速的向着易折咬去。

  易折闻到一股腥臭之气传来,他知道玄无花认为自己胜券在握,向他发起来进攻。其实易折等待的就是这一刻,只见他迅速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黑色珠子。

  就在蛇头刚要咬住易折天灵盖的时候,易折化作道道残影,迅速的向前跑去,快速的回头对着玄无花笑道:“再见了玄无花,如果有来世,我希望你眼睛放亮一些,千万不敢去惹,你弄不过的对手。”语毕,易折就把手上的黑色珠子狠狠的跑向身后的玄无花。

  玄无花看到黑色珠子周身笼罩着一层黑气,他知道此物肯定 不详,但是他没有办法躲避,黑色珠子直直的钻进了他的嘴里。

  原来易折扔的这颗黑色珠子,就是前段时间惹得整个邪蝠城腥风血雨的‘噬魂魔珠’。

  只见‘噬魂魔珠’进入玄无花的身体里,悬浮在半空,快速的旋转,玄无花感到自己体内的灵力正在快速的流逝着,身体里面的血液正在沸腾着,丝丝血肉一点一点的正在被‘噬魂魔珠’吞噬着,玄无花巨大的身体也经受不住这样的痛苦,他连忙扭动着庞大的身躯,狠狠地拍打的地面,地面被激起了层层土浪。

  “砰!”的一声巨响传来,只见玄无花巨大的身体被‘噬魂魔珠’生生的给炼化道自爆,阵阵血雾铺天盖地的向四周撒去,良久,待土浪渐渐退去,早已不见玄无花那巨大的身躯,只留下‘噬魂魔珠’静静的悬浮在半空。

  易折看着曾经不可一世的玄无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暗自庆幸道:“这个世界真是太残酷了,稍有不慎也会落得像玄无花这样的结果。”随即他有轻叹一声,五指成抓往前一抓,悬浮在空中的‘噬魂魔珠’快速的飞到他的手里,他拿在手里把玩了一下,又快速揣进怀里,慢慢的向敖娇娇走去。

  敖娇娇也是一脸惊讶的看着化成血雾的玄无花,玄无花的死对他的震撼很大,虽然玄无花恶贯满盈,不念旧情,但是这样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消散于天地间,这也是他实在不想看到的,既然事已至此,独自哀叹,又有何意义呢。

  易折虽然杀死了玄无花,但自己也身受重伤,他来到敖娇娇身边,轻轻地扶起她柔声道:“娇娇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哎!”敖娇娇轻叹一声道:“我没事只是有些许的感触。”

  易折柔声的问道:“娇娇啊,你是不是怪我下手没有留情,杀死了玄无花啊?”

  敖娇娇无奈的摇摇头道:“玄无花的死,是他自己咎由自取怨不得你,我只是在感慨生命的脆弱与这个世界的无情。”

  易折点头道:“是啊,娇娇你说的没错,这个世界真是太残酷了,我对现在这个世界也是非常的不满,你等着,我会尽快修炼到妖王的境界来蛇族娶你,到时候我们找个地方隐居起来,不再理会这些凡尘俗事,你意下如何?”

  敖娇娇黯然神伤道:“但愿如此吧,我现在对一切都看淡了,一切随缘吧,凡事千万不要强求。”

  易折看着敖娇娇奇怪的语气,感觉她有一丝不对劲,就关切的道:“娇娇,我怎么感觉你怪怪的,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语毕,就举起右手向敖娇娇的额头探去。

  敖娇娇轻轻地转身,躲过了易折探向她额头的手掌,缓缓道:“没什么不舒服的,就是有些累了,我先回去了。”

  易折道:“好啊,那我们就一起回去吧。”

  “不用了,我想一个人静静,你还是先看看刚才那位被玄无花非礼的女子现在怎么样了。”敖娇娇淡淡的说道。

  易折知道玄无花被自己杀了,敖娇娇表面虽然没有怪罪自己的意思,但是心里也会非常的不舒服,他无奈道:“好吧娇娇,你一个人回去要小心点,我就住在前方那间无人居住的竹舍里,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就过来找我吧。”

  敖娇娇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点点头,轻移莲步的走开了。

  易折看着敖娇娇远去的身影,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痛,良久,他才想起刚才给玄无花侮辱的女子。

  易折连忙向那名女子走去,却发现该女子就是自己刚才救过的胡艳儿,他轻轻地摇了摇正在昏睡的胡艳儿。却发现他没有一点反应,易折连忙去探她的鼻息,却发现她没有什么大碍,只是体内蕴含着一丝丝蛇毒,他只好抱起昏睡的胡艳儿,向前方的竹舍走去。

  易折抱着胡艳儿那犹如软玉的身体,闻着她身上散发着的淡淡清香,怀中的美人刺激着他浑身上下的神经,他感到自己小腹下传来一阵燥热,他刚准备运用灵力压制自己的燥热,却感觉手下一轻,一个白色的小狐狸紧闭着妩媚的又迷离的双眼,脸上挂着一丝丝疲惫之色,安然的躺在易折的怀里。易折浑身躁动的神经此刻也像听话的小孩变得安静起来,他加快脚步抱着小狐狸向前走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