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中毒事件

|

  段飞取过黑银二针,细细看起来。

  “香儿,你可以具体说说这两根针的妙用吗?”

  香儿对着段飞甜甜一笑:“公子,红针又名血针,具有些许的麻痹作用,刺入敌人体内,可使敌人暂时的麻痹。”

  “麻痹?”段飞微蹙眉,这祝由术可是中医啊,要悬壶济世的,怎么会有这招呢,似乎有点邪恶啊。

  “这跟银针又名雪魄,插入体内,在指定的穴位上可解百毒,通脉建体,可以改善人的的特质,这原来其实是针灸,只是这两根针被改造了一番,具备了更加完美的疗效。”

  “哈哈哈!太好了!”段飞当下喜不自禁,有了这两根宝贝,何愁有治不好的病呢?何愁医武门不崛起呢?说不准他也能变成师父那样名震江湖的神医啊。

  ……

  翌日,段飞继续研究他的药方,何雪冰则在一边看书,上次段飞那倒背如流的样子还让她记忆犹深!

  哒哒的外面就进来了一个人, 柜台前的何雪冰听见呼声,轻轻合上书,扭头看着步履轻浮的来着,浮起了职业性的甜甜微笑。

  来着大概四十多岁,他踹着粗气,揭去口罩,露出乌青的嘴唇,略带忐忑地看着何雪冰:“何医生,好像吃了你的药也不管用啊!”

  “我记得您,昨天免费听诊的时候您来过,当时症状没有这么严重呀,怎么这样了?”何雪冰没有急于给他诊脉,而是看着他仔细的问道。

  “不不!何医生,昨天回去我吃了一剂之后效果很好,想到久病痊愈,一高兴,就出去溜达一圈,结果回来就又咳上了啊。”

  “溜达一圈就咳上了?”何雪冰疑惑的问道。

  “不过我在公交车上还真遇到一个学生,他在我旁边也有点小咳嗽,当时没有在意,难道是被他感染了?”中年男子说完这些话,中间已经咳嗽了五六次,脸色也是愈发灰白,很是难受的样子。

  何雪冰眉头一皱,用两根玉指搭在了他的手腕上,闭上眼睛,平心静气的感悟着。顺息之后,她再看了对方的舌苔。

  “你这个真的是被感染了,咳嗽痰白,脉浮无力。我给你先开两副药汤喝喝,益气解表。病好了再锻炼锻炼,在家白天多通风,晚上还要注意保暖。”何雪冰笑着安慰道。

  “哦,好好!您还别说,你们医武门就是厉害啊,之前黄师傅在的时候我就经常来这里。”中年男子连连点头,听了何雪冰的话,心情好了许多,脸色也是舒缓了不少。

  还真别说,经过上次的免费听诊之后,整个上午陆陆续续来了几个病人,全都被何雪冰解决了,倒是一边的段飞一无所获,这个抗疲劳的药还真是没办法啊!

  “阿飞,你看见没,医武门的口碑还是很好的,要不是老三他们败坏名声,我们也不会落到如今这般田地。哦,我忘记告诉你了,有个老总打电话给我,要预订三十盒龙阳丹。”何雪冰说完挺挺胸口,得意说道。

  “三十盒?回头我去天河制药找周柯宏拿!”段飞轻描淡写的说着,眼神在他师姐胸前掠过,稍微能透视得眼睛看得他热血沸腾的。这个小动作被何雪冰收到眼底,她忍不住抬脚狠狠踢了看呆的段飞一下。

  段飞呵呵讪笑:“以后送药的事情都交给我吧,你一个大美女的负责接单就行。”

  说完段飞还不忘再对着她的胸前挂了一眼。

  “色鬼!再瞎瞟瞟,我抠了你眼珠子!”

  “师姐,不带这么狠毒的吧?平时多少人盯您你,你有说抠他们的眼珠吗?怎么对我就那么狠心啊?”

  “谁看都可以,就你不行!”何雪冰忍不住叉腰大喝着。

  “现在天河制药的周柯宏正在搞那个龙阳丹,很快就可以打开销路了,我们就坐等收钱吧!”段飞哈哈笑着。

  “你说起来好像是做梦,在黄荣成面前你还想赚钱?真是异想天开了!”

  何雪冰看着段飞的话后咯咯笑个不停,胸口不断的颤着,令他真是有点口干舌燥啊。

  “你……色流氓!”何雪冰眼神掠过他的下面,忍不住红着脸,狠狠白了段飞一眼,转身跑进了堂内。

  “师姐,您冤枉我了,我是受不了了,我绝对没有想入非非,你能不激动嘛!”段飞尴尬的嚷嚷着。

  这时何雪冰接起了电话,表情严肃的听着,段飞一看应该是有事情了,也不吵她,安静的听着。

  挂断了电话之后,何雪冰拿起包包对着疑惑的段飞喊道:“中医公会召集所以中医馆医师,中医院发生了学生中毒事件!”

  “学生中毒?难道他们解决不了吗?非要把西州十几家的中医馆招去?”段飞也是疑惑了。

  “不知道,听说很严重,我们也去看看吧!”

  二人来到了西州最大的中医院,大门口已经被围得个水泄不通了,一阵紧急的警报声忽然就从另外的一边传了过来。

  只见,三辆救护车三飞速驰来,然后停在一边,车门打开,就从里面拉出病人来,三辆车上的病人竟然全都是学生!

  随着救护车的到来,后面数张媒体车辆也是远远的蜂拥而来。

  一群记者,小跑着簇拥着挤进了医院。

  “各位观众,这里是西州有史以来最大的集体中毒事件!”

  “今天上午,西州海天艺校早饭之后,六十多位女生出现异样,经过初步的检查,定为食物中毒,如今中毒的孩子已经安全送到中医院,下面如果有什么的情况,我们将实时为你报道!”

  就在段飞的身边,一名身着工作装的女子手拿麦克风,对着摄影机说了几句之后,就奔跑着朝医院大楼里面跑去。

  “这好大的阵仗啊!”段飞忍不住惊叹了。

  “废话,那么多学生中毒,都上国家头条了!”何雪冰也是一脸的严肃。

  而这时候一边闪进了几个熟悉的面孔,分别是黄荣成和上次和段飞抓药的刘锐,他们是天河制药的代表,当他们下车看到了何雪冰和段飞,也是忍不住停下了看了几眼。

  看到三师兄黄荣成和刘锐一群人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样子段飞就想给他们一拳。

  “医武门竟然也要来凑热闹?中医公会的事情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刘锐讥笑的看着段飞,旋即眼神颇有颜色的上下扫视着何雪冰,恨不得看穿衣服透视进去医院的眼神。

  “走,别理他们!”何雪冰拉了一下段飞的衣角,二人高傲得走了。

  “本来医武门就要废了,何雪冰几欲就是我的人,谁早知道这小子一回来什么好事都坏完!”刘锐狠声骂道。

  “刘少,您放心,我这个段师弟,还成不了气候!”黄荣成低着头对着刘锐微微点了点头。

  “你也是,怎么办事的?再拿不下医武门你这个经理也不用干了!”刘锐毫不客气的骂道。

  “是是是,我明白!”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