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医武传承

|

  饭后,看着趴在床上的何雪冰,段飞猥琐一笑,自己也爬上了她的床,然后跪在她的身边,透视眼看去鼻血差点流出来!

  师姐竟然脱下了内衣!这是为了迎接他的针灸治疗么?太那个了吧?

  “我先摸一下穴位!”段飞郑经的说着,然后将手摸到了她的背上。

  当段飞那火热的双手摸到了她那软软的背部时,何雪冰微微的抖了一下,不过好歹段飞是熟人还是自己的学生,她为了道家针灸术只能忍忍了!

  她的睡衣虽然轻薄如纱,摸起来这手感真是滑腻柔软啊,虽然只是背部,但是这样的享受你是想都想不到的!

  摸了几下之后,段飞很快的就收拾起了心情,作为一个医生,你必须认真专业、干净利落,作为道家针灸的使用者,你必须精准认穴,快速出针,然后豪不拖泥带水,最好动作优雅些,表情平淡些,扎到穴位的时候让人心眩些。

  何雪冰想,段飞以后靠着这个雪魄银针应该可以发家致富了吧?

  完成了背部的摸索之后,段飞猥琐一笑,然后表情严肃的说道:“足五里,我摸不出个穴位来,要不你把睡袍拉上去一些?”

  “啊,足五里啊?”何雪冰顿时愣住了,她知道这个穴位是哪里的,只是那位置让她非常的羞涩,当气冲直下大概三寸,耻骨结节的下方,长收肌的外缘。

  如此一来,要是让段飞看到自己,那岂不是羞死人了啊!

  可是……可是现在背部上扎了好几针,有不能乱动起身去穿,这口怎么办啊?

  “一定要扎这里么?”何雪冰两腮粉红粉红着,问起话来也是弱弱的,再无任何冰冷傲然的语气。

  “当然,少了任何一处都是无法完成的,人体的经脉是连贯的,缺一不可!”段飞说着很想笑,可是他还是忍住了!

  段飞劝告的说道:“你把睡衣往上拉一点吧,很快就好!”

  何雪冰知道很快就好,可是难道要大腿岔开给他看?

  天啊,何雪冰一脸为难,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一时候场面陷入了尴尬和僵持,段飞看到何雪冰师姐那面若桃花,眼含秋水的样子,心里高兴到了极点。

  “这个穴位很重要的,盲目的盲针的话,有可能碰到动脉或者静脉,还是安全第一啊!。”段飞解释着说道。

  “好吧!”

  说着何雪冰率先用手护住了要害,然后轻轻的拉起了睡衣,脸上羞红羞红的,这样的场景真是奇妙。

  “可以了吧!?”何雪冰不敢看段飞低声说道。

  “再拉上一点!”

  “可以了吧?”

  “我看看……还不行,再上一点!”

  “……”

  “可以了!”

  “嗯嗯,差不多可以了!但是麻烦两脚分开一下!”

  “……”

  段飞低下了头,仔细的看着,隐隐约约感觉自己鼻子有股热流,该不会又要流鼻血吧?段飞赶紧运转着体内的那股劲气,身体这才没那么紧张了。

  可是那个心情和思想却是越来越紧张了,除了何雪冰手护住的地方,其他该看到的都看到了!但是即便被她用手捂住……

  “快点,你那点心思我知道!”何雪冰冷声喊道,因为段飞的表情出卖了他自己。

  尴尬一笑,段飞抽出毫针进行消毒,然后伸手摸到了何雪冰的睡衣下摆处。

  说实话,不但是段飞,这个事情让任何一个男人来做都会有邪念的,每个人心灵深处都会有一种强烈的破坏。

  剥玉米、还是剥女人的衣服,那种破坏之后的快感都是让人满足的!

  善他个哉的,这种事儿实在是出乎段飞的意料之外,谁会想到自己能和班导如此近距离的亲密接触呢?

  何雪冰为了不让自己难堪,索性就闭上了眼眸,身体微微后仰着,然后躺在枕头上面,那姿势格外的迷人。

  段飞施展开道家针灸术,出针,微旋,收针,一气呵成,堪称完美。

  “好了。”段飞终于舒了一口气。看来,医道一途,乃是幸福的一途啊!

  何雪冰赶紧把睡衣拉下去遮住她的大腿,羞红着脸说道:“谢谢了。”

  和自己的师弟发生如此暧昧难堪的事情,感受着他指尖无意间触摸到她的肌肤,她那颗心有点慌张凌乱了!

  “不客气。”段飞笑着说道。“以后,每天晚上我们来针灸一次,大概连续针灸一个星期就能好了。”

  闻言何雪冰刚刚恢复正常的脸色又唰地一下子羞红如血了,问道:“还要连续针灸一个星期啊?”

  “对啊,你的肝经不通,郁气不除,你的病就难以痊愈,日后还会复发,久了你就会长痘痘,那样想要调理就更难了。”段飞认真的说道。

  “好,只要可以治好,能学到针灸,只能便宜你这小子了!”

  “呵呵,师姐身材很好!”段飞猥琐笑道。

  “坏蛋,还笑!”

  “感觉如何?”段飞问道。

  “还可以,明显的舒服多了,你的针灸术确实厉害啊!”何雪冰赞叹道。

  “行,改天我再给你看看……”段飞收起了雪魄银针,吐了一口气,眼睛不忘瞟了一眼师姐的那里。

  “小色鬼,去吧!”何雪冰白了他一眼,哼道。

  段飞转身就出去,仿佛解脱了一般,这个真是要命啊,师姐啊,你怎么可以这样诱惑你的师弟呢?

  虽然你是我的师姐,但是我还是个正常的男人,你这样叫我如何可以承受?

  段飞回到自己的房间,铺好棉被,然后迷迷糊糊的就进入了梦境中,再次来到了香儿的身边。

  香儿先弹奏一曲,让段飞的身心安静下来,然后再能慢慢的吸取天地精华,进入到祝由术武道的修炼当中,现在是第二重天“入劲”段飞也不知道何时才能突破,只能每天晚上来香儿这里修炼了,暗含和香儿谈谈心事,聊聊人生,就当是做梦一样。

  当段飞睁开了眼睛,然后看了看一边的香儿,淡淡得笑道:“香儿,你给我的那两根针,作用真大啊。”

  “嗯嗯,你学会利用了,以后他们的作用将更加的巨大,段公子下来可以一边练武一边发展医学事业了,我觉得秦纵横可以给你很大的帮助,你去给他看病的时候可以和他学习几招管用的。香儿笑着答道。

  “怎么说?”段飞疑惑的问道,

  “段公子,你现在淬体完成了,我发现身体强健了不少,到达淬体之后力气也大了不少,是该学习一点武技了!”

  “多谢香儿的指点,我现在主要是照顾医武门的事情多以一点所以忘记了!”

  “嗯嗯,下来我估计西州会有强力的高手出现,所以我觉得短公子该自己学习一点。”

  “是吗?”段飞非常好奇,也非常愿意接受挑战,不过更多的是畏惧 ,他真心害怕师姐收到牵连啊。

  “那香儿等你的好消息了”香儿微笑一声,玉手轻挥,琴声继续弹奏了起来。

  ……

  翌日,西州第一中医院的院长办公室!

  “段飞,身体还无恙吧?”看到段飞一早就来医院报道了,白雄远高兴的笑了起来。

  “早没事了,院长谢谢你帮我进入中医公会。”段飞表情淡然的说道。

  “小事情,昨天开了会议之后,大家一直推举你的,毕竟这次掩盖了你治好学生的那个事情,大家多多少少觉得亏欠你了!我代表医院对你表情歉意啊!”

  “没事没事,我不在乎这些!”段飞淡淡的笑道。

  白雄远点了点头,说道:“医院里面的那几个老中医还想和你探讨学习你的祝由针灸术呢!”

  “探讨学习我的祝由针灸术?”段飞微微一笑,脸上挂满了讽刺,这群老东西,何等的自高自大,会向自己学习?

  当他走出院长办公室,刚走出楼梯转口处的时候,就迎来了一群记者,好像是安排好了的一样。

  段飞一惊,这什么待遇,他本想后退,可是转眼院长白雄远也出来了。

  “请问,你的针灸全部都是出自你师父黄玉才吗?”

  “段飞先生,祝由术除了你在西州就没有人可以传承了吗?你是怎么得到传承的!”

  “段先生,听说你要去针王切磋针灸,你有几分取胜的把握?”

  ……

  面对记者抛出的问题,段飞都懒得回答了,他笑了笑说道:“医武门是一个整体,我有今天全部都是师父师姐和师兄他们的努力,我希望大家多多关注医武门,我们会成长起来的!”

  “大家不要堵在这里了,段飞要去给人看病,可耽误不了了!”院长白雄远赶紧出来帮忙阻拦。“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

  段飞对着院长笑了笑,说了一声谢就走了。

  殊不知在一边,有一道阴森森的眼睛正注视着他,段飞也感觉到混在不自在,对方好像很强的样子,他没有回头看,直接打车回去了。

  他先给秦老看了一下病,然后才和他聊了起来。秦倩清那丫头没有放学,这也给了段飞一个耳根清净的机会。

  “秦老,我想练武!”

  段飞盯着秦老直接说道。

  “小伙子,学医不是挺好的嘛,怎么想起练武了?”

  秦老哈哈大笑了起来:“想练武,你就来打我,你的拳头碰到我的身体,我就觉得你够资格了!”

  “啪!”

  段飞举拳攻去,可是被秦老一拳打飞了!

  段飞悻悻的站起来。

  秦老哼哼的看着段飞说道:“不是我不愿意教你,只是练武只怕耽误你的医术,我觉得你可以在医术上继续前进,为啥非要练武呢?”

  段飞闻言脸上漏出坚定的神色,正色道:“医武医武,医术和武术缺一不可,这也是师父传承祝由术的宗旨,秦老您要是不嫌弃,我可以拜你为师!”

  “拜我为师?我承认你有点底子,可是你在武道上可以说还是一个白痴,你不如花时间在医术上,要学会取舍,所谓的医武传承,也没见你师父有多强啊!”秦老直接点破道。

  “我的目标自然是要比我师父做得更好,我不但要把现在医武门的规模扩大百倍,还要学医之人掌握国术,将医武传承发扬光大!”段飞振振有词的说道。

  “唉,你师父的惨死,我也有责任,罢了罢了,你若执意要学习武术,我可以叫七九先教你,等你掌握了基础再来找我,你若能一拳打到我,我就肯教你了!”秦老抛开了之前的气宇轩昂的气势,微笑的看着段飞,忍不住点了点头。

  “好,一言为定!”段飞傲然的点了点头。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