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高手对决

|

  “我倒是要看看你用的是什么功夫!”

  段飞明显感受到了对方那强大的气势,仿佛空气都要被他压缩了一般让得段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让我来吧!”一道熟悉的声音从另外一处街头传来。

  段飞扭头看去,这人正是杨七九。

  看到杨七九,中年人脸色一变,喝道:“杨七九,他是你的人?”

  杨七九表情平淡,不愠不火说道:“孙青阳,想不到你竟然还亲自出马了,看来你们对段飞很感兴趣啊!你说你们和黑道流氓有什么区别?”

  中年人叫孙青阳,是王玄的得意助手的大弟子,听到杨七九的话后,他暗中大惊,对方既然知道了这件事那他也就不再藏着了,对着杨七九冷哼了一声,眯起那对锐利的三角眼,阴森森地说道:“杨七九,这事好像与你们秦家无关吧?”

  杨七九深邃的眼眸中寒光隐现:“段飞是我师父要收为弟子的人,你说关不关?”

  “是么?秦纵横还没死?难道还要和我们玉泉阁作对不成?”孙青阳冷笑着。

  “今日就凭你这句话,我今天要是不出手惩戒你了,也是寝食难安了了!”

  “笑话!你能阻挡我们吗?”孙青阳冷笑连连,“你和你师父一样,只不过是沽名钓誉而已。”

  话到此处,杨七九便不再说话,朝着对方慢慢踏步,每一步踏出,两人之间的距离变缩短一步,危险特更高一筹。

  “啪!”

  拳头和手掌碰撞发出了响亮的声音,仿佛是有什么东西破碎了一般,而杨七九更是快到不可思议,瞬间就到了孙青阳身后,伸手拍向对方胸前,孙青阳此刻已经是躲闪不及,无处可躲,朝着一边墙壁撞击而去!

  砰的巨响,坚硬的墙壁硬是被他撞出了巨大的裂缝,上面坚硬的青砖化为齑粉,而他也躲过了杨七九的这极为迅速的一掌!

  稳住身形的孙青阳神色惊变,身子往后一仰,蓄力同时双拳轰击而出。他这一拳,乃是形意拳的架子,暴发力也是相当的强大。

  杨七九推掌而去!一时候拳掌相撞,暴发出了一种骨头钢筋相撞似的轰响,孙青阳如遭电击,身体不稳,趔趔趄趄的向后退着然后重重地砸在地上,张口便喷出一口鲜血抬起头,死死盯着杨七九问道:“想不到你的武道进步这么快?”

  杨七九淡淡的说道:“即便是你们的刀王都不一定能占到便宜,更别说是我师父出马了!”

  中年人顿时惊慌失措,一股脑的涌向后退,狂奔出了小区!

  此刻,段飞深呼一口气,望着再一次为他出手的杨七九,他眼睛微眯,眼神中闪烁着敬佩的目光,这样的实力才是强悍啊。

  “多谢杨哥了!”

  “我知道你的事情了,是你师姐叫我来的。”

  “哦……”

  “这些都是你的战绩?”杨七九看着躺在地上这时候因为麻痹作用消失慢慢爬起来走开的打手疑惑的问道。

  “对啊,敢来我的地盘闹事不是找死!”段飞嘿嘿一笑。

  “不错嘛,就你这实力完全可以跟我师父学了,我有什么能教你的?”杨七九说着伸着脖子朝里面看去。

  “哪有,就刚才要不是你来,我还真不一定就是那个孙青阳的对手啊!”

  “你师姐呢?不会是出事了吧?”杨七九疑惑的问道。

  段飞这才想起厨房里面被反锁的师姐,赶紧过去将她解救出来。

  看着段飞竟然又是毫发无损的样子,何雪冰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赶紧好多人啊,幸苦有杨七九在,不然……

  “雪冰,你在里面做饭啊?”杨七九看着何雪冰端着菜出来也是愣住了。

  “对啊,我师姐她厌倦了外面的打打杀杀,喜欢一个安静的做个家庭主妇!”段飞嬉笑道。

  “哈哈,这样也好……”杨七九说着也是不知道说啥了,在何雪冰的面前他好像比较的拘束,没有和段飞在一起的时候那么潇洒。

  “杨哥,你吃饭没有,一起吃吧!”段飞给杨七九找来衣服碗筷问道。

  “我吃了,吃了……”杨七九双手抱在胸前微微笑着。

  “没事,咱们好久不在一起喝一杯了,而且你不也是和师姐她难得一见嘛,今天我就勉强的充当电灯泡照亮你们的烛光晚餐!”段飞嬉笑道。

  “哦……也好,好久没有品尝雪冰的手艺, 我做梦都想吃啊!”杨七九自己搬来凳子笑道。

  何雪冰先是白了一眼不正经的段飞,然后看着杨七九正色道:“做梦都想吃就多吃点,吃完了才有力气打架!”

  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段飞连忙解释道:“师姐啊,打打杀杀这些都是难免的,想在西州占据着势力,你就要打破别人的势力,攻破别的市场,只有这样医武门才有出路的嘛!”

  “那也不一定,现在都是讲究金钱和关系的时代,不是拳头就能解决一切的,但是拳头有时候很关键!嘿嘿!“杨七九笑得合不拢嘴,夹菜就吃,吃着吃着才发现段飞和何雪冰都没有动手,赶紧放下筷子,看着何雪冰尴尬的笑着。

  这一切,段飞自然是看在眼里的,杨哥喜欢师姐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奈何师姐这种性格一般人是难以接近的啊!也就只有自己着嘻哈不要脸的才能勉强占到师姐的一点便宜。

  饭桌上,因为段飞的存在反而变得其乐融融了起来,何雪冰也想以后能后杨七九帮助段飞,所以他也是收起了那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气势,变得话多了起来。

  原本半个小时晚餐,一下子就吃了一个多小时才算解释,杨七九临走前还给黄玉才上了一炷香,仿佛他已经把自己当作是他们家人了一样。

  随后段飞便跟着杨七九到了秦老的那里。

  和往常不一样的是,这次除了震惊,段飞还尝试一种静电疗法,他在用酒精给秦老的双脚消过毒之后,然后在他的关节处摸着,使用着自备的生物静电仪器进行适当的接触,这也是祝由术结合西医的一种方法。

  大概十分钟之后,段飞细声的问道:“有没有感觉?”

  “有,有点麻麻的赶紧!”秦老说道。

  “那好,麻就对了!”段飞点了点头,静电再次加大,又问道:“这次有没有感觉?”

  “有股水流一样的东西,感觉正沿着血脉从你电的地方四处流窜,这种感觉好像我的腿要活动开了一样!”秦老震惊的说道。

  一边观望的杨七九和秦倩清二话不敢说,只是安静的看着,他们多么希望瘫痪了三年的秦老能够重新活动起来,那样何愁那些所谓的西州武道高手?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