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小试牛刀

|

  金门牙说着得意不已,要得就是这种效果,赶了段飞带走何雪冰,这才是他们的目的!

  “小子,你很嚣张啊!那怪不得我们下重手了,怪就怪你得罪了人!”

  “没你嚣张,我可不敢像你一样脖子上纹皮皮虾!”

  段飞指着金门牙淡淡的说道。

  皮皮虾……

  顿时所有人都呆住了那么几秒。

  金门牙哥反应过来之后脸上顿时变得很难看了起来,怒道:“小子,先别嚣张!”

  配合着老大的话,周围的几个人打手手上的武器握的更紧了,随时都有抡起铁棍打死段飞的可能。

  “我给你一分钟考虑!”金门牙哥,从兜里拿出了香烟慢悠悠的点了起来。

  段飞冷笑一声,拳头握紧了,感觉体内的那股热气正慢慢的腾起,拳头上似有使不完的力气,他不知道自己在梦境中连的那一手什么拳劲靠不靠谱,但是现在唯有誓死一搏了!

  想到这一点,他就更加的坚定的要站出来了。

  “我也给你们一分钟,在这里眼前消失,否则我让你们全都爬着回去!”

  刹那间,整个小巷子死寂般的安静了下来。

  下一刻便是他们轰然的大笑声,所有人用你是白痴一般的眼神看着段飞。

  他们有了解过段飞,那次还被刘荣成打得半死,这次带那么多人过来纯粹是吓唬他,把钱吐出来。

  金门牙将嘴上的烟狠狠的唑了几口,然后往地上一扔,沉静的抬脚踩着一边捻动着一边面无表情的看着段飞,说道:“你会像这跟烟一样!”

  “一分钟,到了!”

  段飞咬咬牙,站出来了一步,感受着体内的那股热气,他整个人的精气神仿佛随着他这一步发生了质的蜕变,变得无比凶悍了起来。

  这是考验达到入劲之后的能力了,上次一拳就碎掉了石头,今天不说碎掉石头,干掉他的金门牙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这将是他从隐忍小生走到凌厉强者的第一步!

  有可能要他命的敌人!

  有可能要女神命的敌人!

  有可能已经伤害无数国家利益伤害无数无辜的敌人!

  对待敌人,要么,俘,要么,杀!

  擒贼先擒王!

  段飞后脚瞬间发力,欺身来到金门牙子身边,一拳砸向他的胸口。

  结果!

  金门牙子竟然纹丝不动,似乎不痛不痒!

  怎么可能?

  段飞震惊了,自己的单手碎大石的能力对他竟然没有任何的攻击力?难道昨晚的梦境都是骗人的吗?

  而这时候,其他几个人全都围了上来,仿佛一道墙,就要擒下段飞,杀机盎然!

  段飞慌张中踢起脚,有木有样稳准狠的一一踢打在了他们的腹中,腰侧,脖子上……

  可是这这几人依旧纹丝不动!

  段飞几乎崩溃,什么狗屁入劲?什么拳劲?都他妈的是骗人的?

  段飞忍不住喊出声了:“怎么回事?拳劲我不是学会了吗?”

  听到段飞喊出什么拳劲,他们就愣住了,看笑话一样的没有再进攻。

  可是事实打出来的就是这样的招式啊?段飞震惊了,体内的热气也在运转着,浑身感觉很有劲,可是为何起不来作用?

  现场一切都静止了,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顿时……

  “哈哈哈,好一个无敌拳劲啊!”

  金门牙哥忍不住放声大笑了起来,与此同时其他也是哈哈哈得笑着,眼神嘲笑,这与之前的鄙视相比,他们这样的表现似乎等让段飞难受!

  “骗人的?”

  段飞也是懵了,手心直冒汗啊!

  “傻子啊!”

  另外一个也是被段飞达到的大汉也是笑弯了腰!

  可是!

  就在这时候!

  狂笑的金门牙子忽然脸色变了,与此同时其他几个被段飞打到的人同时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表情难受!

  段飞一愣,只见他们捂住的地方,慢慢的凹陷了下去那里肌肉似乎受到了挤压,正慢慢的变形!,似乎那肌肉正一步步的萎缩!

  这时候他们的面目已经变得狰狞了起来,嚎啕着,痛苦至极!

  而且,我只是第一重的淬体的实力!那么完成第二重入劲之后那岂不是更厉害,继续上去呢?

  回到现场,随着他们的肌肉萎缩,力量势必大减,如此一来,几十年的功力相当于白费了!

  “是不是很难受?!”段飞假装不知道的问了起来!

  “你学的到底是什么武技?!”金门牙指着段飞问道。

  “不能告诉你!”

  段飞耸了耸肩膀笑道。

  剩下的几个人,顿时被吓住了,三两步就不敢再进攻!

  “过来,别躲啊,刚才你们不是很嚣张吗?平时肯定也是这样欺负别人,来吧,让我解解闷!我想练练手脚!”段飞咬咬牙,心中的激动之情无以复加!

  到了这时候那几个被打中的人再无还手之力,四肢软弱无力的软倒在地上,喘着粗气!

  段飞心中惊喜,西州武道门派众多,还有一些黑道杀手之类的,那些人段飞不是没有见过,实力之强,让人咂舌,即便是警察也不敢轻易招惹!

  但就在此时,竟然还有人在黑暗中埋伏着,猛地从背后偷袭而来!

  感受着背后的一道阴风,段飞冷笑一声,手中的拳瞬间变掌,转手一把抓住背后袭击的这个青年的手臂,反关节一拧。

  咔嚓一声。

  一条手臂被活生生的打废!

  他的惨叫在喉咙没发出的时,段飞的拳头瞬变手刀,一掌砍在了大汉的后劲之上,一掌击晕,眼珠凸起,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主动出击!

  此刻的段飞仿佛幽灵,下一秒便已经快速的已经出现在第二个人的身边,提脚便踹在那人药上,对方闷喝一声软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来者顿时倒下了一半!

  “拦下他!”金门牙实力不差,他捂着胸口踉踉跄跄的爬起来退到一边指挥着他的手下。

  见过大场面的他们何以畏惧,全都大吼着冲着段飞冲了过来。

  “来吧!”

  隐忍而冰冷的血液在段飞身体里渐渐的燃烧了起来,此时此刻,他仿佛变了一个人,一个被恶魔附身的武道高手。

  此时,身侧一人拿着抡起铁棍狠狠的向着段飞的后脑挥舞着砸了过来。

  段飞闪身避开的同时,一记凌厉的鞭腿已经扫出,巨大的力量将这个地痞直接抽飞了过去。

  “来啊!这么差劲也叫杀手?!”

  剩下的四个青年同时疯狂的挥舞着手中砍刀凶恶的合围了过来。

  段飞闪过他们其中的一个砍刀,一击手刀砍在对方手腕上,看似平淡无奇的一击却让得对方惨叫倒下。

  接着段飞继续手腕一抖,耍得全都是能量手印里面的技巧,挽了一个漂亮的刀花,三人全数击落,滚在地上捂着胸口爬不起来。

  祝由术传承!

  心所向,刀已至,敌已灭!

  啪!啪!啪!

  不过五分钟左右,十个劲气门弟子全倒在地上,只剩下贴在墙上浑身发抖的金门牙青年!

  “今晚你们怕是小命不保了,这里夜黑风高的,杀了你们没人知道啊!?”

  段飞整了整,一身睡衣,嘴角一歪看着他笑道。

  谁说这小子不能打的,他想死的心都有了。金门牙子一脸的震惊,这样的功夫他也是醉了!

  此时他们几个人全都趴下了,一个个鼻青脸肿的,已经失去了任何的反抗能力,看见段飞还要过去削他们,一个个噗通一声跪倒,金门牙抱住段飞的推哭喊着:“段大哥,您就饶了我吧,是我们有眼无珠,不知道您是隐世高人啊,我错了,不该来找你麻烦,我该死!”

  “既然该死,你怎么还求饶?自杀不就得了!”段飞嗤笑哼哼,脚一踢就把金门牙给提踢到了一边去。

  “段哥您饶命啊!您大人有大量,其实不是我们要来找您,都是黄哥的主意,我只是黄荣成的小喽罗而已。”金门牙浑身颤抖的说着。

  “是吗?怎么说我还是他的小师弟啊,他会这么恨我要杀死我?”

  “不不不!黄哥只是恨你拦了他的路,他要夺医武门,谁护着,谁就得消失啊。”

  看着段飞眼中凶狠的目光,他们几个似乎嗅到了一丝死亡的气息。

  “你们回去告诉他吧,再敢动医武门任何的主意,我会亲自去宰了他!”

  段飞面无表情的淡淡说着,语气中含着深深的寒意这样的声音足够让所有人胆寒,在场没有人敢怀疑段飞得能力,话语中的杀意是个人都能感受的到了。

  “滚吧!”

  段飞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眉头皱了皱,感受着体内盎然的战意,他不禁苦笑了起来,刚才还只是热身而已,根本没出全力啊,还有多少潜力,到底有多强,他也是不知道!

  夜晚裹着被子的段飞抛却白天的纷扰,沉下心神,很快就到了梦境当中,香儿独自抚琴,脸色平静如水。

  段飞把今天的事情说了一遍,香儿点了点头,告诉他这是因为入劲还没有炼成的缘故,要是第二重的入劲炼成了,拳劲将更加的强大,绝不会出现敌人纹丝不动的场面!

  “可是香儿,祝由术除了练武在医术上还有其他的吗?”段飞试探性的问道。

  “没有了,祝由术只是助你在医术和武道上高人一筹,其他的东西还需要你自己去开发的!”

  段飞明白的点了点头,确实如此,因为祝由术的传承,让他一下子掌握了很多医学知识,甚至还运用上了,救活了“死人”还炼制出了医药。但是想要在这个地方站稳脚跟,单纯的医术高明还不行,在物欲横流的时代,医德高尚的师父就是那样被害的!

  “好了,我猜段公子你现在还缺少一样东西。”香儿说完,玉手抬起,在脑后的发丝上上轻轻一抹,‘手上多了两根一寸多长的细针,一红一银,红如朱丹,泛着血腥,银如银器,银光闪闪。

  “针灸用的针?”段飞惊呼道。

  “没错,这是祝由术必备的两根针,红针笨重如刀,可用来对敌御敌;银针轻巧如丝,可以用来祛病健体。”香儿含笑说完,便将两枚细针放到了段飞的手中。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